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4字数:1291809

维也纳人都知道,4月21日,是远嫁法国的玛丽·安托瓦内特女大公启程前往法兰西的日子。 玛丽并没有感受到很多离别的痛苦,相反,由于前一天累着了,她那个晚上睡得相当安稳,并在早上八点左右的时候,自然醒来了。

侍女们为她梳洗打扮,又拿来了一套崭新的礼服,玛丽这几日在着装上是异常奢侈,每天一套甚至多套新礼服,每一套都价值不菲。等一切都准备就绪了,玛丽最后一次看了看她渡过这穿越的童年的这套房间,然后在小客厅里坐下,开口同所有的侍女们道别。

玛丽手中关于结婚的那套安排中,并没有这个同侍女们告别的环节,但她觉得自己必须这么做,她感谢她们陪伴她渡过了那许许多多的日子,并给予她那么多帮助,并祝她们在未来的生活会平安而且幸福。

侍女们的眼圈儿都红了,有几个甚至落了泪,她们纷纷说着感激的话,玛丽一笑,告诉她们,她还给她们留了些小礼物。

这些礼物并不贵重,唯一特别的是,所有的东西,无论是首饰盒、梳子,还是银盘、水杯,上面无一例外的都有玛丽的名字,这些,都是玛丽从小到大用过的东西。

玛丽笑着解释,她已经和宫里面的总管说过了,要把这些东西送给侍女们,而她留这些给她们的用意,不单是为了纪念,而是希望她们把这些小东西传给自家的后人,说不定百年以后,这些小东西,能为她们的后人们带来一笔不小的财富,因为它们曾经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法兰西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用过的东西。

侍女们都被玛丽的怪异言论逗笑了,有几个立刻表示,她们会把这些东西留给子孙,但要留遗嘱给他们,绝对不许卖掉。大家就兴致勃勃的分了东西,然后簇拥着玛丽到骑士大厅去。

骑士大厅里簇拥了不少的人,约瑟夫和伊莎贝拉已经到了,带着他们的两个孩子,看到了玛丽,便招手叫她过去。

“安东妮德,”约瑟夫压低了声音,“我曾经答应过你,要给你一些钱的,我给你准备了一些东西,这次就不跟你的嫁妆走了,我会派专人去送给你的。”

玛丽确实没忘记她曾开口问约瑟夫要过钱,那是在她要来玫瑰小组的同时所提出的要求,但她一直以为约瑟夫是忘记了,现在看来,这位皇帝哥哥比她想象的要守信的多。她没有推辞,只是很郑重的向约瑟夫道了谢。

这时候,靠近走廊的人群让开了一条路,女王在留在自己身边的三个女儿的簇拥下走了过来,她看起来精神并不好,看见玛丽,便立刻做手势让她过去。

“安东妮德,”女王在玛丽的耳边轻轻说道,“我亲爱的女儿,等会儿仪式开始,我就不能再跟你说什么贴心的话了,请你一定要记住我和你说过的所有的话,不要忘记,虽然同你天各一方,妈妈仍时刻都在惦念着你,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

玛丽看到,女王的眼圈儿也红了,而她自己,也觉得鼻头酸酸的,她强忍住内心的悲伤情绪,用同样轻的声音回答母亲,“请您放心,母后,我会谨记您的教导的。而且……我也会一直惦记着您的,请您多多保重。”

玛丽只觉得后背一紧,她自己,已经被女王搂在怀中了,她感受到母亲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然后,有冰冷的嘴唇,轻轻的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在这一刻,玛丽觉得她感受到了这位女王母亲的悲哀——她把自己所有能用来政治联姻的子女都送了出去,为了国家忍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玛丽禁不住悄悄伸出胳膊,也搂住了自己在这一世的母亲。

也不知过了多久,玛丽觉得女王好像平静了一些,而身旁已经传来三个姐姐催促的声音,“母后,仪式就要开始了。”

