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31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49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31 第二夜

玛丽借口受伤了,只喝了些果汁,吃了点干酪,就算作晚餐了。 阿特瓦伯爵带着两个***,在晚饭前来探望玛丽,说了几句话就回去了。

虽然所有的侍女们以及朗巴尔夫人都劝玛丽不要在受伤的时候洗澡,但玛丽实在无法忍受过去两天的奔波给她的身体带来的灰尘和汗水,现在可是夏天啊,于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最终,不仅洗了澡,连头发也洗干净了。

当路易.奥古斯特走进玛丽的房间时,看到的就是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玛丽,穿着丝绸长睡衣,披散着头发,慵懒的躺在一张长扶手椅上的玛丽。

“玛丽……”王储干咳了一声,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感觉好点儿了么?”

“好多了,”玛丽笑脸相迎,“已经不怎么疼了。 ”

“那就好,”王储有点儿手足无措,呆呆的站着,还是玛丽想起来,“殿下,您请坐下吧。 ”

王储这才反应过来,玛丽甚至专门把伸长了的腿收回来,空出她坐得这张长椅上一半的位置给王储。

但路易.奥古斯特并没有接受他妻子的这种好意,他犹犹豫豫的,还是坐在了旁边的另一张扶手椅上。

看来,玛丽怎么说也是有心安排的这一情节,在她木讷的丈夫面前,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 这使她有些发愁,怎么样才能拉近自己和王储的关系呢?

玛丽觉得她自己无法想象。 历史上那个奥地利嫁过来地小公主,究竟是怎样渡过初婚的这一段时间呢?她究竟有没有同她一样,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才迎来了丈夫的一次不成功的努力,或者,她对此压根儿无动于衷,完全过着没心没肺的生活呢?

玛丽想着自己的小心思。 王储也就坐在一边,不知是在发呆。 还是在想什么,最后,还是玛丽叫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殿下,”玛丽也是没话找话,“我娘家最小地哥哥斐迪南今天来信了,说伊莎贝拉姐姐又生了一个男孩。 ”

“这样啊。 ”王储愣了一下,才补充道,“很好啊,等梅尔西先生正式通知了我们,我就写信给她和约瑟夫皇帝表示祝贺。 ”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玛丽正在继续寻找话题,突然看到王储打了个哈欠,“玛丽。 时间不早了,早点儿休息吧。 ”

玛丽点点头,但王储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搓了搓双手,突然对玛丽笑了起来,“玛丽。 今天晚上我可以在你这里睡觉么?”

事实上,没什么不可以地,但我们的玛丽是毕竟是穿越者,爱干净的她,真的不希望和满身汗味的王储来睡她的床。

玛丽低着头,她在想怎样拒绝王储,倘若不处理好这件事,明天,整个凡尔赛或许就会传遍王储妃拒绝王储留宿的传言。

王储显然察觉到玛丽地犹豫,这使他更加局促不安了。 好半天。 他才支支吾吾的冒出了一句,“玛丽。 你不希望我在你这里睡觉么?”

“没有啊,”玛丽立刻否定了,在这一瞬间,她横下了一条心,脏就脏点儿吧,那样的罪名,她可真是担不起。

然而,玛丽忘记了一点——王储事实上,并不迟钝,因此,他意识到了玛丽对他的排斥,而且,他对此非常担忧,“玛丽,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

“没有……”玛丽的内心,仍在纠结着,她到底应该怎样做呢?真不想让这个家伙这样轻易的上了自己的床啊,虽然她是自己地丈夫。

丈夫……玛丽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突然茅塞顿开了,既然是丈夫,那么,至少要尝试一下夫妻间的坦诚相待吧,现在这事情,未尝不可以作为一个机会呢。

于是,玛丽抬起头,鼓起勇气,正视着王储,“殿下,我是希望您洗个澡再睡觉的,天气太热,而且,这两天您都在奔波。 ”

玛丽看到王储的脸变红了,他挠了挠头,又拽了拽外衣的前襟,才低声回答,“我是听他们说过,你很喜欢洗澡地,好吧,既然你这样希望……”

王储又迟疑了一下,才用很肯定的语气补充道,“玛丽,能把你的盥洗室借给我么?顺便让你的侍女去把我的男仆们叫过来。 ”

看来,不仅仅是她鼓起勇气做出了决定,其实,他似乎也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呢。 不过,玛丽来不及想这些,她赶忙招呼侍女们,要她们去叫王储的男仆,还要有人去替王储准备盥洗室。

等王储洗澡的时候,玛丽回到了卧室的床上,多少有些忐忑不安,王储的脾气是公认地好,这是她唯一放心地,他大概不会为此生气,那么,他会不会因此,对她产生什么别的看法呢?玛丽想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不能太勉强自己,要对自己好一点儿,不是么?

