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43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7:30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43 冬眠理财记

到了第二天,玛丽再次见到诺伊阿伯爵夫人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多说,于是,这主仆双方表现的,仍是宛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对于女教管来说,玛丽一方面确实是在礼仪宫规方面受她的管束,而另一方面,王储妃确实是她选择的主人,因此,玛丽只要对她显得和蔼一些,并且适当的表现出一些信任,也就足够了。

理论上,玛丽应该找个什么任务来考验一下这位夫人的忠诚,是不是如她所向自己坦承的那样。 但问题是,我们可怜的玛丽已然像所有的冷血动物一样,开始冬眠了,她决定在这个即将来到的冬天里什么都不做,除非发生什么具有实质性影响的特殊事件。

虽然没什么大事,但小事情还是多少有一些的,眼下,玛丽就确实打算做一件事情,而女教管,似乎也应该能在其中帮上不少的忙。

事情的起源还要从那未曾成行的巴黎之行说起,玛丽在仍对这趟行程充满希望的时候,曾做过某些计划,这其中,就包括了要向巴黎的平民们施舍的部分——既然要去收买人心,那就索性做得更好一些吧。

然后,玛丽想起了长久以来被她忽略的个人经济问题,理论上,她应该很有钱,据说国王路易十五拨给她的年金是两万利弗尔,而在结婚之后,国王不但一次性给了她二十万利弗尔,还送给她了一盒珠宝——这个盒子。 几乎是约瑟夫皇帝送来的盒子地两倍大呢。

但问题是,玛丽什么钱也没看到,珠宝盒到是放在那里,有专门的侍女负责管理,她时不时看一看,戴一戴而已,除此之外。 到凡尔赛宫以来,她什么东西也没有买过。 所以,也不知道她那两万里弗尔在哪里,或者说,到哪里去了。

此外,玛丽还有一笔重要的财富,她母亲玛丽亚.特蕾莎女王给她置办的足够豪华的嫁妆,还在维也纳的时候。 她曾经去看过几次这批豪华的辎重中地部分内容,但现在,她甚至不知道这些东西有没有运到法国来。

于是,在整个冬眠的期间,玛丽决定,要好好地研究一下理财了,经常在她身边出没的朗巴尔夫人号称是法兰西最富有的女性,而确实玛丽希望。 她早晚能够取代这位夫人来占有这个称号。

理财这件事情,在这时代,虽然为很多贵族所不齿,但玛丽却拥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模仿对象,她的父亲弗朗茨一世皇帝,虽然在政治上没什么作为。 但对于管理他自己那数目庞大的财富,却有着丰硕的成果,在他去世时,留下了属于自己地两千两百万古尔盾的财产。 然而遗憾的是,皇帝的理财之道,并没有传给他的任何一个子女,甚至就连玛丽,似乎也从未听她父亲谈论过什么理财方面的事情。

作为这位富有皇帝的女儿,玛丽要管管她自己的财产,似乎天经地义。 而且。 她地王储丈夫。 虽然在某些方面差强人意,但似乎也很喜欢管理个人账目——王储虽然在开源方面没有任何建树。 却很注重节流,玛丽甚至听说王储在他的日记里对每一笔支出都详细记录,以此来督促自己更加的节省。

于是,玛丽决定也要向她的这两位男性亲属好好学习一下了,她要一步一步的,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财产,既然没什么别地事情需要她的那位女教管来表达忠诚的,玛丽就决定,让诺伊阿伯爵夫人主要来帮她做这件事了。

于是,玛丽向女教管说了她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理财的想法,出乎她的意料,这位夫人的反应相当的好。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殿下,”女教管显得很恭敬,“我很高兴您能关注到这一方面,但是,我建议您不要亲自出面管理财产的事情,如果您信任我的话,我愿意为您出面管理您地那些财产。 ”

既然诺伊阿伯爵夫人表现得如此诚恳,玛丽也就把谈话地调子定得比较轻松,她笑了起来,“尊敬的夫人,您需要向我证明您足够让我信任。 ”

“那是当然,殿下,”女教管行了一个屈膝礼,“我等待着您地任何吩咐。 ”

玛丽没有立即回答,她还需要想一想整个理财工作的流程。 诺伊阿伯爵夫人等了一会儿,大概是没等到玛丽的回答,又小心翼翼的补充道,“殿下,关于理财这件事,我还有一个建议……”

“请说吧,伯爵夫人,”玛丽点了点头,不免觉得挺好笑,以前女教管时时训诫她的时候,这份儿谨慎都被她丢到哪里去了呢?

“殿下,请您注意,以后在公开场合里,千万不要主动谈论有关钱财的话题,凡尔赛的贵族不喜欢这个……”说到这里,女教管又停顿了一下,看了玛丽一眼,“就像您上次挑选裁缝店,虽然确实是节约了一大笔钱,但宫里面有些人,对这件事的评价并不高呢。 ”

“是这样的么?”玛丽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在那件事上,王储妃的这位女教管,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责任啊,于是,玛丽看着诺伊阿伯爵夫人,“夫人,那时候您为什么不提醒我或者阻止我呢?”

