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6:03字数:1291809

玛丽进入欧洲最伟大的宫殿凡尔赛宫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不是洗澡,而是——上厕所。 人都有三急,何况是坐了四五个小时马车的玛丽呢,下车之后,诺阿伊伯爵夫人把她领进套房,便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而我们可怜的玛丽,找遍了她的这间新套房,也没发现哪一间,稍微有点儿厕所或是盥洗室的样子。

她只好忍着,幸好克拉丽丝夫人很快就来了,在她的指点之下,玛丽才发现,在墙角放着的那个不起眼的却又十分精美的瓷质小桶。

那就是便桶了,克拉丽丝夫人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的告诉玛丽,凡尔赛宫里所有人都是用这个的,整个宫里面,有三百多个这样的便桶呢。

玛丽只好在克拉丽丝夫人的帮助下,在这个她所见过的最豪华的便桶上解决了问题。但她本人,却越发的郁闷了,要知道,在霍夫堡宫的时候,她自己的房间里就有盥洗室,最重要的用处不是在上厕所上,而是,可以经常洗澡。

而现在,在全欧洲最豪华奢侈的宫廷里,她该怎样去解决自己的洗澡问题呢?

整个欧洲早已渡过了那些在黑死病恐慌下不敢洗澡的日子,但凡尔赛宫里的法兰西王室,却还承袭着路易十四时代的肮脏的个人卫生习惯,第二天,当参观完整个凡尔赛宫,又经过诺阿伊伯爵夫人再次确认,玛丽才悲哀的发现,这整个宫殿里,都没有可供她洗澡的地方,确切的说,整个宫里面都没有一间盥洗室。

玛丽沮丧极了,这问题太出乎她的想象,而且,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它。这确实只是她一个人想洗澡的问题,但从某些角度上说,或者也可以看成是,她个人的生活习惯,同整个法兰西宫廷的生活习惯所产生差异的问题,如果是这样,那问题可就大了。

玛丽想了半天,她现在只能去向诺阿伊伯爵夫人求助,毕竟,后者是她目前与整个凡尔赛宫产生联系的唯一纽带,她小心翼翼的问女教管,能不能帮她找到一个能洗澡的地方。

诺阿伊伯爵夫人想了半天,才犹豫着回答道,“殿下,我通常是回到我在巴黎的家里洗澡的,据我所知,宫里面很多贵妇们也是这么做的……殿下,您现在就要洗澡么?我记得您在斯特拉斯堡的时候,才洗过澡呢。”

玛丽差点儿就崩溃了,10天没洗澡,这是她两辈子加起来,不洗澡的最长纪录了,她是想着“旅途上毕竟艰苦点儿,到了凡尔赛就好了”才坚持到今天的,而眼前的诺阿伊伯爵夫人,却是一副“殿下我还以为您要再过一两个星期再洗澡”的恶俗表情,更是让玛丽忍无可忍。

然而,在爆发前的最后一分钟,玛丽终于想起了她自己的身份,王储妃是不应该有任何激动的言行的,甚至激动的表情,也是不被允许的。她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瞟了瞟诺阿伊伯爵夫人,用一种冷漠而又不容违背的语调,“现在是夏天,我从小到大,夏天里至少三天要洗一次澡。”

“那么,殿下,”诺阿伊伯爵夫人快速的行了个礼,“我这就去打听一下几位公主们是如何洗澡的。”

确实,向常住在凡尔赛的女眷们打听是最好的选择了,无疑,玛丽也将会采用她们的洗澡方法。然而,玛丽很快想到,她到了凡尔赛以后,只是在晚宴上见过几位公主,打过招呼而已,于是,她立刻叫住了女教管。

“伯爵夫人,我想,还是由我去拜访一下姑姑们吧,请您替我准备一下。”

