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41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26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41 转移目标

玛丽发现她和路易斯夫人,或者至少是她自己,从整个儿王储的手术事件一开始,就忽视了一个可能真正会给这个十六岁的已婚男孩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男仆总管克里斯特尔斯。

然而,当她向路易斯夫人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后者却显得非常犹豫。

“玛丽,克里斯特尔斯先生并不是我的仆人,我真的无法对他施加任何的影响。 ”

玛丽只得退而求其次,“姑姑,我很想知道,这位克里斯特尔斯先生,是怎样成为王储的男仆总管的。 ”

路易斯夫人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让诺伊阿伯爵夫人告诉你吧,我对这个仆人,也并不是很了解。 ”

于是玛丽只得放弃同路易斯夫人讨论她丈夫的男仆总管。 不过,诺伊阿伯爵夫人还是值得信赖的,等玛丽回到自己的房间,向女教管提出上述的要求之后,她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克里斯特尔斯先生过去是路易王太子的仆人,因为他很善于打猎,从而得到了主人的青眼,路易王太子的几个孩子的骑马都是他教的,由于王储一直很喜欢他,路易王太子就让他做了王储的贴身男仆,后来的情况您大概已经知道了,在您的丈夫正式成为王储之后,克里斯特尔斯先生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王储的男仆总管。 ”

像这样的仆人,恐怕只有去世了地路易王太子夫妇。 才能真正“命令”他做些什么。 玛丽现在不求能够给这位男仆总管什么带有强制性的要求了,但她还是希望,能够通过男仆总管来影响他的主人。

事实上,利用一下男仆总管对他的小主人的关心,总还是可以的吧。 于是玛丽问诺伊阿伯爵夫人,她可不可以请这位克里斯特尔斯先生过来说说与王储的手术相关地事情。

女教管显得有些犹豫,“殿下。 像您这样身份的人,不适合同王储地男仆主管单独交谈。 ”

“我并没有想和他单独交谈。 ”玛丽笑了笑,“还要请您陪伴我一起和他说呢。 ”

女教管还是皱着眉,“殿下,您知道的,克里斯特尔斯先生并不是贵族。 ”

玛丽却笑得意味深长的,“伯爵夫人,您说说。 仅仅就克里斯特尔斯先生目前所处的位置来说,我是不是应该同他谈一谈呢?”

玛丽知道,那么诺伊阿伯爵夫人也会明白,这位男仆总管克里斯特尔斯先生所能带给王储的影响,恐怕要比任何一位贵族都大。

“殿下,我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您不适合与克里斯特尔斯先生做这样的谈话。 ”女教管要比玛丽想象地固执的多,而且。 玛丽已经发现,她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明显的厌恶表情来。

但玛丽不愿就此放弃,她用沉默回答了诺伊阿伯爵夫人的固执,一声不吭的盯着这位女教管。

“殿下,”诺伊阿伯爵夫人终于叹了口气,“殿下要真是想同王储殿下的男仆总管说些什么。 可以派人去传话。 ”

玛丽点点头,“那么,我想拜托您去,可以么?”

“我?”女教管的表情,仿佛是踩到了某只不幸地宠物狗的尾巴——这位夫人历来是讨厌宠物狗的,“殿下,您还是找一位男士去传话比较合适。 ”

“那么,我该找谁去呢?”一时之间,玛丽还真是没想起来。

“您身边的男士中,就有适合的人选。 ”女教管显然已经想到了人选。 但就是故意不说。

好在玛丽也想到了。 目前她身边的男人地数量,甚至少于一只手的手指数。 想来想去,也只有她的那位神甫先生,能够担此重任了。

于是,下午例行召见神甫的时候,玛丽就同维尔蒙先生就相关的事情认真的谈了一次。

事实上,自从王储的生理疾病成为公众话题以来,玛丽除了在给她的女王母亲和伊莎贝拉的信里系统的谈论过这整个事情之外,还没有同凡尔赛宫地任何一个人做过类似地谈话呢。

幸好维尔蒙先生是神甫,同他交谈,要比同其他什么人谈话,是能够放心的多地。

在玛丽表达过她的担心和悲哀之后,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医生们所建议的那个外科手术上了。

“亲爱的神甫,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促使王储接受这场并不可怕的手术啊。 ”

“殿下,”神甫想了想,“您真的相信医生们说的这个手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么?”

