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一个人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8字数:1291809

“一个既能和其他所有人,又同时能和玛丽保持联系的人。” 这是玛丽早已就想好的,既然她与这九个属下再次见面的机会微乎其微,那么,就需要有一个人,负责在她和其余八人中传递信息。

一个人要比九个人好安排好管理的多,玛丽也已经想好,要让把这一个人,安排在宫里,最好能是约瑟夫或是斐迪南的随从,这样,她本人,就能很轻松的传出命令了。

玛丽再想想,觉得一盘散沙的九个人也不难管理,因为她必须要这样一个传递信息的人,可以想象的是,这个人,很快便会顺利成章的成为这个九人小团队的管理者。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这个人,只有这个居中传递信息的人找对了,玛丽任何继续的计划也好,设想也好,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而假如这个人办事不利,或是背叛了玛丽,那么,此前或是今后的一切努力,都将宣告失败。

最最麻烦的是,玛丽根本没有时间再多考察一下这参差不齐的九个人了,之前的了解,只是让她在名单以外,陷入了这群人各种各样的背景和性格所构筑的泥潭之中,而现在,却已经到她做决定的时间了。

不过在决定之前,玛丽还要做最后一次尝试。

这原本是她想好的备用办法,现在,却正好到了使用的时候。

玛丽仍然是微笑着,看着面前的这群人,“诸位,首先,我很感激大家都愿意为我工作,而且我向大家承诺,作为你们的领导者,我将保证你们应得的各种利益。”

玛丽顿了顿,很满意的看到每个人,包括马克·格里菲斯和海德里希·舒尔腾施泰因的面部表情,都了舒缓的迹象,她继续说下去,“各位,我对你们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要求,就是保密,除了我,你们大家,以及女王陛下、皇帝陛下、侯爵之外,我不希望还有人知道你们是为我工作的,不论是在奥地利还是在法国,这一点,你们能够做到么?”

这其实是对于特工的最基本要求,但是玛丽需要确认一下,好在所有人都没有迟疑,纷纷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现在,可以进入正题了。

“诸位,你们中间可能有人已经想到了,我,作为住在宫里的女大公,一举一动都是受人关注的对象,因此,我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与你们保持联系,这就是我为什么需要一个既能和你们所有人,又同时能和我保持联系的人。我所能解决的,是这个问题的后半部分,这个从诸位之中选出的人,将在宫里面获得一个职位,从而能和我本人,保持相对密切的联系。”

“现在,问题的前一半将交给你们了,这个人将会是你们中的一个,现在,请你们好好的想想谁是你们心目中合适的人选。”

“这个人选可以是你们自己,也可以是别人,当然,你也可以放弃这个选择的权利,把这个问题留给其他人来决定。”

玛丽一边说,一边换了个位置,毫不客气的坐到书桌前那张明显是属于主人的,舒适许多的靠椅上,这样,与众人有了五米左右的距离,“各位,请你们尽快的考虑,考虑好的人就过来告诉我你们的人选。”

这就是备用的办法了,惭愧的是,玛丽还是联想到上辈子小学时选班干部的方法,才决定照葫芦画瓢的。既然她选不出这个人,既然眼前的这些人看起来更加熟悉彼此,那么,还是把选择的权利留给他们自己吧。

第一个走过来的是费拉尔,他显然已经完全领会了玛丽的用意,低下头,可以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殿下,很抱歉,首先,我不认为自己是您合适的人选,其次,我也无法为您选出合适的人选。”

玛丽点点头,表示理解,卡乔蒂诺紧跟在费拉尔身后,也表达了相同的意思。

这是玛丽意料之中的,这时代人们的民族和祖国观念还是很强的,这两位都还算是外国人,自然不愿也不敢寻求这个位置,显然,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位置将留给本国人。

果然,两位女士很快就走了过来,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这两位年青的女士,自然不会奢望去管理一群男子。然而,玛丽安·普拉克小姐压低了的声音,还是告诉玛丽一个信息,“殿下,我们在巴黎的时候,是亨利·巴尔先生负责和我们联络的,我和姐姐都认为,他是个很不错的人。”

玛丽未置可否,然而两位女士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埃莉诺·奥布雷多显得有些局促,一边摆弄着衣带,欲言又止,“殿下……”

玛丽看了看,并没有人在后面排队,更何况,她对于这两位她在这世上初次接触的宫廷以外的女性,还是抱有一定的好奇和同情的。

于是,玛丽微微一笑,“请说吧,奥布雷多夫人。”

实际说话的却是玛丽安·普拉克,“殿下,虽然我们不知道殿下将派给我们姐妹什么样的工作,但是我们还是想请求殿下,姐姐和我,希望能在巴黎帮殿下做事,这样我们的裁缝店生意,才不至于荒废掉。”

裁缝店么,很好啊。玛丽心想,要不是你们两位都是女裁缝,我都不会留下你们呢。而表面上,她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了。”