凡尔赛现在共有六位法兰西的公主,王储的两个妹妹,克洛德公主十一岁,而伊丽莎白公主,还不到八岁,玛丽并不认为去拜访她们能对自己有什么帮助,那么,就剩下姑姑们了,路易十五陛下一共有五个活到成年的女儿,除了长公主成了伊莎贝拉的母亲之外,剩余的四位,都还住在凡尔赛宫呢。

玛丽在娘家的时候,曾听过一个传闻,她的这位婆家的爷爷,虽然舍得花钱供养一个接一个的情妇,却拿不出钱来替自家女儿准备出一份体面的嫁妆,使得剩余的四位公主,只能在凡尔赛相伴终老。虽然这说法太过危言耸听,但除此之外,玛丽确实想不出会有什么原因,让她这四位姑姑都嫁不出去,毕竟,这位欧洲领土最大的国王,有四个女儿都成了老姑娘,也太匪夷所思了。

这四位女士的名字分别是,阿德莱德夫人、维克托尔夫人、苏菲夫人和路易斯夫人,年龄分别是38岁,37岁,36岁和33岁。

玛丽专门挑了一件从颜色到样式都非常朴素的长裙,在克拉丽丝夫人的帮助下,穿戴整齐了出门。事实上,四位姑姑都住在和玛丽距离较近的套房里,拐个弯就到了。

玛丽先去的是阿德莱德夫人的套房,这到不是她有意而为之,诺阿伊伯爵夫人直接就把她领导了这里,进了门,玛丽才知道这是她年纪最大的姑姑的房间。

阿德莱德夫人看起来有几分的姿色,据说年轻时也是位美人儿,而现在,岁月已然毫不留情的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她板着脸坐在一张硬乌木扶手椅上,直到玛丽对她行了拜见长辈的跪拜礼,她的面部表情,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坐下说话吧,”阿德莱德夫人声音很脆,指着旁边的另一张硬木椅。

玛丽匆匆偷看了屋里几眼,所见之处,都是硬木桌椅,无奈之下,她只好慢慢的做到那张椅子上,真硌啊。

阿德莱德夫人并没有看玛丽,只是招呼她自己的侍女,“去把我的三位妹妹都叫过来吧,就说奥古斯特的妻子来看她们了。”

玛丽赶快解释,她可以自己去看那三位姑姑的。

“不用,”阿德莱德夫人看了玛丽一眼,“反正我也找她们有事。”

很快,维克托尔夫人和苏菲夫人也出现了,至于路易斯夫人,侍女回报说她正在念日课经,暂时就不过来了。

“这个虔诚的女人。”玛丽听到苏菲夫人低声咕哝了一句。

而维克托尔夫人则冷嘲热讽,“她大概还在祈祷她的上帝能给她带来个丈夫吧。”

这句话有点儿过了,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等了一会儿,阿德莱德夫人才转向玛丽,“王储妃小姐,我们能不能直呼您的名字?”

“当然可以,”玛丽急忙微笑着答道,“您可以直接叫我玛丽。”

“那就好,”阿德莱德夫人似乎渐渐变得和善了,“玛丽,你来拜访我,大概是有什么事情吧,不过,不管你有多么重要的事情,既然我的两个妹妹都过来了,我想先同你说我们的事情,可以么?”

玛丽能说不可以么?于是,她赶忙乖巧的答道,“请您先说吧,我并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阿德莱德夫人似乎有点儿满意,轻轻点了点头,“这件事,本来我们应该专门去和你说的,既然你主动到我这里来了,我想,还是现在和你说了吧,”随即,她转向自己的两个妹妹,“维克托尔,苏菲,你们觉得呢?”

