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32 阴谋的另一部分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5:12字数:1291809

第五卷 太后 032 阴谋的另一部分

4月24日,国王的伤情时好时坏。但始终没有完全退烧。

约翰王子和卢森堡公爵从普法尔茨地区找来的医生和药品,在这一天里陆续到达了茨魏布吕肯。玛丽在这一整天里,除了呆在国王的病房里,谨慎的监督着医生们用药之外,就是向医生们询问、和他们讨论国王的伤势。

所有人,包括玛丽,其实都明白,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时代,一次普通的感冒就有可能夺取人的性命,而像国王这样受了这么重的伤,能否活下来,与其说是靠医药,倒不如说是完全依赖上帝的意思了。

玛丽把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托付给了约翰王子,让他斟酌处理。国王的这个妹夫显然对卢森堡公爵有着更大的信任,在他的要求下,玛丽也给了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类似的权利。

弗朗索瓦没有来打扰父母亲,在和她的约翰姑父简短的交谈了一次之后,她已经完全明白了事情的始末,随即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和安抚弟妹的任务。订婚都没有使这姑娘改变什么,但现在,她似乎在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约瑟珐和查理虽然还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爸爸病了,也从妈妈和其他人的表情和言语中,知道发生了他们从未遇到过的事情。两个孩子都前所未有的乖巧,弗朗索瓦寸步不离的守着他们,他们也乖乖的和姐姐作伴。

许多年以后,当这三个孩子都上了年纪,当他们再一次回忆起1887年那个可怕的春天,仍然觉得,那是他们人生中最漫长的三天。他们问约翰姑父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得到的回答是,国王的伤势好转,或者是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两个人赶来。

即使他们收到消息立刻动身,即使他们昼夜兼程,在路上不断换马,费迪南德和约瑟夫两个人,最快也需要再过四到五天才能赶来,而在这期间,所有人都只能祈祷,国王的伤势能有好转的迹象。

在这三天里,国王的伤势时好时坏,有几次人们乐观的发现他似乎退烧了,但随后他很快就又开始继续发烧。即便是健康的人,在这样持续的高热折磨下,也会吃不消的,更何况国王的腿上,还有那么一处严重的伤口,因此。从26日凌晨开始,即便玛丽不愿承认,她也已经悲哀的发现,国王开始出现意识模糊的迹象了。

国王以极大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清醒的时候,他始终在极力安慰自己的妻子,他甚至把孩子们也叫到身边,告诉他们爸爸并没有病得很严重,等爸爸病好了,还要带他们去看姑姑。

然而,26日上午,国王却召见了约翰王子和卢森堡公爵,受到召见的两位重臣都意识到,国王既然自从受伤以后第一次接见他们,必然是意识到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了。

召见的时候,国王把玛丽赶出去了,但很快门就开了,约翰王子出来对她说,国王陛下已经决定立遗嘱了。

这是必然的事情,但玛丽一直逃避去想,自然也不会在国王面前提起。玛丽知道。如果不是国王自己想起来,就八成是约翰王子的意见了——未成年子女的监护权,国王的财产,这些东西,都必须掌握在王后的手中。

“小约翰,”在进房间之前,玛丽低声叫住约翰王子,“陛下之前和我说过,最新式的弗朗索瓦枪,基本已经设计完成了。”

约翰王子愣了一下,脸色马上变得肃然了。如果国王真的以及设计好了这件武器,那么,相关的图纸,以及那些国王雇佣的、会造枪的技术人员,也都要保证能传给王储,玛丽真佩服自己在这时候,还能想到这一点。但她确实没有再国王面前提及此事的勇气,只能让约翰王子去说。

王后和两位重臣,其实都是德国人,于是人们又叫来了弗朗索瓦公主,再加上德.莱歇先生,以及茨魏布吕肯主教,在这些人的见证下,国王订立了遗嘱。这一行动极大地消耗了国王的体力,以至于他只顾得上问问妻子自己的签名是否清楚,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就晕了过去。

玛丽吓坏了,极力呼唤着丈夫的名字,医生们迅速冲上来急救。国王过了许久才醒过来。他已经无力说话,玛丽跪在他的床前,反复和他说着话,告诉他他一定会康复的。国王似乎有一点儿好转,很快又迷迷糊糊的了。

玛丽一直守在国王身边,到下午三四点钟,楼下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了喧哗。德.莱歇先生走到窗边看了看,又快速来到玛丽身边,低声道,“陛下,王子来了。”

玛丽愣住了,她不明白他说“王子”,是什么意思。但国王也听到了这句话,他很急迫的看了看门边,没有见到人影,便盯着玛丽。

玛丽安抚了丈夫,赶忙来到院子里,眼前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

两个人架着约瑟夫,这孩子连抬起头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整个人软在那里,而另一边,几个人正帮助抱着小路易.夏尔的骑士从马上下来。然后玛丽看清楚,那也完全站立不稳的骑士,正是拿破仑.波拿巴。

玛丽几乎是本能的跑过去,从人们的手中接过路易.夏尔,这孩子似乎才从睡梦中醒来,突然看到母亲,显得又惊讶又高兴。玛丽看到小儿子完好无损,才稍微放了心,赶忙叫人把这孩子送到弗朗索瓦的房间去。

喘息未定的约瑟夫这才很费力的挤出几个字,“妈妈,爸爸呢?”