“王储需要勇气,”玛丽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她长久以来的想法,“他如果有足够的勇气来接受这场手术,也就能够克服其他的什么小困难。 ”

“殿下不担心这场手术会给王储带来什么别的不幸么?”

在玛丽看来,神甫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奇怪了,不禁反问道,“什么不幸?仅仅是一场小小的外科手术而已啊?”

维尔蒙神甫笑了起来,“殿下想必继承了您父亲弗朗茨一世皇帝陛下对科学的好兴趣吧,对外科手术的安全性一点儿都不担心啊。 ”

“不过,”神甫慢慢收起了笑容,“这里是凡尔赛,人们几乎从来都不考虑科学之类的话题,特别是当问题涉及到伟大的波旁王室的成员的时候。 ”

“而且,”神甫摇了摇头,“您丈夫需要手术的,还是那么重要的一个部位呢。 ”

虽然神甫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但玛丽的脸。 还是不可克制的红了。 她知道王储拒绝接受手术,也猜测到他对于手术的恐惧,但她从来没有想过,王储的这种恐惧,究竟来自于何处。

大凡男士,估计对于他们的那个部位,都是非常小心非常关注的吧。

“维尔蒙神甫。 ”玛丽垂下眼帘,“您知道在这件事情上。 我并没有什么很好地办法来劝说王储,而且,以我的身份,似乎也不适合来劝说王储,所以,我需要您地帮助。 ”

玛丽有点慌张,所以并没有组织好语句。 维尔蒙神甫理所当然的以为玛丽是要他去帮助劝说王储了,于是也就跟着慌张起来了。

“殿下的意思是……?”神甫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玛丽并没有注意神甫的语气和表情,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做王储的男仆总管地工作,于是回答道,“我想请您去同王储的男仆总管克里斯特尔斯先生谈一谈,我很想知道他对于这场手术的态度,我想,这可能会影响王储的态度。 ”

神甫松了一口气。 “殿下的想法很不错,不过,现在看来,大概您丈夫的这位男仆总管,同他主人的观点是一样的。 ”

“如果是这样,”玛丽毫不犹豫地答道。 “请您帮我说服他吧,毕竟这手术对王储是有益的,而作为王储最亲近的男仆总管,我认为克里斯特尔斯先生应该不会拒绝任何对王储有益的事情吧?”

神甫明显的犹豫了,过了一会儿,才答道,“殿下,我将尽力而为。 ”

事实证明,维尔蒙神甫的担忧是绝对必要地,或者说。 玛丽还并不了解她丈夫的这位男仆总管的固执。 神甫在第二天就给了玛丽回报,言语间带上了那么一点的沮丧。

“殿下。 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您,克里斯特尔斯先生对于那外科手术的畏惧,甚至要大于需要接受手术的您丈夫本人。 ”

这种畏惧已然在玛丽的预料之内了,但她更想知道的,却是除了畏惧之外,还有什么能给她提供可乘之机的其他内容。

于是她这样询问了维尔蒙神甫,神甫摇了摇头,虽然克制地很好,但玛丽发现他地脸上,多少出现了一丝的蔑视。

“克里斯特尔斯先生说王储没有问题,只是因为他太年轻了而已。 ”

这到令玛丽吃了一惊,“那么,您没有问问他对于那些医生们地观点么?”

