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1 22:45字数:1291809

玛丽站在她丈夫的套间门口,就闻到一阵阵的饭菜的香气。 果然,法兰西王储路易·奥古斯特已然坐在了餐桌边,系好了餐巾,手持刀叉,在他面前,摆着一盘香气四溢的堪萨斯酸菜什锦熏肉。

王储抬起头,看到了玛丽,却并没有什么惊奇,他慢条斯理的切了一块肉,送进嘴里细细咀嚼着,然后咽下去,再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朗姆酒,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晚宴又没有按时开始么?玛丽,你一定饿了,就在我这里吃晚饭吧。”

王储叫过男仆,给王储妃添上了座位和餐具,玛丽就顺从的坐下了,她也确实觉得有些饿了,既然美食当前,她也就立刻决定要放弃那无聊的晚宴了。

这时候,仆人们又端来了一盘沙拉和一盘大蒜煨羊腿,路易·奥古斯特把前者推到玛丽面前,又把后一道菜拉到自己面前,“这都是厨房为晚宴准备的,我不过是叫他们先送来了一些,我觉得自己在房间里吃,比在晚宴上吃要舒服的多。”

“我也不喜欢晚宴,”玛丽附和着,一边用叉子大口的吃着沙拉。

玛丽虽然饿了,却仍是严格控制着自己的食量,不到九点,她就吃完了,而等到王储吃完最后一盘布丁,时间也不过才九点半。

“殿下,我们还用回到晚宴上去么?”玛丽有些担心,毕竟,那是国王路易十五安排的晚宴,贸然不去,太不礼貌了吧。

“陛下不会管的,”王储淡淡的回答,顺便抬起头看了看钟,“时间还早,玛丽,不如去看一会儿书吧。”

玛丽想建议她丈夫走动走动,多少消化一下刚才吃下去的那么多肉食,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这个时代的人们,压根儿没有这些健康的生活习惯,她也不想提出任何特立独行的建议。

两人来到了书房里,王储随口问道,“玛丽,上次给你的那本书,读的怎么样?”

“这几天都没什么时间看书,”玛丽照实回答,“而且,我的法语还不够熟练,不能像殿下那样顺畅的阅读呢。”

王储仿佛才想起来似的,看了玛丽一眼,“玛丽,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可以直接叫我奥古斯特,像姑姑们一样。”

“是的,奥古斯特,”玛丽恭敬的点了点头。

王储已经坐到了桌前,仆人们替他点上烛台,他一边慢慢的翻开面前的一本书,一边吩咐着,“给王储妃准备一个烛台。”

另外过来一个仆人,替玛丽举着烛台,她就在王储的书架上随便看了看,发现了一本《法兰西的鸟类》,想来应该不会很晦涩,便拿下来细看。

这本书是两百年前的一个赋闲的外省贵族写的,文字简单,还配上了图画,玛丽发现基本上所有的单词她都认识,很是满意,就示意仆人把烛台放到桌上,她便坐在王储的对面,认真的读了起来。

这种图鉴性质的书籍没什么情节,作者的文字也并不吸引人,玛丽也就是浏览,时不时抬起头来,看看墙上的挂钟。而她的王储丈夫不知在读什么书,显得非常认真,还做着笔记。

十点半的时候,玛丽第五次抬头看钟了,正在这时,书房外面传来了声响,似乎有什么人进来了。

有个男仆随即推了门进来,“殿下,路易斯夫人来看您。”

王储这才抬起头,站起来走出去,仿佛他已经忘记了玛丽的存在一般,玛丽迟疑了一下,这才走出去,因为她听到路易斯夫人在问,“奥古斯特,玛丽在你这里么?”

王储答应了一声,路易丝夫人看到玛丽走出去,轻轻的笑了,“你们都没去晚宴,我有点儿担心,所以过来看看,”她又转向王储,“你们早点儿休息吧,我回去了。”

王储道了声“晚安”,转身又回书房去了,玛丽觉得很不好意思,便把路易斯夫人送到了走廊上,一边还感谢她专程来一趟。

“没什么的,玛丽,快点儿回去吧,”路易丝夫人笑着摆了摆手。

玛丽回到书房,王储正在收拾他的笔记,她也就过去把那本《法兰西的鸟类》放回到书架上,就听她丈夫说道,“玛丽,今天晚上我不想去新房那边了,你就在我房间睡觉吧。”

对于这种要求,玛丽只能答应,王储随即叫了个男仆,去把王储妃的女仆叫过来服侍。他没有再理睬玛丽,离开书房便直接去了卧室,男仆们都跟去卧室服侍主人就寝了,玛丽只好一个人坐在套间的前厅里,等她的女仆们。

很快,克拉丽丝夫人就带着女仆们出现了,玛丽发现,她们显然要比自己更有经验,她们带来了她的睡衣和拖鞋,甚至还有她的水杯。

玛丽有些手足无措,克拉丽丝夫人也不知怎么办才好,幸好,很快王储的男仆就有从卧室出来了,克拉丽丝夫人去和那人说了几句,才和玛丽笑道,“殿下,我们这就进去吧。”