玛丽却有更多的问题。费迪南德呢?他们为什么会提前这么多赶到了?她往四周看了看,约翰王子已经赶来了,她就让他把现场的事情都处理了,自己带着约瑟夫回房间去。

等到了房间里,一直架着约瑟夫的那个随从,把王子放到椅子上,才对着玛丽行了个礼,“王后陛下,好久不见了。”

玛丽惊讶万分,这人不是别人,居然是亨利.巴尔。

没等玛丽回答,他又转向王子,“约瑟夫殿下,可以由我来向您的母亲叙述我们这段时间的经历么?”

约瑟夫“嗯”了一声,于是亨利.巴尔就说开了。

这么些年来,亨利.巴尔一直作为普罗旺斯伯爵的手下,在伯爵的领地活动着。即便国王的大弟弟表面上安于在凡尔赛的软禁,事实上,仍然一直在等待着机会。由于他没有后代,于是理所当然的和阿特瓦伯爵联合到了一起。

近几年来,王储在长大,国王也习惯于和妻子共同处理政事,在这种情况下,玛丽对于国王这两个弟弟的警惕性,已经大不如前了。就在去年,两位伯爵的行动有了突破性进展,阿特瓦伯爵在为卢森堡公爵操办婚事,以及之后的一些活动中,弄到了一笔钱,他们因此雇佣了一些瑞士佣兵和其他的亡命之徒,弄到了弗朗索瓦枪和其他武器,趁着国王和王后离开凡尔赛的机会,要在宫里发动政变。

“这次政变的目的,首先是使普罗旺斯伯爵脱离软禁,其次,他们想绑架王储和另外两位王子,以此来要挟国王退位。”亨利.巴尔苦笑着,“事实上,陛下才离开凡尔赛没几天,我就获得了确切的信息,赶到凡尔赛,可惜,没有人相信我。”

“你为什么不追赶国王和我的队伍?”玛丽质问道。

“外界传闻费迪南德王储有多么的聪明睿智,这使我动了好奇心,”亨利.巴尔回答,“只不过,然后我就被王储殿下关起来了。”

“一直到菲利普那个家伙把我救出来。”

“菲利普?”

“是的,陛下,菲利普发现,奥尔良公爵似乎和那两位伯爵达成了某种妥协,他也在秘密安排些什么,他比我聪明,他直接找的是小舒瓦泽公爵,小舒瓦泽公爵又找到王储,我才被放出来。”

“可惜的是,我们耽误了宝贵的时间,已经无法阻止政变了。”

“这么说,政变已经发生了?”玛丽的声音颤抖着,这难道就是那个阴谋的另一部分?

“是的,陛下,阿特瓦伯爵大概是伪造了一份国王的诏令,接管了凡尔赛驻军,王储殿下身边只有一部分卫队,于是他只能接受小舒瓦泽公爵建议,撤离凡尔赛,来寻找国王和陛下您。”

“费迪南德人呢?”玛丽本以为儿子还在凡尔赛,但他为什么没有来到这里呢?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约翰王子的使者,听说了国王陛下遇刺的消息,王储殿下就带上小舒瓦泽公爵和罗尚博伯爵,去斯特拉斯堡找路易.德.罗昂红衣主教了,据说他正在那里度假。”

“费迪南德想干什么?”玛丽怒不可遏。

“我亲爱的王储哥哥说他需要罗昂家族等几个古老家族的支持,小舒瓦泽公爵他们也同意他的观点,”一直沉默的约瑟夫,似乎终于缓过劲来,突然插话道。

玛丽很生气,却不知道气从何来,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跌坐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一直到亨利.巴尔自动告退出去,她才回过神来,又询问了约瑟夫一番。

约瑟夫其实一直对政变一无所知,费迪南德什么都没告诉他,只是最后趁宫里面的混乱,把他和小路易.夏尔弄了出来,带上他们一起出发。玛丽简要和儿子说了说国王的情况,母子二人几度哽咽,却都没有哭出来。

玛丽想了想,不管怎么样,一家人终于又将要团聚了。她先命令约翰王子派一支军队去接应费迪南德,随后又和约瑟夫商量,该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国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