第五卷 太后 029 平静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6字数:1291809

一个公爵爵位,对于投降过来并且之前在法兰西犯过罪的人来说。似乎有些太优待了,但假如这个人是名门之后,同样还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选帝侯,到也应该另当别论。

??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是人才不假,但法兰西是要把他当做人才来用,或者仅仅是个筹码来做摆设,确实也是必须要好好考虑的?

以奥尔良公爵为首的一派

人,坚决反对将卢森堡分封给一个投降过来的人,这块领地是不大,但好歹也是路易十六国王时代法兰西得到的第一块欧洲领土,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特里尔虽然近在咫尺,但这个德意志大主教选侯国,如果轻易能够拿下的话,差不多早就该是法兰西的领土了。

但也有不少人支持王储的建议。在整个巴伐利亚事件结束之时,但凡有点儿野心的法兰西大臣们,在欣喜的审视这一次法兰西所获得的利益的同时,必然会把特里尔、乃至奥属尼德兰视作下一步领土扩张的目标。另一方面,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必然会得到一个法兰西封号,而很多人都认为。新封一个卢森堡公爵,而不是把他纳入法兰西原有的爵位体系之内,似乎是更好的安排。

整个下午,支持方和反对方争执不休,国王只能宣布暂时休会,让他好好再思考一下,反正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本来就是来投降的,也应该把他晾上几天再说。

但还没等国王和玛丽想出适合的解决办法,远在维也纳的约瑟夫皇帝,似乎是终于确认了他治下的巴伐利亚选帝侯投降法兰西的消息,做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决定。他派人来向这位流浪选帝侯,或者说是向法兰西提亲来了。

皇帝的特使并没有去见在凡尔赛镇上一家教堂里借宿的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而是直接来见了国王,呈上了皇帝的亲笔信。约瑟夫皇帝提出,要让他的大女儿玛丽亚.特雷莎女大公,与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联姻。

?。玛丽亚.特雷莎女大公1778年嫁给了萨克森艾森纳赫公爵卡尔.奥古斯特,魏玛公国虽然狭小,但却是奥地利和普鲁士之间的战略要地,当年女王也正是考虑到拉拢这位公爵的需要,才将长公主下嫁的。然而事与愿违,这位皇帝的女婿却是个十足的自由主义者,他是歌德的好朋友,主张君主的神圣权利应该受到严格限制,在政治上也完全倾向于奉行开明**的普鲁士,终于,在去年诸侯联盟成立的时候,这对夫妻彻底翻了脸。卡尔.奥古斯特加入了诸侯联盟,而长公主则回了维也纳,在皇帝的强力干预下,这对夫妻于今年年初离?

??玛丽亚.特雷莎女大公虽然离过婚,但帝国长公主的身份,足够高贵到与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联姻。事实上,皇帝在提亲的同时,还附带了条款,希望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能够主动放弃巴伐利亚选帝侯之位,历史上也不是没有皇帝剥夺手下贵族包括选帝侯的爵位的,皇帝此举,只不过是给双方都找个台阶下——约瑟夫皇帝避免了斩尽杀绝的罪孽,而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也不至于再有奥地利这个强大的敌人?

“奥古斯特,约瑟夫哥哥的提议是对着我们来的,”玛丽已经完全看明白了,“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与奥地利的仇恨难以化解,我们既然收留了他,必然有损于两国关系。”

“那么我们必须要促成这场婚事了?”国王显然不太满意,“我本来是想在法兰西国内给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结一门亲,你那侄女虽然身份尊贵,却也离过婚。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未必想要这样的婚姻。”

即便如此,国王和玛丽还是尽快以非正式的形式召见了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这家伙是否接受奥地利的联姻,也关系到他在法兰西的位置,因而没办法按正常的程序,等正式受降了之后再接见。

??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还是一进门就跪在地上,向国王和王后就自己偷走了法兰西的新式武器而道歉,玛丽不禁会心一笑,这年轻人到这时候,还是如此骄傲,他承认的罪过,可不包括在普法尔茨与法兰西为敌战斗?

国王自然是客客气气宽恕了这位选帝侯,让他落座,然后把皇帝的联姻要求告诉他。

??骄傲如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也在这一瞬间涨红了脸,在场的人都明白,这当然不是对于婚事的害羞,而是彻底的仇恨和敌视?