“我……殿下……”女教管低下了头,但她仍然快速的辩解着,“殿下,我也是事后才想起来的。 ”

“哦,”玛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女教管这种辩词,放到她那位王储丈夫那里,可能都说不过去呢,大概这位夫人那时候,还没有认识到她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玛丽吧。 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地事情,于是,玛丽笑了笑,补充道“那么,请您以后在这些事情上多多帮助我吧。 ”

诺伊阿伯爵夫人很恭敬的答应了。 玛丽又想了想,觉得首当其冲的。 就是弄清楚她的流动资产——路易十五给她的二十万利弗尔,再加上应该已经到手了的第一年的年金。 到底现在是处于什么样地状态中。 毕竟相对于珠宝之类的其他财富,还是现钱最好用,也最好管理,于是,她向女教管提出了这个问题。

“殿下,您大概不知道,在凡尔赛。 您地年金并不会直接被送到您手上,它们和国王给您的那笔钱一起,都是由王室财务总管来管理的,这位总管,同时还管理着包括您丈夫、您的姑姑们,以及王储的弟妹们的开支。 ”

“那么,依照您的意见,假如我去向这位王室财务总管来查问这笔钱地相关情况。 也是会被其他贵族们说三道四的吧?”玛丽说得很直接。

“殿下,据我所知,” 诺伊阿伯爵夫人点了点头,“还没有王室成员正式向总管先生查问过支出收入之类的情况呢。 ”

“那我们就向王储学习吧,”玛丽到没有觉得意外,她似乎已经习惯了。 在这个凡尔赛宫里,要是她要能轻易的办成什么事情,那才叫奇怪呢。

“夫人,我们也记一份支出账,如果我没弄错的话,现在我一共有二十二万利弗尔的现钱,就让我们看看,什么时候把这二十二万花完。 ”

玛丽已经想好了,要把她到凡尔赛以后的所有收支都记录在案,自己有一笔清账的话。 至少在金钱上。 不会再受制于那位财务总管了。

想到这里,玛丽看了一眼女教管。 后者似乎也正在看着她,遇上她地眼神,才又开口,“殿下,我觉得,以后您的收入也是应该记账的。 ”

诺伊阿伯爵夫人说得不错,而且,从这个角度看,她确实已经开始为玛丽着想了,这是个好现象。 玛丽点了点头,“夫人,谢谢您的提醒,这些记账的事情,暂时就交给您了。 ”

诺伊阿伯爵夫人又行了个屈膝礼,“殿下,我觉得您早晚需要一个专门的人来管理您地财产,不过,在您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我愿意承担这份责任。 ”

“很好,夫人,”玛丽表现得很满意,“如果您方便的话,请您给我物色并推荐一个管账的人选吧,另外,我需要您在正式的笔记本上,按日期的顺序记录所有的账,有时间的话,我想我还是会查看一些账目的。 ”

“遵命,”诺伊阿伯爵夫人低下了头,使得玛丽看不到她的表情,但玛丽地要求,却还没有结束。

“夫人,到凡尔赛以来我没买过什么东西,但上次订做衣服以及王储地生日上,还是花了一些钱的,请您先回忆一下这些支出地情况,把账补记上吧。 ”

“殿下,我将尽力而为,” 诺伊阿伯爵夫人的头低的更低了。

玛丽仔细听了听,她这位女教管的声音仍然很平静,没有丝毫的厌倦或是不满,这就好,于是她换了一种轻松的口气来招呼诺伊阿伯爵夫人,“夫人,我叫人拿些点心和饮料来吧,我们先休息一会儿,等一下,我想同您讨论一下我那些珠宝的事情。 ”

为了表达她对诺伊阿伯爵夫人的满意,玛丽叫人拿来了王室成员才能享用的,最新从南美洲送来的咖啡,以及从南方运来的新鲜水果,女教管也显得很配合,连连道谢,使得玛丽也高兴了起来。

然后话题转到了珠宝上,诺伊阿伯爵夫人推说管理珠宝的雅柴夫人并不算是她的手下,这位夫人同管理玛丽服装的博纳瑟夫人一起,都是同克拉丽丝夫人差不多相同级别的宫廷女官,而玛丽的领班宫女克拉丽丝夫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同诺伊阿伯爵夫人有着相同的地位。

于是玛丽叫人去请雅柴夫人,但是很遗憾,这位夫人当天下午并不在凡尔赛宫里——王储妃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活动,她也就趁机回巴黎去和她在军中服役的丈夫团聚,而这位夫人不在场的话,即使是玛丽本人,也无法接触到她自己的珠宝,因为珠宝箱的钥匙,是由雅柴夫人随身带着的。

玛丽当天的理财工作,显然无法继续进行了,诺伊阿伯爵夫人也很快告退了,借口是她要尽快回去开始记账,但对于玛丽来说,要想把她那为数不多的财产管理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