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太后 033 母子之间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09字数:1291809

约瑟夫想到了一个蹩脚的谎言。他跟着母亲去看望国王,就对他父亲说,他是因为从小没离开过父母亲,太过思念,便瞒着费迪南德偷跑出来的。至于小路易.夏尔,人们就把他藏在他姐姐的房间里,不让国王见到他。

玛丽觉得国王未必会相信,但国王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很勉强的嘱咐了约瑟夫一句,便让他回房间去休息了。

等夫妻二人独处的时候,国王才又问玛丽,去叫费迪南德的人派出去了没有。

玛丽此时,看着国王那虚弱的模样,心里着实生大儿子的气了,嘴上却只能安慰国王,让他安心再等两天,费迪南德也就应该到了。

“哦,”国王哼了一声,“愿上帝保佑我能见到费迪南德吧。”

玛丽听到国王这么说,一下子鼻头一酸,眼泪又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赶忙背过脸去,擦去泪珠,才对国王说,“奥古斯特,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安心养伤,你一定会康复的。”

国王不再说话了,玛丽却没有时间再陪在丈夫身边,既然已经确定凡尔赛发生了政变,国王这边,也应该做出必要的反应。

??约翰王子和卢森堡公爵两个人,正在询问亨利.巴尔和拿破仑,玛丽也才知道,这个拿破仑.波拿巴,自从战争结束以后,就变成了王储殿下的手下,而且,可以看出费迪南德对他是相当信任,因为他实际上才是王储任命的、这支护送约瑟夫和路易.夏尔两位王子的小分队的队长?

“波拿巴先生,这一次你立下了大功劳,”玛丽自然也要褒奖一下这年轻人,“我会和国王陛下说,敕封你为法兰西贵族的一员。”

玛丽做出这个决断,其实只是出于本能,而直到两年以后这位历史上的皇帝被她的儿子正式封爵,改名叫做拿破仑.德.波拿巴子爵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再没有什么安排,比这样更适合这位军事天才的了。

询问结束了之后,两位重臣和王后关起门来讨论对策,约翰王子的第一个建议,是把约瑟夫叫过来。

“陛下,以后您召见我们的时候,最好都要把王子们也留在身边。”

事情紧急,于是可怜的约瑟夫被从梦乡中拖起来,玛丽虽然对儿子睡眼惺忪的模样心疼极了,却也知道两个德意志背景的诸侯和一位来自奥地利的王后讨论法兰西的国事,即使做出了结论,说出去也很难让人信服。

然而就在两位重臣之间,也产生了争执。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认为应该立刻对凡尔赛的政变做出反应,并且对外界公布国王遇刺的情况,把这说成是普罗旺斯伯爵一伙人丧心病狂的恶行。但约翰王子却提出了反对意见,他建议等见到了王储之后,再由费迪南德自己做决定。

??“王后陛下,”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盯着玛丽,“我一直认为您要比卡特琳娜.德.美第奇还要英明果断,现在是您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但费迪南德殿下也同样强于瓦卢阿家族的那最后三位国王,”没等玛丽回答。约翰王子也抢着说。

玛丽已经听明白了,而且,她确实也曾想过这一点,费迪南德只有十四岁,假如国王这一次真的挺不过去,这孩子就要做国王,但他是否要亲政,却是玛丽自己能从中ha一手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费迪南德都还没有成年,王太后摄政合情合理,而且,这位王太后还是已经在法兰西国政中发挥着近乎决定性的作用了。

但玛丽自己想要摄政么?这几天里,人人都能看到王后的悲伤,但没有人知道,王后的悲伤,不仅仅来自于国王那沉重的伤势。玛丽无法接受的是,她自以为改变了历史上的路易十六和玛丽王后的命运,带给自己和国王一场幸福的生活,却从未想过,命运的改变也许不完全是向好的方向,法兰西路易十六国王是不用上断头台了,但却比历史上的被砍头还早了好几年的死于刺杀,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

玛丽想了很久,就在两位重臣都以为王后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她突然开口问道,“约翰王子,根据你的观点,费迪南德来了以后,他会对这件事情。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我说不准,陛下,”约翰王子不假思索的回答,“也许同卢森堡公爵想到的一样。”

“那么两位不如现在开始草拟对外公告的文稿吧,”玛丽看了看约瑟夫,这孩子已经在旁边的沙发上打起了瞌睡,“也许等到文稿准备好,费迪南德就已经赶到了呢。”

“我会给约瑟夫皇帝陛下写信的,”玛丽又补充道,“请你们两位召集在你们各自领地上的所有驻军,向茨魏布吕肯这里集结吧,也许我们很快就又要打仗了。”

?。第二天凌晨四点多钟,费迪南德和路易.德.罗昂红衣主教赶到了。红衣主教那酒色掏空的身体经不起这样的长途奔波,勉强向王后行了礼,就找地方休息去?

