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46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0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46 药

玛丽呆在被窝里,根据眼前的蛛丝马迹猜测着今晚究竟会发生什么,她越想,越觉得*药这个重要道具出场的可能性越大,于是又努力想了想她所了解的有关*药的信息。

事实上,玛丽对这时代的*药一点儿都不了解,但她知道,*药啊,秘术啊,都是这时代贵族们中的流行品。

王储似乎洗澡洗了很长时间,于是,玛丽得到了足够的时间使她自己平静下来。 到后来,她已经太平静了,由平静到冷静,最后变成了安静……确实是安静,因为,玛丽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十一月的天气还不算冷,而供给法兰西王储使用的鸭绒被质量又足够的好,于是,蜷缩在暖烘烘的被窝里的玛丽,理所当然的昏昏欲睡。

但是,问题是,玛丽难道不再担心王储和*药以及床之间可能的潜在联系了么?事实上,如果读者能看到玛丽那朦朦胧胧的梦境,就会发现她实际还是担心的,因为在梦里,王储正无比生猛的将她压在身底下,将要做点儿什么。

玛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睡衣的前襟——这大概是上述梦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读者们在小时候,估计都受过类似的教育,睡觉的时候,千万不要把手放在胸口。

王储路易※#8226;奥古斯特正是在这个时候走到了床边,他的第一反应是赶快叫醒自己地妻子。 但还没等他伸出手,一直跟随在他身后的男仆总管,就拦住了他。

“殿下,让王储妃保持在这种迷糊的状态下,您会更容易获得成功。 ”

王储仍然将信将疑的,就听到男仆总管又继续补充着,“殿下。 请您赶快上床吧,现在正是好时机。 ”

男仆总管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 但玛丽睡得更浅,她甚至在王储主仆才进卧室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等到男仆总管第二次说话的时候,她已经完全清醒了,于是,一半是做了噩梦的怨气。 另一半是对这人不恭而恶毒地言语的恼火,玛丽几乎是立刻睁开了双眼,冷冰冰地说道,“克里斯特尔斯先生,请你出去吧,你不需要留在这里。 ”

这主仆二人多少都吓了一跳,王储几乎是下意识的“嗯”了一声,然后开始手忙脚乱的往被窝里钻。 男仆总管稍微愣了一下,才默默的退了出去。

玛丽长出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僵硬了的手指,而王储,却已经迫不及待的靠了过来,伸出一只胳膊。 压在玛丽的身上,开始解她睡衣地扣子。

一接触王储的身体,早有心理准备的玛丽立刻便发现了异常,王储的身上很烫,甚至当他贴上她的脸时,她觉得他吐出来的气,都是滚烫的。

王储已经解开了玛丽的睡衣,开始喘着粗气,笨拙地爬到了她的身上,玛丽闭着眼。 一动都不敢动。 任凭王储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游移着。 随即开始慢慢的脱她的内裤。

正在这时,王储突然不动了,玛丽渐渐地感觉到同她接触的那个身体的颤抖,她偷偷睁开一只眼,却发现王储的脸,红的仿佛要滴下血来,这不是正常的血色,玛丽惊讶之余,一种充斥着恐慌的担心油然而生,她小声的试探着,“殿下,您怎么了?”

突然,王储发出一声强制压抑着的痛苦的低吼,从玛丽地身上翻倒在床上,双手捂着那个重要部位,剧烈地颤抖着。 玛丽发现,王储裸露的上半身地皮肤,也呈现出似乎是同样的一种异样的红色。

“去叫雅各来……去叫雅各来……”王储声音嘶哑的叫喊着,玛丽不敢迟疑,赶忙跳下床,冲向卧室的门。

在玛丽离门口还有三步的时候,王储的男仆总管推开门冲了进来,他差点儿撞到玛丽身上,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很大力气的把她拨到一边去。

玛丽靠在墙上,看着男仆总管冲向他的王储主人,用一种尖利的声音喊着,“殿下,我在这里!雅各在这里!”

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玛丽听到男仆总管喊出“殿下,您再坚持一下,再忍耐一下”的话时,她觉得自己到是不能再忍耐了,她离开卧室,找到自己的侍女,让她们去找诺伊阿伯爵夫人来。

然后她转向王储那几个惊慌失措的男仆,“王储觉得不舒服,你们快去找国王的御医来,如果御医睡觉了,就把他从床上拽起来!”

