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31 手足无措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02字数:1291809

??的课题。生在1887年4月23日的所谓“茨魏布吕肯郊外事件”。或者按官方的说法是“路易十六国王遇刺事件”,究竟是一场人为故意的刺杀,还是一场意外;假如这确实是一场刺杀的话,对国王施以毒手的,究竟是他的那几位兄弟,还是他亲爱的妻子和儿子……这种种推测,在之后的数百年间,一直是历史学者们喜爱的、却又争论不休难以得出定?

历史学者们永远不会知道,当时,国王本人,完全是把这当做一场意外的。他被人送回房间的时候,虽然表情痛苦,神智却依旧十分清楚,一边还在安慰吓坏了的妻子,“不要紧的,玛丽,只不过是一流弹打碎了我那匹可怜的马的膝盖,马倒下来,压折了我的一条腿而已。”

“奥古斯特,你不要再说话了,”玛丽已经是泪流满面。“让我看看你的腿。”

宫廷御医并没有随行,卢森堡公爵已经派人找来了茨魏布吕肯城里唯一懂医术的一个教士,而附近驻军里的军医,还正在赶来路上。

“没事的,玛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躺在床上的国王挥手阻止妻子,“你不要看,让那个教士过来,你出去吧。”

玛丽想留下来,但国王显然不想让妻子受到更大的惊吓,因而坚决拒绝,在这种时候,玛丽自然不敢与丈夫争执,于是退了出去,安慰了慌张的孩子们,让侍女把他们带走,才招来卢森堡公爵,问他究竟生了什么。

“陛下,我的属下全部都在这里,我刚才审问了他们,他们都说自己没有开枪,有人说,似乎感觉子弹是从龙骑兵那边射出来的。”

“当时我们只是急着就会陛下,忽视了那匹马,我刚才派人回去找到了马的膝盖里的子弹,是弗朗索瓦枪的专用子弹。可是我不能去询问龙骑兵的先生们。”

龙骑兵确实装备有弗朗索瓦枪,但玛丽觉得自己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都想不清楚,好半天,她才深吸一口气,“先生,请帮我把国王卫队的队长叫过来。”

到当天晚饭前,人们已经确认,有四个龙骑兵失踪了,玛丽听到这个消息,仍然无计可施,除了申斥队长,让他继续检查部下中有没有可疑人等之外,就只能祈祷国王能够安然度过这一关了。

国王的伤势似乎并不严重,天黑前,医生们就已经给他绑好了夹板,虽然疼痛影响了他的食欲,但玛丽进去看他的时候,他还是对妻子说,让人给他准备点儿吃的,就端到床上来吃。

玛丽看到国王的状态不错。才稍微放心了,陪他吃了晚饭,就劝说他早点儿休息。

“奥古斯特,好好休息吧,”玛丽对国王说,“等你的伤势稳定下来,我们就回凡尔赛去。”

到了十点钟,玛丽坐在自己的床上,还在回想着这一天里生的事情,她很担心,却分不清这担心从何而来。

突然有人敲门,卢森堡公爵求见。

??“王后陛下,”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显得很焦急,“医生们刚才给国王陛下做例行检查的时候,现陛下正在烧。?

玛丽呆住了,她当然明白烧意味着什么,但脑子里,却拼命在排斥着这种想法的出现,什么时候泪水无声的从脸庞滑落下来,她都不知道。

“王后陛下,”卢森堡公爵上前一步,“请冷静,事情虽然没有到最糟的地步,但是,我建议您派人去凡尔赛请王储和约瑟夫王子过来。”

“不……”玛丽捂住自己的脸,她压根儿不想去想这些。

“陛下,请想想王储,”卢森堡公爵焦急的说,“在这种时候

。他不在您的保护之下,那才是最糟糕的。”

玛丽听见了,她在强迫自己清醒过来,是,可怜的费迪南德,玛丽突然恨透了这趟旅行,国王受伤,两个可以帮助妈妈的大儿子都不在身边,而唯一能够商量的,似乎只有眼前这个投降法兰西不满一年的德国人。

“先生,我能够相信你么?”玛丽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陛下,我自认为是现在您唯一可以相信的人,”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跪了下来。

玛丽却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先生,请你派人去凯泽斯劳滕叫约翰王子尽快赶过来。”

“陛下,恕我冒昧,今天下午救回陛下之后,我就已经派人去叫约翰王子了。”

玛丽虽然思维混乱,但多想了一会儿,还是想清楚了,看来,这位卢森堡公爵很有分寸,知道这种事情不是他能够多ha手的。

“那么。先生,请你安排人手去送信给王储吧,”玛丽站起身,走到桌边,给儿子写了几行字,她尽量把国王的伤势写得轻一点儿,这其实是她心里真正希望的。

等玛丽写完了,卢森堡公爵才又说道,“陛下,请您写三封一样的信。”

