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44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41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44 王储妃的嫁妆

过了几天,玛丽亲自向雅柴夫人说了自己想要查看一下所有的珠宝,这位夫人立刻表示,只要王储妃愿意,随时可以查看她所有的珠宝。

在等待诺伊阿伯爵夫人过来的那段时间里,玛丽同雅柴夫人聊了聊家常,她这才知道,这位有着古怪姓氏的夫人的丈夫也是位伯爵,是陆军的准将。

雅柴夫人,或者更准确点儿,是雅柴伯爵夫人,在凡尔赛宫里的表现,一如她的衣着一样,都呈现出一种让玛丽满意的低调,在玛丽看来,这种来源于良好的家族教养的低调,正是一位随侍在王储妃或者王后身边的贵夫人,所需要具备的。

于是,玛丽决定再考察一下这位夫人,她装作无关紧要的样子随口问道,“夫人,您知道我一共有多少珠宝么?”

雅柴夫人立刻站起身来,向玛丽行了个屈膝礼,才恭敬的答道,“国王陛下送给您的那盒珠宝,一共有三十五件,包括七枚戒指、十条项链、五副耳环、五只手镯,其中有两只是一套的,还有两条额饰,四串可以用来盘头发的宝石链子,以及两把镶了宝石的扇子。 ”

没有什么能比这回答还清楚的了,但雅柴夫人的回答还没有结束,她抬头看了玛丽的手指一眼,才又补充道,“您的结婚戒指是不在这些珠宝之内的,所以说,您现在一共有三十六件珠宝。 ”

玛丽点了点头,先对这位夫人的回答给予了赞扬。 “很好,请坐吧,夫人,您对我地珠宝的了解要比我本人清楚多了。 ”

雅柴夫人并没有立刻坐下,她又行了一个屈膝礼,“谢谢您的赞扬,殿下。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

事实上,玛丽还有一个疑问。 她始终不知道,从维也纳陪嫁来的那批珠宝到哪里去了,但这位雅柴夫人所表现出的认真和谨慎,使她觉得无法对她开口询问这样的问题,幸好诺伊阿伯爵夫人很快赶到了,玛丽便示意雅柴夫人,打开那个装着国王送来地珠宝的小箱子。

箱子打开了。 雅柴夫人让人拿来一个铺了黑色丝绒地托盘,才小心翼翼的,一件一件把那些珍贵的首饰们拿出来给玛丽过目,然后再把它们整齐的排列在托盘上,三十五件,一件不少,当然也一件都不会多。

至于玛丽的结婚戒指,那个镶嵌了一块豌豆大小的钻石的黄金指环正戴在它地主人的左手的无名指上。

玛丽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她转向雅柴夫人,“夫人,我想问一下,您是否对这些珠宝做出一份文字记录呢?”

雅柴夫人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答道,“没有。 殿下,不过如果您要求的话,我想我很快能做出来。 ”

“好的,夫人,”玛丽立刻提出了要求,“那就请您把这些珠宝按种类登记下来吧,要知道,今后您会有越来越多的珠宝需要管理呢。 ”

雅柴夫人恭敬的接受了这项工作,然后,玛丽觉得是时间来提出那个她一直疑惑着的问题了。 于是。 她转向诺伊阿伯爵夫人,“夫人。 您知道我母亲从维也纳送来地嫁妆在哪里么,那里面应该还有一些珠宝,我希望这部分珠宝也能由雅柴夫人来管理。 ”

诺伊阿伯爵夫人看起来是早有准备的样子,她看了雅柴夫人一眼,才答道,“殿下,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您所有的嫁妆,都封存在王室的库房里呢。 ”

“而且,殿下,我建议您暂时不要动用您的那些嫁妆,您现在,还是应该穿戴法国地衣服和首饰。 ”

“这我知道,”玛丽平静的解释着,“伯爵夫人,您知道我的嫁妆都有什么东西么?您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想,这些东西是我的财产的一部分,我想我有权知道我到底拥有些什么财产。 ”

诺伊阿伯爵夫人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儿,她才起身答道,“殿下,那我这就去库房那里问清楚,请您在此稍稍等候一会儿。 ”

女教管回来的时候表情非常僵硬,坐在一边一言不发,雅柴夫人、克拉丽丝夫人、以及应招而来的管理衣服的博纳瑟夫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女教管受了什么刺激。

最后只有玛丽来发问了,在她的询问下,诺伊阿伯爵夫人用一种难以掩饰的激动语气描述了王室库房地管理员地“无礼”,这位先生明确表示希望王储妃能自行管理她的这些嫁妆,因为库房里需要腾出足够地人手以便到明年来管理普罗旺斯伯爵的婚礼,特别是伯爵夫人那可以预见的庞大嫁妆。

这是赤luo裸的不恭和挑衅,不仅仅是诺伊阿伯爵夫人,玛丽身边的所有夫人们,都生气了,但我们的玛丽,说实话,真的已经对这类消息麻木了,或者说,她更加觉得为此类消息生气是不值得的,因此,反到是她来发话安慰各位夫人们。