玛丽本能的不愿再到那个卧室里去,王储的那副狼狈的惨样让她觉得不堪入目。 于是,她便坐在外面的一张椅子上,耐心的等着。

御医和女教管一前一后的赶到了,御医显得很茫然,也有些慌张,而诺伊阿伯爵夫人则要气定神闲的多,她甚至还记得给玛丽带来了一件厚厚的斗篷,亲手给她穿在亚麻睡裙的外面。

玛丽这才又进到卧室里去,王储一头一脸都是汗,但身上脸上的潮红,却丝毫没有退去,他正低声呻吟着,“我真的很疼,雅各……我很疼。 ”

除了让王储忍耐、等待,男仆总管也提不出任何的解决办法。 玛丽走过去,男仆总管转过头来盯着她看,甚至伸出一只胳膊,想要隔开她和王储。

玛丽看都没看男仆总管,她绕开那只胳膊,走到床边,探着身子问王储,“殿下,你觉得怎么样?御医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

王储还没有做出反应,男仆总管已经叫出声来,“不。 不要让医生来。 ”

玛丽也生气了,王储的痛苦让她觉得自己不能无动于衷,但男仆总管在这里,对于帮助王储,什么作用也没有。 于是,她大声地反问道,“怎么?先生?您想要王储一直这样痛苦下去?”

“不。 殿下不用医生,等一会儿他就会好了。 ”男仆总管仍然在强辩。

玛丽盯着王储依然涨红了的脸。 “殿下,从一开始到现在,您觉得好点了么?”

王储没有回答。

“殿下,没有御医的帮助,您大概不可能很快的缓解痛苦,”玛丽的声音异常平静,“我也不希望您持续现在的这种痛苦。 而且,这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玛丽的话还没说完,王储已经喊了起来,“雅各,快让医生进来……你去找他。 ”

男仆总管狠狠地看了玛丽一眼,然后走了出去,玛丽便退到一边,很快。 御医就进来了。

御医走到王储的床边,只是大概看了看,就转过身来对玛丽说出了病情,“殿下,王储这是吃了*药,他勃起地时候才会这么疼痛。 而且无法停下来……”

果然如此!玛丽冷冷的瞟了男仆总管一眼,才向御医欠了欠身,“医生,您有办法帮王储解除痛苦么?”

御医又看了看王储,肯定的答道,“殿下,最好的办法是放血,能够降低王储的血压,并且分散他的注意力,这都有利于缓解*药的药效。 ”

玛丽没有立刻回答。 于是。 卧室里地人都听到了王储那声嘶力竭的声音,“快给我放血。 我受不了了。 ”

玛丽这才向御医行了个屈膝礼,“医生,请您给王储放血吧。 ”然后她走向门口,“克里斯特尔斯先生,请您跟我出来。 ”

到了外间,玛丽立刻就问男仆总管,“*药是从哪里来的?”

男仆总管似乎还想逃避问题,“殿下,这与您没什么关系……”

“住口!”玛丽果断的喝住了他,她的怒火,已经完全被这个人点燃了,“先生,我要提醒您,是我的丈夫吃了*药。 ”

不等男仆总管回答,玛丽便转向她的女教管,“伯爵夫人,请问我应该把克里斯特尔斯先生交给谁,才能查明整个事情的经过。 ”

聪明如诺伊阿夫人,当然已经在刚才地短暂时间里把整个事情了解清楚,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答道,“殿下,您应该把男仆总管先生交给国王,现在,我建议您先请国王的卫队来把他羁押起来。 ”

玛丽点头称是,诺伊阿伯爵夫人亲自出面,十五分钟后带回了国王的卫队长,以及几个士兵,军人们带着剑和火枪,二话不说,便把男仆总管押走了。

玛丽在现在成了囚犯的男仆总管的眼中,没有看到一丝地恐惧,他甚至有些不屑,这当然是对那个发出逮捕他的命令的人的。

幸好国王的卫队长对玛丽显得足够尊重,玛丽也就客气的向军人们道了谢。

王储的男仆们都挤在房间的一边,看着玛丽,什么样的表情都有。 玛丽凛冽的目光扫过他们,严肃地低声说道,“先生们,我命令你们不许把今晚发生地任何事情说出去,在王储恢复健康之前,也不许把总管被抓走的事情告诉他。 如果我在宫里面听到了有关今晚地流言,那么,我保证你们会得到与总管先生一样的待遇。 ”

