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30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45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30 一次小小的事故

“这么说,”玛丽决定逗逗她的这个小叔子,“王储将来也会有情妇的吧。 ”

“也许吧,”阿特瓦伯爵抬头望天,“到那时候你可以住到小特里亚农去,我会经常去看你的。 ”

玛丽又好气又好笑,“我哪儿也不去,就留在凡尔赛宫里。 ”

阿特瓦伯爵转过脸,很认真的看了她一眼,“人们都知道谁是王后的。 ”

玛丽也看着这十三岁的少年难得一见的认真表情,她突然有了一种担心,作为穿越者,她知道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有可能与历史背道而驰,谁也不知道那只穿越来的蝴蝶做了些什么,也就是说,她的王储丈夫,法兰西的未来国王,也是有可能会有情妇的。

阿特瓦伯爵大概是被玛丽看得有些发毛,又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这是我奶奶说过的,王储哥哥没有告诉过你么?他最喜欢跟奶奶一起住在小特里亚农呢。 ”

“哦,我们去过那里,”玛丽并没有完全回过神来,随口应付着。

阿特瓦伯爵又看了看她,就势往后一躺,仰面朝天躺在草地上,“你不要太担心,你只要能生出王位继承人来就行了,就不用担心王储哥哥找情妇了。 ”

玛丽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就像她并不想在“王储是否会有情妇”这个话题上,继续浪费自己的担心一样,她现在唯一担心地内容。 我们的读者想必已然听作者说过若干次了,然而,这个话题并不适合同她的这位小叔子来讨论。

于是玛丽沉默了,但是这种沉默显然不是阿特瓦伯爵想要的,似乎等了一会儿,他便又开口了,“嫂子。 你喜欢王储哥哥么?”

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玛丽盯着阿特瓦伯爵那两只上好的马靴的靴尖。 她的这位小叔子,果然对得起历史给他地那个花花公子的封号,他那小小地头脑,整天想得都是些什么东西啊,真是叫人无话可说。

然而,阿特瓦伯爵却还毫不放弃的穷追不舍,“你说呀……嫂子!”

“我当然喜欢王储。 ”玛丽没好气的回答着,“他是我的丈夫。 ”

“并不是所有的妻子都要喜欢丈夫的,别人说奥地利的安娜就不喜欢路易十三,他们不还是生下了伟大地太阳王?”

玛丽一再告诫自己,教育这个小叔子,并不是自己的责任,她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谈话,于是站起身来。 “查理,我喜欢王储,但是,现在,我想问你的是,我们能不能骑上马再走一会儿。 ”

事实证明。 阿特瓦伯爵关注的只是谈话本身而不是谈话的内容,他立刻接受了玛丽的建议,从地上爬起来,“好吧,嫂子,我还要见识您在打猎上的好运气呢。 ”

骑上马,玛丽叫阿特瓦伯爵选择一个前进地方向,后者迟疑了一下,指了指他两个哥哥之前走掉的方向,“就这边吧。 ”

两个人慢慢的向前走着。 半路上。 阿特瓦伯爵看见了一只大概是狍子的动物,放了一枪。 那幸运的小东西跑走了,他也不以为意,继续找玛丽说话。

终于,玛丽听到了丛林中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马嘶,多少有些开心,她已经对阿特瓦伯爵腻歪极了,巴不得早一点摆脱他。 像阿特瓦伯爵这个年纪地小男孩,确实是最烦人的。

玛丽正想得出神,突然,从她的左侧,好像有什么东西非常快速的窜了过来,她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她那匹名叫“白雪”的马,先受到了惊吓,它嘶叫着,两只前腿凌空,用两只后腿站了起来。

玛丽几乎是理所当然的被掀下了马背……以后骑马的时候再也不能三心二意的了,这是她落地的时候,唯一能够想到的。

阿特瓦伯爵却真地被吓到了,他大声叫着,跳下马背慌张地往玛丽这边冲过来。

玛丽的背部撞到了草地上,好在草丛又高又密,她到是没吃多少苦。 她紧闭着双眼,小心翼翼地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还是挺疼的,毕竟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都没吃过这种亏了。

阿特瓦伯爵已经赶到了玛丽身边,跪在她身边嚷着,“嫂子,你究竟怎么样?”

玛丽睁开眼,用她唯一不觉得疼痛的左手向阿特瓦伯爵摆了摆,她到也不想让这少年担心,但是,现在要让自己她爬起来,似乎也不太可能。

阿特瓦伯爵并不健壮,目前的身高还不及玛丽,玛丽实在不愿意,把自己交到他的手上。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哥哥,我想那只鹿跑到这边来了。 ”这好像是普罗旺斯伯爵的声音,玛丽突然明白过来,她之所以掉下马,大概与那只被王储兄弟赶得慌不择路的鹿有直接关系。

下面的就该是这对兄弟的再次出场了,发现玛丽躺在地上之后,两个人立刻围到了玛丽身边,王储显得很紧张,“玛丽,究竟出了什么事?你还好么?”

