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8字数:1291809

玛丽本来已经打算好,无论第二天双腿有多么酸痛,她还是会陪着王储,再去打猎。但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反悔了说不去打猎的,恰恰正是王储本人。 不仅如此,王储还婉言谢绝了夏尔特尔公爵夫妇发出的继续留宿的邀请,要玛丽和他一起,当天就回凡尔赛去。

玛丽自然是乖乖的从命,但直到回程的马车上,她才从朗巴尔夫人那里,弄清楚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还要从前一天她人品爆发,同王储一起享受了一场收获颇丰的行猎之后说起。

夏尔特尔公爵家的厨师,用王储的猎物,精心烹制了一顿异常丰盛的野味大餐。新鲜打出来的鹿肉烤着吃确实是美味,玛丽虽然累了,但心情却因为下午的打猎的意外收获,变得很好,连带着胃口大开,也吃了不少。

晚饭后,夏尔特尔公爵还安排了不少娱乐活动,玛丽毫不犹豫的回绝了,她太累了,急需要休息。没有人敢在这方面勉强玛丽,于是,她向众人表示了歉意,便在朗巴尔夫人的陪伴下,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公爵早就介绍过,他花大价钱请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剧团,排了一出新剧来为王储夫妇助兴。于是,就连朗巴尔夫人,也对晚上的这场演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把玛丽交给克拉丽丝夫人之后,她立刻便赶回了庄园大厅,依照她的说法,她过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演出开始。

而玛丽这边,等她躺倒床上之后,便放了克拉丽丝夫人一个小假,让她也去观赏那演出了。玛丽的房间里,只留了几个侍女们伺候——事实证明,她的这一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玛丽一觉睡到天亮,等她再一次有时间同朗巴尔夫人和克拉丽丝夫人说说话的时候,她们已经坐在玛丽那豪华的马车里,开始返回凡尔赛的旅程了。

对于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玛丽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于是,她理所当然的首先发问,“昨天晚上那剧团演出的戏剧,是什么内容啊?”

两位夫人对望了一眼,克拉丽丝夫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而朗巴尔夫人,却还又犹豫了一下,才答道,“是希腊神话中的内容。”

这回答等于没说,然而玛丽却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戏剧内容,居然使朗巴尔夫人这样公认德才兼备的女性,都开始妄图同她打马虎眼,于是她毫不犹豫的追问,“希腊神话是么?有意思……可究竟是哪一段呢?”

朗巴尔夫人又迟疑了一下,玛丽甚至发现,她居然求救似的看了克拉丽丝夫人一眼,才多少有些结结巴巴的答道,“是……是赫菲斯托斯和阿弗洛蒂德的……是他们的故事。”

赫菲斯托斯和阿弗洛蒂德,玛丽不是没读过希腊神话,这一次,她很认真的又想了想,这对外形上极为不般配的夫妻唯一共同主演的故事,似乎只有作妻子的偷情,却被丈夫用一张带有机关的巨网捉奸在床这么一出而已。

这,大概就是朗巴尔夫人不愿说出口的原因了吧……但玛丽发现,这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讨厌了,然而,她必须弄清楚。

玛丽抬起头,冷冰冰的笑了笑,“我想,这出戏应该有三位主角吧,还有一位是战神阿瑞斯。”

朗巴尔夫人的力气,似乎在之前的简短回答中都耗尽了,她斜倚在马车的板壁上,无声的点了点头。

玛丽也不再说话了——她什么也不能说,赫菲斯托斯和阿弗洛蒂德,或者伏尔甘和维纳斯,这两位神祗与法兰西未来年轻的国王夫妇的相似之处,必然会在若干年之内渐渐被所有人发现,但她没有想到,仅仅当她来到法兰西一个月之后,这一点居然就已经被提了出来,而且,提出者正是一个潜在而又必然会成为她的敌人的人。

玛丽不相信夏尔特尔公爵不是有意为之,而且,看起来似乎马车里的两位夫人,马车外面的王储,也都抱着与她相同的观点。王储的长相称不上英俊,结了婚却还是不解风情,并且偏偏还爱好冶炼和手工制作,这都能与关于火神的神话相吻合,而她自己呢,虽然现在还只是个小姑娘,但早晚有一天,人们定会用爱与美的女神来形容她的美貌和仪态万千的。

但在这一次,王储夫妇似乎注定要在刚刚热情的招待了他们的夏尔特尔公爵那里,吃一个哑巴亏,公爵似乎在嘲笑他的这位堂弟,娶了一个与他不相称的妻子,同时,也毫不犹豫的表达着他对这场婚姻的诅咒。