又等了一会儿,御医出来宣布,放血已经完成了,王储的痛苦基本得到了缓解。

玛丽赶忙走进卧室,王储几乎是瘫在了床上,他胳膊上放血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但床单和被子上,还残留了几滴血迹。 王储脸上的潮红已经差不多褪去了,他闭着眼睛,仿佛是睡着了的样子,前额上还残留着汗水的痕迹,而他的头发,也是湿漉漉的。

玛丽走过去,轻轻的替王储把被子盖好,她感觉王储的呼吸并不是那么的均匀,那么,他应该并没有睡着。 御医跟在玛丽身后,补充道,“殿下,等一下请您派人去我那里拿一份催眠的药剂,如果王储觉得难以入睡的话,您就让他喝下去,如果他能睡着,就不用喝了。 ”

玛丽点了点头,她仍然盯着王储,等了一会儿,她的丈夫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只好转过身去,先把御医送走。

直到一个仆人去把御医开的催眠药剂拿回来,玛丽才端着药再一次走进王储的卧室,她轻轻呼唤着,“殿下,您睡着了么?”

没有回答,等走到了床边上,玛丽一看,这一次,王储到真是睡着了,他甚至打起了细微的呼噜,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到这时候,玛丽这才觉得彻底的放松了下来,这个恶俗的晚上,终于就这么过去了。

玛丽放下药水,把王储睡床的垂幔都放下来,然后吹熄了蜡烛,回到前厅去。 她让王储的男仆们都退下了,这才坐在诺伊阿伯爵夫人的对面,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殿下吃药了?”女教管低声问道。

“没有,他睡着了。 ”玛丽只好据实回答。

她看到女教管很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那就好,殿下您就休息一下吧。 ”

不管怎么说,发生了这种事情,还能自然睡着,玛丽自己也不知道,她的这位丈夫,是心理素质太好,还是干脆就是没心没肺呢。

但这已经不是玛丽需要关心的主要内容了,王储睡着了,从现在这种情况看,是一件好事。 但是,玛丽觉得自己的思路现在乱乱的,心里没底……

“夫人,我很担心……”玛丽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但她觉得应该和诺伊阿伯爵夫人说说。

“殿下,您不必太担心,王储不会有事的了。 ”

玛丽并没有回答女教管的话,她正在搜索自己的内心,担心……心乱如麻……但与王储的身体健康绝对没什么关系。

“殿下,其余的事情,都是您没什么办法控制的了,现在担心,也没什么用。 ”女教管的声音依然平静。

玛丽又想了想,是的,她担心王储对这整个事件的态度,担心他责怪自己抓起了男仆总管,还担心国王那边会怎样处理男仆总管……

“殿下今天处理的很好,现在如果您睡不着,不如想一想明天应该怎么做,”女教管看着玛丽,玛丽觉得她仿佛在告诉她,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处理,她不会帮你决定的。

但玛丽还是觉得要示弱,她问女教管,“夫人,我们现在可以回房间去么?”

诺伊阿伯爵夫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用手按了按她们坐着的长沙发,“殿下,我建议您今天晚上就委屈在这里委屈一下吧,我会陪着您的。 ”

玛丽随着女教管的目光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快1点钟了,女教管笑了笑,“殿下,我想您明早需要早点起,赶在国王起身之后,去求见他,告诉他事情的经过。 ”

玛丽向她道了谢,感谢她的提醒,事实上,她明白,去见国王,说什么,怎么说,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女教管让侍女替她们拿来了枕头和被子。 这个睡眠条件,使玛丽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她上辈子的火车卧铺,但沙发要软的多,还没有摇晃的动荡感,但玛丽还是如同她当年每次坐卧铺一样,失眠了。

没办法,她要想的事情太多了。

各位亲爱的读者,作者需要鼓励,而且,这周本书还有五十多个精华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