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4字数:1291809

舞会的第二天早上,玛丽一直睡到十点,才被侍女们唤醒。 在这座凡尔赛宫里,通常意义上的起床时间是九点到十点,玛丽就很认真的告诫过她的侍女们,假如她睡过了十点,一定要立刻把她叫醒。

诺阿伊伯爵夫人已经在前厅等着了,玛丽便请她进来,她一边在侍女们的服侍下穿着衣服,一边听着女教管的汇报。

“殿下,王储殿下已经派人来说了,他希望下午同您一起接见新任奥地利驻法国大使梅尔西伯爵,所以,接见的地点暂定在王储寝宫的小客厅里。”

“另外,路易斯夫人邀请您和王储今天中午和她一起吃午饭,午饭定于下午一点钟开始,所以,午饭后,您可以直接去王储那里,梅尔西伯爵的接见暂时定于两点半开始。”

玛丽点点头,由于上午没有安排,她是直接穿着晨衣梳洗和吃早饭的,吃完简单的早饭,她便继续埋头读那本贞德小姐的传记。

大概到十二点,侍女们就来催促玛丽穿衣服了,玛丽想了想,早点去路易斯夫人那里聊聊天到也不错,侍女们给她拿来了一条绣满玫瑰花的白底细洋纱长裙,她便穿上了出门去。

玛丽才在路易斯夫人那里坐下,她的法兰西王储丈夫便进来了,看到玛丽,有些惊奇的点了点头,“王储妃也在这里啊。”

玛丽起身给自己的丈夫行礼,“殿下,您可以直接叫我玛丽。”

“哦,”路易·奥古斯特并没有进一步的表示,只是慢慢的坐下了,路易斯夫人微微一笑,“你们先聊吧,我去安排侍女们摆餐桌。”

玛丽正想着如何开口,冷不防的,居然是王储先说话了,他依然是支吾着,“玛丽,昨天晚上我先去吃饭了,没有等你……”

玛丽只能笑笑,“没事的,殿下,其实我也不喜欢跳舞,昨天晚上殿下离开镜厅的时候,要是能带上我就好了。”

这到不是玛丽故意要讨好她这位王储丈夫,事实上,她确实也并不喜欢昨晚上这场舞会,这舞会虽然名义上是为他们夫妻俩举办的,但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人真正把他俩当回事儿。

“哦?”路易·奥古斯特显然有些惊讶,“你不喜欢跳舞?”

“是啊,”玛丽点点头,“我更喜欢看书。”

“真的?”王储的脸上,似乎显出一点开心,“那么,你平常都看什么书?”

“什么书都看,德语的,法语的,反正只要我感兴趣的,就都拿来看。”玛丽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正在看一本关于贞德小姐的书,就是诺阿伊伯爵夫人拿给我的。”

王储显得很感兴趣,“这本书的作者是谁?”

玛丽皱了皱眉,她仍然掌握不了那些法国人名的发音,“我想,那个名字,应该是叫亨特拉尔·沃曼。”

“是亨特拉尔·沃尔曼吧,”路易.奥古斯特很难得的笑了笑,说话也显得有力了,“这本书我看过,他写得并不好,如果你想看关于贞德小姐的书,等吃过午饭,去我那里拿一些。”

玛丽想了想,在她所得到的关于这位法兰西王储的信息里,爱好方面似乎只有打猎,但现在看来,他似乎也很喜欢读书,那么,作为一个努力想要同他好好相处的妻子,他们双方,似乎还是有很多交集的。

由于不是正式的宴席,这顿午饭要简单许多,而且,玛丽观察到,大概似乎因为进餐时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王储的吃饭速度有了明显的加快,因而,有个很好的现象,吃的也相对减少了一些。

饭后,玛丽还想留下来陪路易斯姑姑再说会儿话,然而,王储却急着要走,玛丽看看时间,也已经两点了,便跟着王储来到了他的套房。

玛丽还是第一次来她丈夫的套房,这房间要比玛丽那套大上许多,路易·奥古斯特直接把她领进了书房,果然,书房里有好几架书,都堆得满满的。

王储叫了他的那个专门管理书房的男仆来替他找书,可怜的男仆在主人的指使下,在几个书架之间来回穿梭了好几次,才找到王储要的那本书。

路易·奥古斯特把书递给玛丽,“这书的作者是弗朗索瓦一世时代的一个贵族,我觉得,他写的历史更加可信,你可以光看其中写贞德的部分。”

玛丽才看清书名,那是一本厚厚的《百年战争史》,她赶忙笑了笑,回答说,“谢谢您,殿下,我也正想多了解了解百年战争时期的历史呢。”

“战争非常残酷……”路易·奥古斯特低低的咕哝了一句,玛丽不知怎么回答他,想了想,决定转移话题,她问道,“殿下,以后我可以常来您的书房看书么?您知道,我的套房里是没有书房的。”

法兰西王储的脸上,并没有玛丽预想中的某种惊喜,他只是歪着头想了想,才点了点头,“你什么时候想来的话,让你的侍女先过来说一下。”

玛丽只能点头答应,屋子里出现了短暂的冷场,玛丽正想着怎样打开沉闷,王储已经问道,“那位要来觐见的梅尔西伯爵,已经到了吗?”