“辛苦了,诺伊阿伯爵夫人,麻烦您跑了一趟,而且,就我来说,我很满意这个消息,我正希望把我的嫁妆置于我自己管理之下,只是,这就要给博纳瑟夫人和雅柴夫人增加很多工作了。 ”

被提到名字的三位夫人都站起身行了屈膝礼,博纳瑟夫人和雅柴夫人另外又都表示愿意承担王储妃所交给的任何工作。

于是就皆大欢喜了,按照玛丽的要求,女教管以及博纳瑟夫人还有雅柴夫人立即开始行动,前去王家的仓库交割玛丽的嫁妆中所有的珠宝,而另外的衣服、鞋帽、洋伞扇子,还有少数的瓷器和布料。 将在以后地几天里陆续交割完毕。

至于克拉丽丝夫人,她的任务就是领着侍女们把王储妃套间里的小库房整理好,因为玛丽希望,至少比较珠宝和一部分最为贵重的衣物,能够保存在她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一直等到玛丽吃完了晚饭,被派去仓库的三位夫人才携带着装珠宝的箱子回来了,玛丽本已打算洗澡睡觉了。 但一看到那个甚至要比国王路易十五送给她地那个箱子还要大上一些的珠宝箱,立刻来了精神。 她叫人给三位夫人端上点心和咖啡,便要立刻查看那些来自维也纳地珠宝。

诺伊阿伯爵夫人和博纳瑟夫人都只是勉强保持着自己的坐姿,两个人大口大口喝着咖啡,似乎完全不担心晚上会因此而失眠。 但雅柴夫人还是神采奕奕的站在那里,像一开始那样,把那些珠宝展示给玛丽看。

不知是哪方面的工作出了问题,如此庞大的一份嫁妆。 作为其所有者的玛丽,居然没有物品的详细清单,为此,玛丽已经专门写信回维也纳问了问,得到地回答是,在嫁妆被运走之后,相关人员认为用来准备嫁妆的清单已经没有用了,便将它们毁掉了。

于是。 玛丽只能着眼于眼前的这些珠宝了,好在还在霍夫堡宫的时候,她闲来无事曾经看过几次这些珠宝,现在,只能依靠她的记忆来确认,是不是会真的少掉某一样珠宝了。

事实证明。 凡尔赛的王家司库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会因为王储妃小小地嫁妆而行贪墨之事。 当玛丽最终点了点头示意雅柴夫人把所有的珠宝收起来之时,整个屋子的人,包括她本人,都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个时候,玛丽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套由白色和肉粉色珍珠组成的首饰,包括项链、耳环和头饰,她似乎在最近的什么时候戴过这套东西,并且对其大胆地类似二十一世纪的设计印象深刻,但问题是。 它们到底在哪里呢?

玛丽的沉默显然给她身边的夫人们带来了同样的影响。 她们纷纷停止了手上的事,把注意力都投到玛丽这边来了。 诺伊阿伯爵夫人甚至站起身,向玛丽这边走了过来。

等玛丽的目光落在她的女教管身上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了……那套首饰,正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位夫人那天,在斯特拉斯堡的交接仪式上,从奥地利那边过来时戴着地那一套,然后,在换上法国地衣服首饰之后,那套首饰,连同她当时戴着的她在象征性婚礼上得到地那枚结婚戒指,都一起被拿走了。

于是,玛丽把有关这套首饰的情况告诉了诺伊阿伯爵夫人,她确实很希望得到那套首饰,于是,又追加询问女教管,那套首饰是否应该属于她。

“殿下,”女教管笑了起来,“您戴过的首饰,当然应该属于您的,特别是那枚戒指,恕我直言,那些东西即使拿回了维也纳,估计也不会再进入国库,极有可能是被某个人据为己有了。 ”

如果是拿回到奥地利国库里,玛丽或者就接受这个现实了,但诺伊阿伯爵夫人的猜测使她极为不满,于是,她告诉女教管,她要写信回维也纳,查问这几件首饰的下落。

“殿下,”女教管又看了玛丽一眼,才恢复了她一贯的刻板表情,“我认为您只要在日常的通信里,向您母亲或者伊莎贝拉皇后提一下就行了,没必要专门写一封信,而且,您需要强调您是多么喜欢这套首饰。 ”

“事实上,殿下,”女教管很认真的看着玛丽,“我建议您不要对某样物品投以这么大的关注和喜爱,作为未来凡尔赛的统治者,您需要关注的东西远比这些首饰重要的多。 ”

注:历史上的雅柴是玛丽王后生命中一个重要人物,在路易十六被处死,玛丽王后身陷囹圄之际,他曾经尝试组织了对王后的营救,并且在营救失败之后,替她带出了她给费森的最后的纪念品。 作者在查资料时发现雅柴夫人曾是玛丽王后身边侍候的宫廷贵妇——虽然没有任何相关的详细资料,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让这对忠诚的夫妻,特别是做妻子的,提前出场,多多为玛丽效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