而普罗旺斯伯爵则显得大惊小怪,“查理,你究竟是怎样照顾嫂子的?”

玛丽背部的疼痛,多少有些缓解了,她尝试着张嘴发了几个音,没什么异常感觉,于是对王储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殿下,我没事,应该没有受伤,就是自己爬不起来而已。 ”

王储脸上的紧张神色,稍微缓解了一点,“那么,玛丽,我抱你起来吧。 ”

“好的……”玛丽歪了歪头,好方便王储把胳膊垫到她的脖子下面。 可她对自己地身体,并不完全放心,“殿下,请您扶着我,我想试试,能不能站起来。 ”

王储于是抓住玛丽的双肩,用自己的力量支撑着她。 “你能站得住么?”

玛丽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用力。 终于,她对着王储露出了笑脸,“殿下,请放心,我真的没有受伤。 ”

“上帝保佑……”王储露出了如释重负地表情,一下子就把玛丽搂进了怀里,抱的紧紧地。 “真的太好了。 ”

玛丽仍然很疼,但她的注意力,却也被王储的这种罕见的真情流露所吸引了,任由他抱着,除了每天晚上那无意义的同床之外,这一次,算是他们两人第一次真情的亲密接触了。

遗憾地是,王储身上的味道。 混合着汗水和香水的味道,真是很不好闻啊。

王储抱了好一会儿,仿佛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轻轻印了一个吻在玛丽的前额上,我们的玛丽,觉得自己的脸都开始发烧了。 只得把头,埋在她丈夫的肩上。

她听到王储在问他,“玛丽,你确定你没有受伤么?我们可以回去了么?”

“殿下,我们回去吧,”玛丽喃喃地答道。

王储这才松开了她,“先生们,”他说道,“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玛丽。 你不要自己骑马了。 我来带你吧。 ”

普罗旺斯伯爵这才笑嘻嘻的答应道,“嫂子。 你没有出什么事,真好。 ”

阿特瓦伯爵则做了一个抚摩胸口的手势,“嫂子,刚才可把我吓坏了。 ”

仆人们牵马过来,王储却犯了愁,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把玛丽抱到马上去,玛丽只好指点他自己先骑到马上,再把她的位置留出来,她自己,再像骑女式鞍的时候那样,上到马背上。

动作大了点儿,才发现身上有好几处,比如后背和右胳膊肘,还是挺疼的。 玛丽没有忍住,哼了一声,把王储又吓坏了。

她只好安慰他,“没什么地,我毕竟是从马上摔了下来,大概有几处外伤。 ”

“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回去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王储一鞭子打在马上。

一路上,玛丽都在小心翼翼的看着王储和普罗旺斯伯爵的随从们,发现他们的马上,并没有带着猎物,看来,王储的这一趟单独行动,也没有战果。 她有些担心,但愿王储不要为此而生气。

渐渐的,林木开始变得稀疏起来,然而,玛丽却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鹿群,就在远远的林间,她赶快叫王储,“殿下,请停下马,我看到了鹿。 ”

王储在这个时候,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玛丽,不要再管那些鹿了,我们要赶快回去。 ”

等回到凡尔赛宫,王储立刻叫了医生来给玛丽检查,结果很让人放心,玛丽确实只是受了几处皮肉伤,背上有一块淤青,腿上擦破了一块,医生给她上了药。

医生还没有离开,诺伊阿伯爵夫人已经赶了过来,她表情严肃,“殿下,这次受伤完全是您自己的错误,我要求您在做出任何行动之前,都好好的想一想。 ”

玛丽觉得女教管多少有些小题大做,但她不想招惹她,于是,她低下了头,“对不起,夫人,我以后会小心地。 ”

“殿下,您地骑术不好,请您不要再和王储一起出去打猎了……”诺伊阿伯爵夫人却还在喋喋不休。

然而,她的这句话,却惹得王储不高兴了,他几乎是打断了女教管地话,“夫人,王储妃受伤了,我想,今天就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

诺伊阿伯爵夫人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冒失,看了玛丽一眼,行了一个礼,告退了。

玛丽目送她出去,顺便给王储投去感激的一瞥。

“你休息吧,”王储笑了笑,“我说了要和斯坦尼斯拉夫还有查理一起吃晚饭。 晚饭后我再来看你。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