一直等在一边的男仆立刻去看了看,很快回来报告说,这位伯爵已经到了候见室。

“玛丽,我们去客厅吧。”王储说完,便站起身走出了书房,玛丽赶忙跟了上去。

在王储的客厅里,玛丽第一眼便看到了墙上挂的巨大雄鹿头,这使她想起了出嫁前那天与斐迪南的聊天,玛丽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收到斐迪南的信,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王储已经坐在了正面的沙发椅上,玛丽便走到侧面,正要坐下,没想到,王储立刻叫住她,指着自己的身边,“玛丽,坐到这里来。”

玛丽愣了一下,很快露出笑颜,“好的,殿下。”

等玛丽坐好,一直站在门口的王储的寝宫总管便回身去打开门,提高了声音,“奥地利驻法兰西大使梅尔西伯爵先生觐见王储和王储妃殿下。”

玛丽的注意力并不在门口,因为她突然用眼角发现,自己的那位王储丈夫,几乎是下意识的挺直了身体,眼睛直视着正前方。

在门口,那位新任的奥地利驻法大使已经出现了,相对于外交官这一身份,玛丽觉得他看起来像一位学者。玛丽仔细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她不记得曾经在维也纳见过此人,但她知道,这又是一个在历史上,贯穿那位断头艳后在整个王后生涯始终的人,甚至,当玛丽王后身陷囹圄即将被问斩之时,这位玛丽亚·特蕾莎女王的忠实臣子,仍在努力对王后进行营救。

梅尔西伯爵在距离门口不远处就停住了脚步,玛丽突然想起,她并不知道这种外交觐见,是否也需要身份高的人先说话,不过,伯爵始终没有开口,玛丽的丈夫,到是慢慢悠悠的开口了。

“这么说,您就是尊贵的匈牙利和波西米亚女王给我们新派来的大使了?”

(玛丽亚·特蕾莎的头衔是匈牙利和波西米亚女王以及奥地利大公爵,故而也有人直接称她的两个女王头衔而略去大公爵的头衔)

“是的,”梅尔西伯爵恭敬的鞠了一躬,“殿下,我很荣幸能得到您的接见。”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先生,您请坐吧,”王储不紧不慢的说着,“我想,您会给我们带来有关女王陛下的新的消息,这会使我妻子感到高兴。”

梅尔西又施了一礼,才坐在了侧面,然后答道,“是的,殿下,我离开维也纳的时候,女王陛下对我表示了对您和王储妃殿下的关心和慰问。”

路易·奥古斯特点点头,“请您向我转达我对于女王陛下的感谢和最真诚的问候,我有时间也会写信给她的。”

梅尔西欠了欠身,“遵命,殿下。”

王储想了想,又问道,“女王陛下难道没有什么信件之类,让您带来的么?”

“有的,”梅尔西笑了笑,“但只是给王储妃殿下的。”

“那您现在就可以把信交给我妻子了。”王储显得很客气。

梅尔西站起来,掏出随身携带的信件,走过来呈给玛丽,玛丽对他微微的颔首,“有劳您了,先生。”

王储显得稍微放松了一些,转过身对玛丽笑了笑,“梅尔西先生的法语说得像凡尔赛宫里的人一样流畅,玛丽,你们奥地利人的法语都说的这么好么?”

“当然不是,殿下,”玛丽笑了笑,“我在维也纳除了上法语课之外,从未听人说过法语。”

“这才正常,”王储似乎很满意玛丽的答案,“在凡尔赛,我也从未听人说过德语,不过,”他似笑非笑的,“梅尔西先生的法语比你说的好多了。”

玛丽哭笑不得,进入法国以来,她觉得自己的法语,特别是在口语方面,已经进步的很快了,结果,她的这位丈夫居然当着外人的面揭她的短。

这时候,梅尔西插话了,“殿下,我想解释一下,我出生于奥属尼德兰,因而,法语可以算得上是我的母语。”

“原来如此,”王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总之,您的法语说的确实很地道。”

“谢谢您的夸奖,”梅尔西依然微笑着。

“玛丽,”王储的脸又转了过来,“你应该有很多问题想问梅尔西先生的吧?现在就问他吧。”

事实上,玛丽并没有太多问题,但是,按常理推断,嫁出去的女儿,特别是像她这种嫁得远到这辈子都可能再也见不到家里人的,新婚之初,一定会非常想家的,大概唯一的列外就是她了,谁叫她是个从小就意识到自己的命运的穿越女呢?

于是,玛丽还是把她的娘家人都问了一遍,从女王最近的身体,到约瑟夫是不是又出去视察了,再到伊莎贝拉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斐迪南的婚礼是不是开始准备了,她嫁到意大利的那两个姐姐最近有没有写信来之类,全都是王室内部的家长里短,弄得以严谨认真著称的外交官梅尔西伯爵,也开始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而玛丽的那位王储丈夫,似乎已经昏昏欲睡了。

等玛丽终于问完了,双方才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梅尔西伯爵就告退了,等他一出去,出乎玛丽的意料,她丈夫竟然又精神起来了。

“这位大使先生回去的第一件事,一定是把今天觐见的情况写成报告送给你的母亲。”路易·奥古斯特盯着关上的客厅门,喃喃的说道。

玛丽轻松的往沙发背上一靠,“坦白说,殿下,我也这么认为。”

路易·奥古斯特转过脸来,略带惊讶的看了看玛丽,“我想,我还是尽快给你母亲写一封信吧,说起来,她写给我的那封信使我觉得挺感动的,虽然,她对我这么好完全是因为你。”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她给我送来一个这么好的妻子”路易·奥古斯特站了起来,“在这之前,玛丽,你能不能再给我谈谈你的母亲,我对她了解并不多。”

似乎知道玛丽必然会答应似的,路易·奥古斯特已然径直走向了书房,玛丽便老老实实的跟了过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