玛丽一个激灵,是啊。国王这次受伤不是意外,是有人安排好的,那么,在这背后,将是多大的一个阴谋呢?她顿时觉得有些拖力,跌坐在椅上。

好半天,玛丽才重新恢复了思维,她总算想起来,自己最应该做什么,于是机械的拿起笔,颤抖着写完了另外的两封信。

等卢森堡公爵退下后,玛丽才又痛哭起来。

事实上,这个晚上,玛丽没怎么睡。哭着哭着,她居然清醒了,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她应该坚强,既然自己的一家人基本上可以确定是陷入了某个阴谋中,那么,她虽然无法保护国王,但也必须要从现在开始振作,努力保护好孩子们。

玛丽开始写信,起初,她不知道应该写给谁,只是把想到的都写在纸上,理一理混乱的思路,这个办法,她没出嫁的时候,常常这样思考问题,而自从能够和国王一起商量问题开始,她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用过这个办法了。

玛丽后来伏在桌子上睡着了,她被敲门声吵醒的时候,天天已经蒙蒙亮了。有人在门外禀报,说约翰王子赶到了,来求见王后。

玛丽站起身,顾不得活动已经麻木了的四肢,走到外间。约翰王子站在那里,向她行了个礼,但玛丽没看他,她只是焦急的问,“国王怎么样了?”

“我先去看了陛下,”约翰王子脸色凝重,“陛下睡着了,但是仍然着低烧。”

玛丽觉得,她最后的一点儿希望破灭了,如果国王退烧了……但是国王没有退烧,她呆住了,什么都不想去想。

约翰王子大声说道,“王后陛下,我想向您汇报一些事情。”

玛丽似乎才反应过来,转身进屋。她其实忘记叫约翰王子了,这年轻人愣了一下,才跟着王后进到房间里。

“陛下,您是否派人去通知两位王子了?”约翰王子一关上门,就急忙问道。

玛丽说卢森堡公爵派人去了,约翰王子愣了一下,才回答道,“陛下放心吧,我的两个心腹和我一起从凯泽斯劳滕出的,他们应该只会比卢森堡公爵的下属迟几个小时到达凡尔赛。”

玛丽只是点了点头,约翰王子又说,“陛下,我请求您下令,让驻扎在茨魏布吕肯的法兰西军队进入战备状态。”

玛丽本能的摇摇头,“先生,这没必要。”

“陛下,军队的集结准备还需要时间,”约翰王子补充道,“我刚才和卢森堡公爵谈过,他和我同样认为现在的局势不太乐观,陛下也知道国王和您是陷入了某种阴谋当中,我们认为您应该早做准备。”

“好吧,先生,”玛丽压根儿不愿意思考什么“做准备”,于是索性答应了约翰王子,由他去做。

约翰王子站起身,但玛丽还有问题,“小约翰”,她学着国王常用的叫法,“我相信你,因此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能相信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么?”

“陛下在现卢森堡公爵有什么不够忠诚的行为之前,还是应该对他放心,”约翰王子走向门口,“陛下休息吧,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您去做呢。”

玛丽并没有理会他,只是也站起身来,“我要去看看国王。”

约翰王子并没有阻止玛丽,于是当玛丽走到国王的房间门口,才想起现在只有五点多钟,即便她是多么希望国王能够醒来同她说上一两句话,也不能叫醒国王。

于是玛丽就在走廊上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居然迷迷糊糊睡着了,一直到她被侍从们叫醒,说国王在找她。

玛丽看看表,刚刚八点,于是她赶忙走到国王的房间里。

显然是由于烧的缘故,国王的精神有些萎靡,他看了看自己的妻子,“玛丽,你还好么?他们说你没有睡觉,你不要为我担心,我很好。”

。”“我没事的,奥古斯特,”玛丽勉强1ou出一个笑脸,“你一定是弄错了,我睡觉了

“哦,玛丽,”国王似乎想起了什么,“孩子们都好吧。”

“当然,”玛丽依然微笑着,“他们都在祈祷你早日康复呢。”

国王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才又说道,“玛丽,派人去凡尔赛把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叫来。”

玛丽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国王既然这么说,就意味着他必然也认识到了什么。

国王显然看到了妻子表情的变化,于是又补充道,“玛丽,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想见他们。”

玛丽这才反应过来,用同样温柔的声调回答,“奥古斯特,你放心吧,卢森堡公爵和约翰王子派出了两批使者了。”

“好,”国王只回答了一个字,他垂下眼帘,就在玛丽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又补充道,“玛丽,有你在,我当然就能放心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