女王终于松开了搂着玛丽的双臂,但仍抓着玛丽的手,而宫廷礼官已经得到了皇帝的示意,走到台上去了。

这送别仪式很简单,先是皇帝就法奥同盟又说了一遍那些客套话,然后就是女王的致辞了。

玛丽本以为女王要说的,也多少都是些客套话,但当女王一开口,她就知道,她的预想完全错了。

女王没有拿讲稿,她的眼神并没有看周围的任何人,而是始终盯着玛丽,似乎要把她的样子,刻到脑子里去一样。

“再见了,我亲爱的女儿!我们将相隔千山万水。为人要正直,要有人情味,恪守你应履行的义务。你有讨人喜欢的才能,要使用得当,使你丈夫幸福。要向法国人尽可能的展示如同你所能说的善意。要使法国人感到,我给他们送去了一个天使……”

女王再也说不下去了,她已经泣不成声。玛丽似乎是突然之间意识到,即使她将来有希望再见到约瑟夫、伊莎贝拉或是斐迪南,但是对于她这位女王母亲,可能确实是再也见不到了,这或者就是人们常说的“生离”吧……玛丽的泪水,也不由自主的留了下来。

这离别的悲哀迅速蔓延开来,先是玛丽的姐姐们和伊莎贝拉,再到贵妇们和宫里的侍女们,都纷纷抹起了眼泪,但没过多久,玛丽透过朦胧的泪眼,就看到约瑟夫已经走上前去,安慰起女王了。

而伊莎贝拉也很快擦干眼泪,走到玛丽身边来,轻轻的说道,“安东妮德,准备启程吧。”

这句话一出口,伊莎贝拉又哽咽了起来,她用手绢捂住嘴,低声抽泣着,玛丽赶忙止住泪,一边擦自己的眼睛,一边安慰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姐姐,别哭了,对身体不好。”然而一边说着,玛丽自己的泪水,又夺眶而出了。

人们显然发现了,如果任由这一家人哭下去,可能到天黑,新娘还无法启程呢。时间不等人,女王和皇后的侍女,纷纷走到主人的身边,小声的劝慰着。而负责陪同玛丽的奥地利方面的女傧相,伊维斯特家的克莱尔小姐,也走过来恳请新娘尽快启程。

玛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擦干眼泪,抬头看看约瑟夫,发现后者也正面带焦急的看着她。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用无声的口型问自己的皇帝哥哥,“我这就出发了,可以么?”

皇帝犹豫了一下,才又很使劲的点了点头。玛丽就转头对女傧相平静的微笑着,“伊维斯特小姐,我们启程吧。”

女傧相赶忙招手叫来侍女们,替玛丽带上帽子和手套,披上斗篷。等穿戴好了之后,玛丽转过头去,发现她的母亲,姐姐,哥哥以及伊莎贝拉,都已经抬起头,默然的看着她。

玛丽对所有人报以一个她认为是最灿烂的笑容,然后,就在他们的注视之下,翩然转过身去,走向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德·迪福尔侯爵,向他伸出左手,侯爵立刻牵起玛丽的手,走向了停在大厅之外的御辇。

我们在之前介绍过的那辆豪华的御辇,终于等来了它美丽的主人,玛丽登上车,坐在车里,向窗外看时,才发现女王带着全家人,都已经站在大厅的门口了。

她看到德·迪福尔侯爵向女王告辞,她看到女王又开始流泪,她向女王招手,但女王仍捂着脸在流泪,玛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只能请女傧相,去代替她告诉母亲,请她不要再伤心了,如果她继续流泪,玛丽就不启程了。

这种威吓果然起到了作用,玛丽看到德·迪福尔侯爵走回到车队里,而女王开始向她挥手,她也向窗外挥着手,随即,她感觉到马车已经启动了。

马车缓缓的前行,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玛丽看到霍夫堡宫越来越远,而道路两旁,有很多自发来送别她,或者是为了再看一眼这豪华的车队而来的平民,她也就向他们微笑,时而招一下手,引来人们一阵阵的欢呼声。

就这样,玛丽离开了维也纳,她穿越生命中的第一阶段,也就随之结束,而她,正奔向那片真正属于自己的历史舞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