“相对于那些医生来说,克里斯特尔斯先生似乎更相信上帝,”神甫的嘴角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微笑,“但是很遗憾,虽然我是神职人员,但他对我就像我对他一样,没什么好感。 ”

玛丽顿时觉得无计可施了,这位男仆总管仿佛一堵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把她那年轻而懦弱的丈夫,与一切有益的东西都隔绝开来,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她,他的妻子。

玛丽脑子里那曾经的请求一下这位克里斯特尔斯先生并通过他来对王储施加影响的想法,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这么一个闭塞、狭隘甚至愚昧的人,是不值得她去恳求的。 不仅如此,她所必须要做的,是在未来的某个时间里,把这个人永久的从王储的生活中消除掉。

在对男仆总管表现出绝对的绝望之后,玛丽的注意力,理所当然的转移到了他那主人身上,现在,玛丽突然有了一种连她自己也觉得害怕的念头,王储呢?她的这位丈夫对于自己的生理问题,究竟是怎么看的呢?

玛丽犹豫再三,还是向维尔蒙神甫提出了上述想法,毕竟这位神甫,是她在凡尔赛唯一能够比较相信的法国人了,或者,也只有作为神职人员的他,能帮助玛丽分担一点儿烦恼吧。

“神甫,您说说看,王储会不会和克里斯特尔斯先生是一样的观点啊。 ”

玛丽很希望维尔蒙神甫能够认真想想,然后摇头,给出某个能让她稍微放心一点儿的事实。 然而,神甫本人,却几乎是完全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殿下,您的推测很有道理,我想,王储殿下即便对他自己的身体有了某种更明确的认识,大概也会接受克里斯特尔斯先生的看法,认为自己绝对不可能与疾病和手术联系到一起的。 ”

玛丽真的觉得头痛了,她突然想起了一个本来已经被她完全忘记的成语,讳疾忌医,看来,还是中国老祖宗们先进的多,早就对人类的这种足以要命的恶习有了如此精辟的概括。

既然当事人都认为自己没毛病了,聪明如维尔蒙神甫,自然也明白少管闲事的道理。 趁着玛丽头痛加发呆的时候,他就请求告退,以避免他的这位王储妃学生,再提出什么要求来。

玛丽觉得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放不进去,什么也都想不出来,就连维尔蒙神甫,她也觉得懒得搭理了,便和他道别,让他回去了。

而在这一个有关克里斯特尔斯先生的小插曲过去之后,玛丽对于她丈夫的生理问题的关心,也告一段落了。 既然她对整个事情都没有任何可以插手的地方,那么,到不如转换一下注意力,来考虑考虑别的事情。

远在维也纳的伊莎贝拉,在她的上一封信中,向玛丽提出了一个个人建议——到巴黎去。 既然王储夫妇在凡尔赛宫里已然威信扫地,不被任何人所看好,那么,须知法兰西并不仅仅只局限于凡尔赛小镇,让未来的国王和王后,特别是美丽的未来王后,到更广阔的民众中去,去博取民众的爱戴,显然是个以守为攻的好办法。

玛丽看到这个建议的时候,顿时觉得豁然开朗。 王储那倒霉的生理问题多少让她有些身心俱疲,换一件事情,同样也换个心情,确实是不错的建议。

何况,她还记得,历史上的玛丽王储妃在这一次去巴黎的时候,确实取得了民众的空前拥戴,而且,这种拥戴并非由于她曾经做过什么有利于民众的事情,而仅仅是单纯的来自于她的年青和美貌所能带给人们的美好希望和憧憬。

从这个角度来说,玛丽充满了信心,而且,她相信她能够比历史上的那位做得更加出色。 那么,现在所缺少的,仅仅是获得国王的批准前往巴黎了。

秋天已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来到了凡尔赛,玛丽希望能在冬天来到之前达成这一次巴黎之行,毕竟寒冷的天气很有可能降低民众的热情,而这,恰恰正是玛丽所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玛丽先试探性的同朗巴尔夫人和诺伊阿伯爵夫人说了说,出乎她意料的是,两位夫人对于她的这一想法,居然都没有任何特殊的反应。。.。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