玛丽安·普拉克拉着她姐姐离开了,玛丽则继续耐心的等着。她对于奥地利现行的特工体系一点儿也不了解,而且,她在之前的考虑中,也完全忽视了这一点,而现在,问题就毫不留情的出来了,在剩下的五个人中间,到底有没有本来就是负责联络别人的呢?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卡尔·海尔曼和海德里希·舒尔腾施泰因都选择了亨利·巴尔,因为他们也是主要和亨利·巴尔保持联系的。而阿历克斯·洛伦索则选择了马克·格里菲斯,因为他加入了奥地利在法国的特工体系之后,一直是和后者搭档的。

至于马克·格里菲斯,他把票投给了自己,玛丽才知道,他的特工职责其实与亨利·巴尔相类似,都干的是联系一些人,完成一些任务,并把情报上报的工作。

剩到最后没有表态的,竟然是亨利·巴尔。

玛丽看着这个人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心中,竟然莫名其妙的的产生了受压迫的感觉,而当亨利·巴尔在她面前停下脚步时,她甚至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殿下,”那相貌平凡的男人俯下身,“您还需要听我的意见么?还是直接公布您的任命呢?”

“先生,”玛丽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这男人是故意的,他知道她不会选择那个明显对她行为表示反对的人的,那么剩下的人呼之欲出了。

但,玛丽也没那么好说话的。她仍然笑嘻嘻的。

“先生,在做您刚才提到的那两件事之前,我先要治您的罪。”

亨利·巴尔明显的一愣,很快,也笑了起来,“殿下,我没什么大罪过吧?”

“先生,”玛丽装着很严肃的样子,“您应该第一个来向我介绍您是适合这个位置的人,而不是等到最后,先生,我不得不惩罚您,因为您浪费了我宝贵的时间。”

“殿下,”亨利·巴尔显得挺开心,退后半步,向玛丽行了个标准的西班牙礼,“我为我的行为道歉,并向您保证,在我今后的工作中,会用加倍的成绩和工作效率来补偿您。”

玛丽看看其余的人,显然,所有的人都事先想到了这一结果,都是表情平静,似乎只有那对双胞胎姐妹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喜色。

虽然玛丽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叫亨利·巴尔的人,但事到如今,似乎也只有这样了。

但玛丽,绝不会放手让他轻轻松松的。

就像现在这样,玛丽已经找到了亨利·巴尔的第一个任务,“巴尔先生,现在,就有一个让您履行承诺的机会了,您能否替我把考尼茨侯爵找回来。”

亨利·巴尔很快出去了,玛丽盯着桌上的一个式样古朴的座钟,那秒针还没转完一圈,考尼茨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殿下,有什么我可以为您服务的么?”

“是的,侯爵,首先,我需要和您确认一下,眼前的这九位,是否可以按照约瑟夫哥哥和我之前的约定,从此以后,专门为我工作了呢?”

这是走过场,玛丽这边,她连负责人都挑了出来,而考尼茨那边,显然一直在偷听,因而,他的回答也不会有什么变数。

“是的,殿下。”

“那么,侯爵,有件事我不得不向您提出一下,关于这九位的薪水,将由谁来支付呢?”

这也是个问题,玛丽当然希望由她自己来付这些人的薪水,与奥地利政府之间的联系,越少越好,但糟糕的是,她现在,没有钱。

“自然是奥地利政府,这九位,名义上都还是奥地利的特工人员。”考尼茨回答的毫不含糊。

也只有这样了,玛丽没有钱,只能受制于人,虽然她也可以变卖首饰来支付这些人的薪水,但现在,她还是奥地利的女大公,可不能做出什么违背约瑟夫和考尼茨意志的事情来,还是等到了法国再说吧。

“还有一件事,侯爵,我已经选择了亨利·巴尔先生负责与我和另外八位的联系,我希望能在宫里适当的地方给巴尔先生安排一个职位,我希望他能跟我保持长期而稳定的联系。”

“好的,殿下,”考尼茨并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我会为您安排这件事的。”

“那么,就是说,现在,我可以给这九位布置任务了?”玛丽还是想让考尼茨再确认一下,因为她知道,在眼前的这些人心目中,考尼茨的话,要比她的有分量的多。

皇室的女大公虽然是重要的政治资源,但一代一代源源不断,而考尼茨侯爵这样的政治家,则只有一个。

“请放心,殿下,我想他们一定会服从您的命令的。”考尼茨说话总是滴水不漏。

玛丽叹口气,还是受制于人啊,反正即便请考尼茨出去,老头子即使不偷听,也会想办法得到这些消息了。估计亨利·巴尔除了要和玛丽联系之外,转过身去,考尼茨就会给他加上报告玛丽的动态的命令。

索性就当着考尼茨的面布置好了,玛丽居然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恶劣念头,把这群人当作“嫡系班底”的想法早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即便将来这些人全部不中用,她要都换新人用也不是不可能,反正,来日方长。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