玛丽有些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她丈夫的卧室,床看起来并不比新房里的那张小,床上的帷幔是深蓝绣金的,已经完全放了下来,几个男仆正在床边收拾东西,看到玛丽进来,便垂手站到一边去,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玛丽绕到她自己的那一边,侍女们正要上前去掀起帷幔,玛丽赶忙制止了她们。她并不愿意当着王储的面换衣服,现在,既然有帷幔可以挡住,她也就让侍女们搬来了一张矮凳,迅速的换上了睡衣。

侍女们这才掀起帷幔让玛丽坐进被窝,她偷偷看了王储一眼,王储已经闭紧了双眼,也不知是否睡着了,于是她也只得躺下,闭上双眼。

侍女们悉悉索索的退了出去,玛丽正准备安下心来睡觉,突然,她感觉身边的人动了动,然后传来了路易·奥古斯特轻轻的声音,“玛丽,过几天一起去打猎好不好?”

玛丽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立刻便答应,“好的,奥古斯特。”

“那我就安排了……”玛丽听到她丈夫又咕哝了一句,声音小得她几乎没听清,然后是沉默,没过多久,那一边就传来了轻微的鼾声。

于是,玛丽很快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玛丽回到自己的房间,诺阿伊伯爵夫人立刻出现了,她向玛丽提出了一件事情,按照礼节,新嫁入王室的王储妃需要举办一场盛大的舞会——这是向所有进出凡尔赛的人宣告玛丽的地位,因为从此以后,会有相当多的各种娱乐活动,都将出自这位新来的女主人的名下了。

所有舞会的相关事务,玛丽都全权委托给诺阿伊伯爵夫人了,但她的这位女教管只是位伯爵夫人,在贵族云集的凡尔赛宫里,要说上话确实非常困难。

显然,需要有更有身份的人来负责王储妃的舞会,玛丽觉得幸运的是,按照宫内礼节,晚宴这种事情自然不需她本人亲自安排。于是,另一位出身绝对高贵,而又温柔美丽的女性,被带到了玛丽面前。

玛丽·路易斯·朗巴尔亲王夫人,玛丽判断了很久,才确认眼前的美人儿,就是历史上那位“不幸的”朗巴尔夫人。

这位出身萨伏依王室的高贵女性的人生轨迹,足以再写出另一本书,现在她二十一岁,但这距离她成为法兰西最富有的寡妇,已经过去两年的时间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让这位朗巴尔夫人,来负责举办王储妃的舞会,都是再适合不过的了。玛丽还记得些许有关朗巴尔夫人的历史评价,诚恳、正派、忠心耿耿,而眼前的这位看起来温柔而平静的女性,表现的也让她足够满意。

于是,这安排就订下来了。朗巴尔夫人并没有在玛丽这里久留,她很真诚的感谢了王储妃的厚爱和信任,便与诺阿伊伯爵夫人一起,去忙舞会的事情了。

这一天里再没有新的安排,玛丽便决定,要抓紧下午的时间接见一下维尔蒙神甫了。现在维尔蒙神甫成了她的忏悔神甫兼法语老师,无论是从基督徒的角度,还是从学生的角度,玛丽知道她都不能把这位神甫冷落太久。

维尔蒙神甫的精神很好,他先是祝贺了玛丽终于正式成为法兰西的王储妃,随即又关切的询问起她在凡尔赛的生活是否习惯。

玛丽自然是挑好的说,客观上,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习惯现在在凡尔赛的这种生活。

两人说了几句话,维尔蒙神甫突然问玛丽,“殿下觉得王储对您的印象怎么样呢?”

玛丽有些惊奇,她所认识的那个维尔蒙神甫,似乎不是如此八卦的一个人啊。她想了想,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不知道。”

维尔蒙神甫欲言又止,玛丽看到他咽了一口口水,随即才犹豫的说道,“殿下,似乎有人传言,王储与您的关系,并不热情……”

玛丽注意到,维尔蒙神甫用了“热情”这个词,这使她有些心惊肉跳,似乎她和法兰西王储尚未有夫妻之实的事实,正宛如水面上的涟漪一般,缓慢的扩散开来,但是,这消息传得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吧。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不是谈论这件事的正确时机,于是玛丽正色答道,“维尔蒙先生,我认为,王储对一个他以前从未谋面就成为他妻子的女性,需要花一些时间来接受,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维尔蒙神甫的脸红了红,好半天,才又点了点头,“我很高兴殿下您能有这样的认识,但是……”他又迟疑了一下,“殿下还是要尽快的与王储建立亲密无间的关系。”

玛丽再一次确认,维尔蒙神甫大概真是听到了什么,才好心的来提醒她自己,于是,她很客气的向神甫道了谢,“先生,我明白您给我做出的这个提醒,而且,我确实在尽力制造与王储相处的机会。”

“那就好,殿下,”维尔蒙神甫将信将疑的答应着,但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开始谈论起玛丽的新的学习计划了,玛丽也就顺理成章的,要求神甫给她弄一些书来看。

针对这些书籍,玛丽提出了具体要求——最好是王储喜欢的内容,但他却还没看过的书。

玛丽自己,甚至都认为这要求有些过分了。但维尔蒙神甫,居然满口答应着,还连连保证他会尽快完成任务的。

玛丽明白,这位神甫开始担心她与王储之间的关系了,看来,很快,有这种担心的人会越来越多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