费迪南德虽然也是疲惫不堪,但他还是坚持要和玛丽立刻谈一谈。玛丽本以为儿子会主动为这一次的冒失行动而道歉,没想到,费迪南德做的第一件事,是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纸递给母亲。

“妈妈,我需要您的解释。”

这张印刷粗陋的传单把玛丽惊呆了。这其实是普罗旺斯伯爵和阿特瓦伯爵对这次政变的公告,他们声称,国王已被德国人包围,他任用来自德意志的大臣。把政事都依赖于来自奥地利的王后解决,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的王储以及所有的王子公主们,压根儿不是国王的亲生子女,而是王后同一些德国人的私生子——国王的生理疾病始终没有痊愈,所以也默许王后用私生子女来掩人耳目。正因为如此,为了避免法兰西落入德国人之手,这两位亨利大王的子孙才会发动政变。

玛丽在最初的惊讶过后,立刻就被怒火淹没了。这怒火其实并非来自于这张传单的内容,而更多的是来自于费迪南德的表现。也许这世上的所有人都能根据这张传单怀疑玛丽。但费迪南德不能怀疑自己的母亲。

玛丽怒极反笑,在椅子里调整出一个舒服的姿势,才又看着费迪南德,“亲爱的儿子,你想让我解释什么?”

费迪南德愣住了,这孩子多少是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冲昏了头脑,才会糊里糊涂的跑来质疑玛丽。

玛丽只是把传单递还给费迪南德,“亲爱的儿子,我不认为我需要对你解释什么,上帝保佑,你还可以见到你的父亲,所以,不如当面去问问他吧。”

费迪南德下意识的把传单接过去,玛丽又问道,“

儿子,你有更多的传单么?如果有的话,拿去给你的弟弟妹妹们看看,我很想知道,他们会不会和你有相同的反应。“

费迪南德的嘴唇动了半天,终于低声问道,“妈妈,爸爸的伤势如何?”

“你还知道问!”玛丽的眼泪,终于不可遏止的涌了出来,“费迪南德,王储殿下,你爸爸天天念着让我们去找你来见他,他要是知道你会因为这么一个东西而质疑父母,不知道会有多伤心。”

费迪南德的脸慢慢涨红了,他低着头想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咕哝着,“妈妈,我听一些宫里面的老侍从说,爸爸确实是有生理疾病的,所以,才……”

“你爸爸只是结婚的时候还太年轻了而已,”玛丽冷冰冰的看着儿子,“如果让你现在去娶那位巴登郡主。说不定会得比你爸爸当年更严重的生理疾病呢。”

费迪南德不说话了,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妈妈,对不起,我不该因为这个传单,而质疑您和爸爸。”

玛丽长叹一声,费迪南德也许将来会是个出色的君主,但现在,他仅仅是个急于表现自己的半大小孩。想到这里,虽然觉得希望渺茫,玛丽还是衷心的希望,国王能够度过此劫,继续活下去。

“费迪南德,你不该做的事情,难道只有这一件么?”玛丽并不打算因为儿子道歉了,就放过他。

“还有……”费迪南德想了想,“我不应该一开始不相信亨利.巴尔,否则,也许我能想办法避免政变的发生的。”

“避免政变的发生事实上是你父亲和我的责任,”玛丽没好气的回答,“我没指望你能斗得过你那两位叔叔。”

费迪南德似乎又仔细想了想,“妈妈,我想没有了。”

“你为什么不和约瑟夫他们一起来?”玛丽忍住怒火质问道。

“妈妈,在这种时候,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获得罗昂红衣主教的支持,正好他在斯特拉斯堡,我就顺路去见他,”费迪南德诚恳的解释着。

在过去的一天里,玛丽其实已经想明白,费迪南德的做法,从实质上是没有错的,但她怎么也不能接受,这孩子把他重伤的父亲抛在一边而为了权力去奔忙。

“你就不怕再也见不到你父亲了么?”玛丽又问道。

“妈妈,你应该能理解我,”费迪南德似乎有点儿不满,“如果红衣主教倒向普罗旺斯伯爵那一边,我们也许会失掉王冠,那样的话,您怎么办?弟弟妹妹们又怎么办?”

母子间又是长久的沉默,玛丽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她才又对儿子说,“费迪南德,你准备一下,待会儿你父亲醒来了,就去见他。”

“我们没有和你父亲说政变的事情,所以,你最好想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