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33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7:30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33 王储的爱好

第二天,玛丽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叫来克拉丽丝夫人吩咐了一番。

“殿下昨天晚上虽然在我这里留宿了,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这次留宿,和以往的那些留宿并没有什么差别。 所以,我想您知道应该怎么做。 ”

克拉丽丝夫人着实吃了一惊,以至于她大概愣了有一分钟,才施礼说她明白了。

克拉丽丝夫人转身去找其他侍女们了,玛丽靠在躺椅上,松了一口气,宫里面关于他们夫妻关系的传言已经够多了的,她不希望再雪上加霜。

早饭之后,玛丽开始动笔写信,她不仅需要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她的女王母亲,更重要的,是要提醒她对于这件事的重视和关注——就像孩子在幼儿园中犯了错误老师就要找家长去谈话一样,王储的生理问题,大概也只有通过路易十五才能有希望解决了,但玛丽显然没有足够的资本去请动老国王,那么,还是只有靠女王来出面了。

但事实上,玛丽更加希望她自己能做些什么,某个罪魁祸首长在她丈夫的身体上,那么,如果他不点头同意做手术,谁也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她把那封快要写完的信又收了起来,还是在王储的身上,找找突破口吧。

想到王储,玛丽便叫来一个侍女,让她去打听一下王储正在什么地方,做什么。 侍女很快就回来了。 禀报说王储殿下一大早,便到他的制作间去工作了。 玛丽看看时间,离午饭尚早,她决定去看看王储,她谢绝了侍女们地带路,问明了方向,便自己一个人去了。

玛丽还是第一次进王储的制作间。 它位于凡尔赛宫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屋子不大。 看起来堆满了东西。 墙角有一个大书柜,一半堆满了书,另一半,零零碎碎放满了玛丽认识或是不认识的各种仪器,从望远镜、到坩埚、酒精灯,应有尽有。

正中屋顶上的枝形吊灯上,所有的蜡烛都被点燃了。 显得异常明亮,而王储,正坐在这吊灯下地大桌子边上,在他的面前,摆满了一盒盒地零件、工具、还有设计图纸。

王储抬起头,玛丽的到来使他觉得惊奇,“王储妃,你来做什么?”

玛丽这才发现了站在一边的王储的男仆总管。 有外人在的时候,王储总是叫她“王储妃”的。 她笑了笑,“殿下,我听说您在这边工作,就过来看看您,顺便参观一下您的制作间。 ”

“哦……”王储停顿了一下。 才吐出一个词,“欢迎。 ”

玛丽站着等王储做出什么欢迎地表示,然而,在王储眼中,似乎他面前的那张设计图纸更加有魅力一些,等了好一会儿,他才补充道,“雅各,给王储妃拿把椅子,王储妃。 请你来看看这把锁。 ”

玛丽走过去。 王储正拿着一支碳条,像画家一样一笔一笔的修改着图纸。 他手边放着干面包,有些已经沾满了碳的粉末,变得黑呼呼的。 玛丽仔细看了看,桌子上并没有看起来像锁的东西,那么,所谓的“锁”,就是那张设计图了。

“看看我的设计,”王储终于画完了最后一笔,一副沾沾自喜地样子,“这是我能想到的最难开的锁了,”王储用碳条在图纸上指点着,“有两个锁芯,必须同时插进钥匙旋转,才能打开。 ”

玛丽虽然觉得“同时旋转”是很难控制的一件事,进而联想到这把锁的实用性,但她还是很诚恳了称赞了王储的设计。 毕竟能设计出这样地图纸,已经很不错了,何况,对于男人们希望女人给予称赞的东西,只要不影响女人的利益,还是称赞的好。

玛丽的称赞显然给了王储一些鼓励,他立刻开始在推满零件的盒子里挑挑拣拣,要把设计图变成实物。

但这过程看起来不太顺利,接连换了几个零件,王储似乎都没有找到他需要的,他把零件们都扔回盒子里,嘟囔着,“这些不行,王储妃,看来,需要重新打制一些零件。 ”