然后,玛丽发现,王储地这个澡,洗的时间也够长的,过了快一个小时了,还不见他出来,“大概他确实是太长时间不洗澡了,真的很脏吧”,玛丽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个毫不留情的想法。

又过了一会儿,王储终于洗完澡了,玛丽听到外间喧闹了一小会儿,然后,王储进来了,湿淋淋的头发上,还散发着蒸汽,玛丽笑了起来,“殿下,洗澡舒服么?”

“还真是不错,”王储答应着,走过来坐到床上,“我前段时间看《罗马史》,看到罗马人非常讲究洗澡的。 除了贵族地浴室之外,还有公共浴室给平民用……说起来,我听说南部的一些地方,还有罗马时代的浴室遗址呢,这样看来,洗澡的确是不错的事情。 ”

“我就是觉得洗澡能让人放松一下,”玛丽解释着。 她没想到,王储洗个澡。 还引经据典了起来,“殿下等一下睡觉的时候,应该会觉得更容易入睡的。 ”

“很好很好,”王储一边答应着,一边钻进被窝,躺到枕头上,玛丽看着王储那潮湿地头发。 直想叹气,这时代的人们,生活习惯还真是差,头发不干,把枕头都弄湿了,睡觉怎么会舒服呢?

好在罗马不是一天建成地,玛丽也知道,今天能说服王储去洗澡。 已经算得上是不小的成就了,所以就别再管那湿头发了,还是睡觉吧。

玛丽也进了被窝,她的侍女们把垂幔放下,还在屋里留了一支点燃的蜡烛,便退出去了。 而等她听到门被轻轻带上的声音之后。 几乎立刻就听到了王储小心翼翼的问话。

“玛丽,你身上受伤的地方,还疼么?”

“不是很疼了,可是,好像还是没办法仰着睡,背上有些疼。 ”玛丽一边说着,一边换成了侧卧,她不敢背对着王储,于是只能面对着他。

没想到,王储也转了过来。 睁着眼睛看着玛丽。 “真是希望你能快点儿好起来……你会骑男式鞍么?”

男式鞍?玛丽有些疑惑,便没有回答。 就听王储继续解释着。 “我后来又想了一下,男式鞍用双腿夹着马背,要比女式鞍安全一些,我想,以后我们一起出去打猎地时候,不如你骑男式鞍吧,不是什么重要场合,不要紧的。 ”

“我会一点儿,”既然路易.奥古斯特对她这么好,她也不愿意在此事上隐瞒,“也不是很熟练。 ”

“慢慢练习吧,不用着急,”王储似乎是在安慰玛丽,“以后我们出去的时候再小心点儿,我准备把白雪换掉,重新给你找一匹好马。 ”

玛丽答应了,等了一会儿,王储闭上了眼睛,没有继续说话,大概是睡着了,玛丽也觉得自己的眼睛很干涩,于是紧闭了双眼,准备睡觉。

可是,正在玛丽迷迷糊糊正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王储的一只手伸了过来,按在了她的手上。

玛丽先是吓了一跳,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随即,她不禁产生了一点点好奇,她这位亲爱的王储丈夫,难道真地有兴趣在今天晚上做点儿什么?要真是在今天晚上,到也不错,至少,他已经洗干净了。

王储的手,沿着玛丽的胳膊向上,换了几个位置,最终停在了她的肩上,使劲儿的捏了捏,然后,她听到了他刻意压低了的声音,“玛丽,你睡着了么?”

“没有,奥古斯特,”装睡不是玛丽地强项,于是,她老老实实的答应了。

王储的那只手,在刚才捏过的地方又磨蹭了几下,玛丽才听到他问道,“我可以再抱抱你么?”

玛丽有些好笑,她这位丈夫,还真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啊,于是她也同样压低了声音回答,“好的。 ”

等了一会儿,王储并没有付诸实践,玛丽奇怪起来,莫不还是要她主动?于是她试探着,往前挪了挪,冷不防王储搭在她肩上的那只手,突然发力,有些粗暴的就把她拽进了他的怀抱。

好烫,这是玛丽的第一感觉。 然后,她发现他们二人现在所摆出的姿势很有些奇怪,她始终是蜷着腿地,因此,王储虽然抱着她,但双方地正面接触实在是有限。

不过,洗干净了的王储地身上,味道也是香香的,挺好。

就这样被抱着,玛丽也不敢乱动,她低着头,闭着眼,脑子里不断猜测着王储下一步的行动究竟是什么,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储突然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满足还是遗憾的叹息。

“玛丽,这样子抱着,我没办法睡着啊。 ”

玛丽想要吐血了,然而更让她郁闷的事接踵而来,王储居然把她从怀中推了出来,他自己,往后仰倒,换成了仰卧的姿势,顺便还哼哼了一声,“还是这样睡舒服啊。 ”

玛丽仍然保持着侧卧的姿势,不一会儿,王储那边就传来了细细的均匀的鼾声。

玛丽多少有些生气,动作很大的翻了个身,背对着王储,很快,她也睡着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