“先生,我知道现在让你接受这样的婚事有些困难,”国王立刻安慰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而且,我还会告诉你我们将怎样帮你。”

国王和玛丽事先就此事与大臣们沟通过,大家商议出一个办法,如果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愿意联姻,法兰西到可以借机敲敲约瑟夫皇帝的竹杠—卢森堡的奥属西尼德兰割掉了卢森堡之外,本来也没有多少领土了,就让皇帝把这块地方作为陪嫁,送给法兰西。作为卢森堡公爵领地的一部分吧。

于是国王告诉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法兰西愿意帮他要来奥属西尼德兰另外的那些土地,但是,这些土地要归属于法兰西,再作为封地封给他。

??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于是,他事实上只是考虑了十几分钟就做出了决定,他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向国王鞠了个躬,“陛下,我现在已经是您的臣下了,因此,我完全接受您的安排。?

奥属西尼德兰对于约瑟夫皇帝来说,现在是个鸡肋了,因此,法兰西的外交官们花了一个来月的时间,就把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的婚事定了下来,而正因为这位前选帝侯现在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女婿,受封卢森堡公爵也就名正言顺了。

??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公爵现在住进凡尔赛宫了,他将在这里迎娶他的新娘,国王已经同意他使用凡尔赛的圣路易小教堂来举行婚礼,这是对归顺者最大的荣宠了。而玛丽亚.特雷莎女大公也已经离开维也纳,按她姑姑当年走过的那条路线。到法兰西来?

法兰西的一个公爵结婚,理论上用不着国王和王后费心思,但问题是,新娘偏偏是王后的侄女、帝国的公主,于是法兰西方面也不好怠慢。国王和玛丽商量了半天,最后委派阿特瓦伯爵和夫人负责代表王室接待公主,并且操办卢森堡公爵的这场婚礼——国王的小dd虽然在政治上没什么本事,但论摆排场吃喝玩乐之类,他在法兰西算是一等一的能人了,前几年他刚把英国的赛马运动引进法国,在贵族圈子里制造了新的流行。

……………………………………………………

国王和玛丽却有其他的事情要操劳。巴登藩侯可一直在这场战争中扮演着法兰西盟友的角色,战争结束了,自然要瓜分一下胜利果实。两国的外交官们在斯特拉斯堡展开了谈判,而对于国王和玛丽来说,究竟如何划分占领区是个大麻烦,给巴登分少了,费迪南德的岳父一家子肯定不会高兴,但假如分多了,必然也会有反对意见,说国王把士兵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土地拿去讨好亲家。

好在巴登选侯还是个明白道理的人,因而双方的谈判总的来说很顺利,除了巴登攻下来的几块地方之外,他们只接受了邻近的另外几个地区,好把这次获得的领土连成一片。巴登藩侯卡尔.弗里德里希是个有魄力的君主,在战争的同时,他还或购买或吞并的占据了周边的几个小的主教领地和若干个骑士庄园,总而言之,使自己在帝国议会上,总算有了与选帝侯身份相适应的领地。

约瑟夫皇帝手上终于有了他一直挂在嘴边的空出来的选帝侯之位了,于是帝国议会在休会近一年之后,又重新召开了。法兰西方面当然不关心会上的吵吵闹闹,不过结果也很让人满意,维尔茨堡和巴姆贝格的王子主教、巴登藩侯以及符腾堡公爵三位被擢升为帝国选帝侯。

费迪南德大约是全法兰西对这个结果最高兴的人了,他给法兰西找来的未来的王后是一个藩侯家的郡主,哪怕她再出色,也改变不了过低的出身,但选帝侯家的郡主就另当别论了,他的奶奶、国王的母亲也不正是萨克森选侯家的郡主么?

于是这场由巴伐利亚而引发的,波及整个德意志以及法兰西的纷争,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约瑟夫皇帝显然是这场纷争中最大的赢家,法兰西的得利也不少,最重要的是,法兰西的军费主要来自于出售弗朗索瓦枪,因而从上到下,对这种不加重国家负担就能取得新领土的方法异常满意。

茨魏布吕肯也划归卢森堡公爵管理了,其余在这次战争中获得的普法尔茨领地,由于约翰王子主动请缨。国王便同意他交还了阿朗松伯爵领地,而建立了一个新的公爵领地,把普法尔茨的名字归入历史,而新的领地,称为凯泽斯劳滕公爵领地。约翰王子于是带着自己妻子,到领地上任了——介于新取得的领土需要加强管理,国王对于这两位年轻的领主,一改大贵族必须常住凡尔赛的规定,让他们到领地去好好安抚民众,恢复经济去了。

??了。就这样一直忙到1886年圣诞节前,从法兰西到整个欧洲,似乎终于平静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