然而,总还是有让玛丽高兴的事情,那就是王储的反应了——她的丈夫称不上头脑灵活,思维敏捷,但这不代表他不会思考,相反,他的头脑很清楚,在缓慢的思考之后,必然会得出是非分明的判断。这就是王储为什么没有当场拒绝观看这场演出,或是做出什么其他激动的行为,而是等到安睡了一夜,才告辞离去的原因了吧。

然而,玛丽也认为,王储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他们夫妻俩的这场哑巴亏,反正吃了也是吃了,王储这样的行为,反而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了他的镇静和对公爵的举动的蔑视,这反而比任何的激动行为,看起来都更有效一些。

玛丽结束了思考,看了两位夫人一眼,她们都沉默着,似乎在等待什么,于是,她笑了笑,“这个剧团演得怎么样?是不是像夏尔特尔先生说的那样好啊?”

两位夫人又对视了一下,才都点了点头,玛丽便若无其事的笑了起来,“这么说,我没看这场演出,可真是遗憾啊。你们为什么不和我说说演员的样子呢?”

两位夫人这才勉勉强强的,也跟着笑了起来,就像昨晚的演出,仅仅是一出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戏剧而已,她们开始和玛丽描述起那长相十分妖媚的扮演女主角的女演员,以及那些式样特殊的戏服,还有扮演阿瑞斯的演员穿着的那套罗马式的盔甲。

到了途中休息的时候,玛丽下马车去透气,正好看见王储坐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发呆,她有心给自己的丈夫一个小小的鼓励,便走过去,“殿下,什么时候您再带我去别的猎场打猎吧,夏蒂荣这边的鹿太少了。”

王储果然显得很高兴,“玛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等我们回到凡尔赛以后,咱们在这个夏天里多打几次猎。对了,除了鹿之外,你还喜欢打什么猎物?”

“在维也纳的时候,我只打到过野鸡。”玛丽照实回答。

“野鸡?这可不行。”王储笑了起来,“玛丽,我觉得你有打猎的天分,你一定要跟着我多去打打猎,一定会有不错的收获的。”

“好的,殿下,”玛丽立刻答应了,她很坦诚的笑了笑,“说起来,殿下,要不是因为骑女式鞍太辛苦,我还是挺喜欢打猎的呢。”

“那到也是,”王储歪着头想了想,“我会让雅克帮你去找找,看有没有骑着舒适一点或是稳当一点的女式鞍。”

“谢谢您,殿下,”玛丽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向王储对她这种难得的关心,表示了谢意。

旅途重新开始之后,玛丽发现,王储的心情似乎是好了一些,因为,他居然骑到马车边上,隔着车窗和玛丽说起话来。

路易十五赠送给玛丽的这辆马车足够高级,它的玻璃车窗居然是可以打开的,这就给王储夫妇的交谈提供了方便。第一次是车队路过了一处森林,王储想起他自己曾经在那里打到了放在他的客厅里的那只大公鹿,于是他专门叫车队原地停留了片刻,以便能够给玛丽指出来,他是在具体哪个方位上,怎样一枪放倒了到那“美丽的装饰品”的。

第二次是路过了一座小古堡,王储特意来告诉玛丽,伟大的亨利大王(注:指亨利四世)率领他的军队,曾经在那里驻扎过。关于这段历史,玛丽在前一天前往夏蒂荣的时候,已经听朗巴尔夫人说过一遍,而此时,她只好耐心的听着王储慢悠悠的重复着他那位伟大的祖先的战绩。

等到车队接近了凡尔赛小镇的时候,王储能够说的也更多了,他向玛丽介绍了附近的狩猎场、修道院、女修道院、铁匠作坊和王家瓷器厂,这些地方,除了猎场和铁匠铺是王储经常光临的以外,剩下的,他能够知道那里,完全是因为有几次打猎时,可怜的鹿在他的追赶之下,慌不择路的跑到了人家的地盘上,迫使他只好放弃了。

当太阳高悬在人们头顶上的时候,王储夫妇的车队,终于停在了武器广场靠近凡尔赛宫大门的那一边了,玛丽就这样结束了她这短短的狩猎之旅,她觉得自己终于明白了王储的那种意犹未尽了,因为就连她自己,再次回到凡尔赛宫之际,也觉得很有些郁闷呢。

不过,这一趟旅程,到确实不是一无所获呢。

---------------------------------------------------

推荐:

作者【一个女人】的作品——《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书号1169170)。

红衣,一个平凡的女人,为何会千百次的穿越轮回?

平常的侯爷府,因为了无音信三年的侯爷归来,又会带来怎样的变故?

看聪慧看透世情的穿越女,如何应对人生的起伏变故;

看淡定如水的平凡小女人,如何找寻到宿命轮回的秘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