苏菲夫人点了点头,维克托尔夫人撇了撇嘴,“早就应该说了。”

“玛丽,我亲爱的侄女伊莎贝拉写信给我们,说了很多你的好话,”这个开头把玛丽吓了一跳,“伊莎贝拉说你很聪明,而且知书达理,这对于你这个年龄的小姐来说,都是不错的优点。”

说到这里,阿德莱德夫人似乎是故意的停了停,玛丽赶忙谦虚一下,“伊莎贝拉姐姐那是夸我。”

“但是,”阿德莱德夫人果然话锋一转,“你现在孤身一人来到了整个欧洲最伟大的凡尔赛宫里,我们要提醒你,你现在做王储妃,将来做王后,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的呢。”

“是的,”玛丽立刻恭敬的答道,“我明白。”

“我想同你说说我们的母亲,你的祖母玛丽·勒岑斯卡王后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她在世时,把整个凡尔赛宫管理的井井有条,你的婆婆玛丽·约瑟芬也是一位优秀的女性,全家人都很喜欢她,只可惜,她去世太早了。”

三位夫人都叹了口气,玛丽不敢笑了,只是回答,“伊莎贝拉姐姐同我说过她们的事情,我真的很喜爱她们。”

苏菲夫人擦了擦眼睛,“约瑟芬要是还在世上,看到奥古斯特娶了这么漂亮的妻子,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她转向两个姐姐,“你们说,是不是?”

维克托尔夫人并没有理睬她,而阿德莱德夫人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便继续对玛丽说道,“仅仅喜爱她们,对你来说是绝对不够的,我们都希望你,能够做到像她们一样好。”

玛丽有点儿不明白了,按说,阿德莱德夫人说了这么长时间,该不会仅仅是鼓励一下她这么简单,于是,她只是简单的答应了一声,“是。”

“那就好,”阿德莱德夫人,似乎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儿微笑,“所以,在你来之前,我们就做了一个决定,要担负起教育你的这个责任,我们要确保你,成为一位合格的王后。”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玛丽在心里发怒,一个礼规夫人还不够,又来了三个老处女姑姑,她这位未来王后的教育问题,还真算得上是一块肥肉,人人似乎都知道这姑娘还小,她丈夫和丈夫的爷爷都不能保护她,于是,谁要能成功对这小姑娘施以影响,其效果,可能会难以想象呢。

当然,在表面上,玛丽还是很快的微笑着,站起来给三位姑姑行了大礼,“如果三位姑姑都愿意来教育我,我当然是求之不得。”

屋子里的气氛仿佛变轻松了,三个老处女都微笑起来,开始拉着玛丽的手,问一些“在凡尔赛住的还习惯么”,或是“有没有去花园看看呢”之类的问题,玛丽就只捡好的说,乖巧的一一回答着。

终于,阿德莱德夫人似乎才想起来,“玛丽,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么?”

玛丽这才支吾着说出了洗澡的事情,三位姑姑都笑了,维克托尔夫人挤眉弄眼的嘲笑玛丽,“你怎么和路易斯一样的毛病。”

玛丽也装作傻傻的样子,“没办法啊,可是……我不经常洗澡的话,身上就会痒的。”

这下子,苏菲夫人也笑着摇起了头,“路易斯也是这么说的。”

终于,阿德莱德夫人做出了决定,“玛丽,让维克托尔和苏菲带你去路易斯那里吧,她房间里的浴室,条件是最好的,我就不过去了。”

玛丽有点奇怪,随口就问道,“不是说整个凡尔赛宫里,都没有盥洗室的么?”

“谁说的?”阿德莱德夫人看了一眼玛丽的身后,从一开始一直被冷落的诺阿伊伯爵夫人站在那里,“我们几个姐妹的套房里,都有父王专门为我们修建的盥洗室,有一些人很少来凡尔赛,对宫里面的情况都不了解,你不要听她们胡说。”

玛丽被她的口气吓了一跳,什么都不敢说了。维克托尔夫人和苏菲夫人很快起身,说带上玛丽去路易斯夫人那里,诺阿伊伯爵夫人正要跟上,却被阿德莱德夫人叫住了。

“伯爵夫人,请你去王储妃的房间,把她的侍女们都叫来吧,你难道想让尊贵的王储妃殿下,自己洗澡么?”

玛丽虽然觉得自己洗澡就行了,却不敢同阿德莱德夫人唱反调,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诺阿伊伯爵夫人匆匆行了礼,便倒退着出了房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