王储又看了看表,补充道,“上午来不及了,等下午吧,还要打一个新的锁壳,还有,钥匙也要重新打。 ”

他在设计图纸上又记录了些什么,才抬起头,对玛丽微微一笑,“来吧,让你看看我做出来的锁,”随即,他转向男仆总管,“雅各,请你把我做的那些锁都拿出来。 ”

男仆总管很快就呈上来一个大盒子,王储从身上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锁住盒子地一把式样古怪地锁,“这个锁也是我做的,钥匙需要多转一圈才能打开,就像这样……”

盒子打开之后,玛丽看到了完整地、崭新的锁,和许多半成品一起,乱糟糟的挤在盒子里,王储在里面挑拣了一会儿,拿出一把看起来还算精致的银色小锁递给玛丽,“这个送给你吧,锁壳是银质的,里面是个小盒子。 ”

王储一边说,一边给玛丽演示着,这小锁设计的很巧妙,钥匙转两圈,可以打开锁,但如果再把钥匙多转上一圈,锁壳就会弹开,里面嵌了一个小盒子,大概能放下两枚硬币或是一小张情报。

虽然这小锁的观赏价值远远大于其实用价值,玛丽还是对于王储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表示了感谢,并在王储的指导下,试着开了开这把锁。

手感很好,没有任何涩或者是卡住了的感觉,事实证明,她的这位丈夫,在制锁这方面还是挺有一套的,玛丽立刻又赞扬了一番。 这一次,则完全是发自她内心的了。

王储也高兴起来,又拿了几个锁给玛丽看,每一个锁地设计都有别出心裁之处,在玛丽看来,王储似乎被她的称赞有些冲昏了头脑了,他炫耀似的把那些锁打开或者合上。 向玛丽展示他的设计。

玛丽也承认,她丈夫在这方面确实挺有天分的。 但问题是,这样的天分,能给他,或者是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帮助呢,难道仅仅是做出这几个锁?

过了十二点,男仆总管就开始催促王储吃午餐了。 要知道,身为贵族,当然比不得那些平民,一日三餐正点吃饭,那是最基本地要求了。

王储离开制作间的时候,还多少有些恋恋不舍地,但回到餐桌上之后,他似乎立刻就被食物吸引了。 一盘接一盘,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吃进去的食物,确实是相当的多。

玛丽发现这一问题,是在她自己吃完一小碟蔬菜沙拉,两块鱼和一只鸡翅之后。 鱼有刺,鸡翅有骨头,玛丽觉得自己吃得够慢的,但当她吃完之后,一抬眼,正好看见王储正把一大盘冒着热气的烩牛肉拖向自己面前,然后,用掰成小块的面包仔细的蘸着牛肉地汤汁。

大概是早上真正干了点活计,辛苦了吧,玛丽简直是在自我安慰了。 可不管她怎么想。 王储今天的午餐,吃的确实是有点儿过分的多了。

但玛丽也毫无办法。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丈夫慢慢的把那盘牛肉都吃了,抬头看了看空了的桌面,意犹未尽的问道,“还有浓汤么?”

还好只是浓汤……玛丽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像王储这个年龄地男性,每顿吃多少才算够,不过,还是写封信,和斐迪南讨论讨论这个问题吧。

吃过饭王储立刻便想要去午睡,玛丽却真要忍无可忍了,吃了这么多,亏他还能睡着,她脑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赶忙拉住了王储,“殿下,我们还是早点儿去您的炼铁间吧,我想看看您是怎样做出锁壳的。 ”

王储犹豫了一下,最终,玛丽还是战胜了盘踞在他心中的睡神,“好吧,王储妃,那我们现在就去炼铁间吧。 ”

炼铁间不在凡尔赛宫里,而被安排在马厩附近的普通平房中,与制作间的安静不同,炼铁间里显得很喧闹,事实上,这炼铁间并不是王储个人地,这里的铁匠们除了要在王储工作时给他打下手之外,更主要的工作是打制马蹄铁和马镫之类的东西。

但是,为了接待像王储这样的贵人,事实上,王储也是唯一会来这里的贵族,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玛丽,在这炼铁间宽大的房屋里,除了铁匠必备的炼铁炉打铁台之外,还留出了相当大的休息空间,摆了式样朴素的桌椅,甚至在桌上,玛丽还看到了一套皇家瓷器厂出产地瓷器,与整个炼铁间地平民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进入炼铁间,当看到满脸堆笑迎上来的铁匠们和王储与他们说话时地轻松表情,玛丽突然觉得,王储到了这个炼铁间,便仿佛龙入大海一般,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畅快,就连他那张胖胖的脸上,似乎也迸发出某种的光彩来。

王储一进入炼铁间,就迫不及待的奔向他的打铁台,脱下了外衣,解开了衬衣上的扣子,像个将军一般,不断给他的铁匠们发出一道道的指令,所有人都忙得团团转。 后来,还是男仆总管克里斯特尔斯不断叫那些闲下来的铁匠们来拜见玛丽,才不至于冷落了这位初来乍到的王储妃。

玛丽前辈子出生于干部家庭,对于炼铁这种事情是完全陌生,事实上,即便她有机会去参观炼铁厂,也看不到眼前这种土法炼铁的盛况。 然而,她看了一段时间,就发现,她丈夫脸上的那种光彩,正逐渐转化为满脸的油汗。

确实,六月下午的骄阳正肆无忌惮的照射在这小小的炼铁间之上,玛丽坐得那么远,也能感觉到来自于炼铁炉的热浪一波一波的向她涌过来,就不用说干得热火朝天的王储了。 玛丽有些心疼她的这位丈夫,便决定,至少要给他降降温。

玛丽便去问男仆总管,“雅各先生,王储工作的那么辛苦,我想他一定很热了,您能不能叫个人去拿一些冰块和清凉的饮料来呢?”

冰块和各种饮料在夏天的凡尔赛宫里,都算得上是消耗品,但男仆总管的回答却很不客气,“殿下,王储平常在这里工作的时候,并没有这个要求。 ”

“那么,我现在提出这样的要求了,您不能做到么?”玛丽知道,王储未必不想降降温,或者仅仅是不愿让他的这位男仆总管跑腿,就迫使他放弃了这不算过分的想法。

“殿下,如您所愿,”男仆总管鞠了一躬,便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甩着手回来了,身后跟了个穿着厨房号衣的仆人,捧着一小盆的冰块。

没有饮料,男仆总管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玛丽依然客客气气的向他道了谢。 冰块已经开始融化了,玛丽立刻采取了最简单的办法,她让一个闲下来的铁匠去打些他们平常喝的清水来,把清水和冰块都放进了那套皇家瓷器精致的水罐中,这就是最简单的降温饮料了。

玛丽立刻招呼王储来喝水,并问王储能不能把水分给铁匠们喝,还没等王储答应,男仆总管就插话了,“殿下,您不能喝这种平民喝的东西的。 ”

王储给吓了一跳,但玛丽却不担心,这位男仆总管,也太没有眼色了。 果然,王储很客气的回答道,“雅各,没事的,我觉得这冰水没什么不好的。 对了,王储妃,谢谢你准备了这个,请把剩下的冰水都分给铁匠们吧。 ”

到最后,除了男仆总管之外,甚至连玛丽,也喝了一小杯冰水,确实挺凉快的。

-----------------------------------

北京这已经是第五例了……虽然还没有“人人自危”,但是大家也还是挺惶恐的。 值得庆幸的是,迁居之后我已经告别10号线了,要还在燕莎住,想想都挺可怕。 采购了新的威露士,不出去吃饭了,安全第一啊。 希望大家都保重身体,注意个人卫生,外出归来一定要认真清洗暴露在外的部位,夏天到了天气挺热,手啊胳膊啊都要仔细的洗啊。 祝愿大家都能够平安、健康、快乐的度过每一天。。.。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