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48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9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48 适可而止

玛丽回到王储的房间里,她的丈夫果然已经醒来了,正坐在床上,男仆们在服侍他洗漱。

王储的精神似乎还有些萎靡,当然,昨天晚上吃了那么大的苦之后,即便是对于这个强壮的年轻人,再要求他保持原有的那种精力,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玛丽看来,不是细心观察或是了解昨晚发生的事情的人,大概也无法发现王储在状态上的变化,但问题是,现在凡尔赛的所有人,已经都能归入上述两类了,因此,估计人人都会觉得王储真是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玛丽走过去,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殿下,早上好,您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还行,”王储抬起头,反应出奇的好,“就是觉得身上没劲,所以今天我想在床上吃早餐,吃完早餐我还想睡一会儿。 ”

“好的,殿下,”玛丽真是怕王储第一句就问起男仆总管,“请让我同你一起吃早餐吧。 ”

“你也没吃早餐?”王储似乎有些惊奇,就叫男仆们,“给王储妃再加一副餐具。 ”

从昨晚到今天早上,玛丽的消耗确实很大,因而,当早餐摆上来的时候,她真是觉得饿了,于是,当她看到人们为王储准备了足够多的早餐时,确实还觉得挺高兴的。

然而,当她喝完半杯牛奶,才用小勺敲开一只煮蛋。 王储就又开口了。

“王储妃,听说你让人把雅各抓起来了?”

玛丽低着头,盯着煮蛋,极力想从王储的声音里辨别出一丝地感情色彩,但似乎说话人,本来就没有带上什么感情,于是她鼓起勇气抬起头。 “殿下,克里斯特尔斯先生拒绝告诉我是谁让您吃了*药。 所以我就把他交给了国王的卫队。 ”

王储嘴里塞满了食物,他看了玛丽一眼,又慢慢的咀嚼起来,一直等到他把嘴里的食物都咽了下去,才摇摇头,“谁让我吃了*药?这很重要么?”

玛丽不知道王储是不是在问她,但她还是要抓住机会为自己说话。 “殿下,请想想您昨晚的痛苦,恕我直言,谁让您吃了*药,这个人就是想加害于你。 ”

“确实很痛,”王储放下了刀叉,摸着自己的下巴,仿佛是在回忆昨晚的痛苦。 “斯坦尼斯拉夫同我说地时候,并没有告诉我会这么痛的。 ”

果然是普罗旺斯伯爵,玛丽发现,她地猜测准确性还是挺高的。 但这还不够,她还想知道更多的,既然她始终把自己的这个小叔子当作敌人来对待。 那么,关于这个敌人的信息,了解的越多越好。

于是玛丽装作不解的追问道,“殿下,这件事与普罗旺斯伯爵有什么关系?”

“哦……没什么,”王储似乎是突然反应过来,开始支吾了,“王储妃,快点儿吃吧,我累了。 ”

玛丽也不再说话了。 她清楚地知道。 在王储的心目中,他这位弟弟的位置。 显然要比自己重要的多,于是她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早餐上,先把煮蛋吃完,又拿起了一块小点心。

这时候,就听到王储在吩咐一个男仆,“你去国王的卫队长那里,问问他们什么时候能把雅各放回来。 ”

玛丽猛的抬起头,正好撞上王储的目光——王储地反应真的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她换上了几乎是质问的口气,“殿下,我能不能问一下,您打算怎样处理这件事情?”

“处理?”王储似笑非笑的,“王储妃,你已经看到了,我恢复了健康,所以,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让他们把雅各放出来吧。 ”

玛丽怒极反笑,她真想告诉自己的丈夫,现在是她给男仆总管安上了谋害王储的罪名,就算王储想要替此人开脱,也多少应该拿出个让人信服地理由吧?

于是,玛丽笑嘻嘻的回答王储,“殿下,您是说克里斯特尔斯先生与*药没有关系,那么,难道是您自己吃的*药么?您从哪里弄来的那些*药啊。”

“别开玩笑了,王储妃,”王储似乎有些急了,“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自己去和国王陛下说。 ”

这简直是过河拆桥了啊,幸好玛丽还占据着先手,她慢条斯理的把最后一小块嘴里放进嘴里,嚼几下咽下去,才对王储笑道,“殿下,我真的不想管这件事了,说起来,昨天晚上我都要累死了。 不过,我需要提醒您的是,不管是克里斯特尔斯先生还是普罗旺斯伯爵,抑或是您自己,显然都很清楚您的健康情况,因此,不论是谁给您拿来了*药劝您吃下去,都绝对不是出于好意,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是在害您。 假如这个人是您自己的话,那么我很遗憾……您可以想象一下人们会怎样看待一个对自己痛下杀手的人。 ”

王储似乎对玛丽这长长地一段话有了反应,他愣住了,玛丽一口气喝掉了剩余地牛奶,又笑着补充道,“殿下,国王陛下叫我照顾好您,所以如果您觉得不舒服的话,请告诉我,我去替您叫御医来。 ”

王储似乎嘟囔了一句什么,可是玛丽没有听清,于是她又等了一会儿,看王储没有进一步地反应,才起身退了出去,等她到了外间,才听见王储在里面吩咐,“我吃完了,你们把餐具收走吧。 ”

仆人们又忙碌起来,玛丽正在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突然,王储套间的大门似乎被撞开了一样,阿德莱德夫人冲了进来。

玛丽觉得这位夫人看她的眼神仿佛给王储吃*药地是她,直到她向她行完了礼问候了早安。 阿德莱德夫人才冷冰冰的问道,“王储怎么样了?”

“殿下刚才吃过早餐,”玛丽照实回答,她真的开始觉得厌烦了,“殿下在卧室里,应该还没有休息。 ”

阿德莱德夫人立刻丢下玛丽往卧室里去了,走到门口。 她突然停下脚步,回身问她。 “王储妃,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陛下让我呆在王储身边,照顾他以确保他恢复健康。 ”这几乎是路易十五的原话,玛丽记得很清楚。

“让你照顾王储?”阿德莱德夫人的语气里有明显的嘲讽,“王储妃,你能照顾好你自己就已经是感谢上帝了,请你回自己的房间去吧。 现在就走!”

玛丽并没有生气,事实上,她巴不得离开这里呢,忙碌了一早上,吃过东西之后,正好觉得困了。 于是,她仍然礼貌周到地给这位姑姑行了个屈膝礼,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她自己的房间里。 玛丽觉得困极了,于是,当她发现诺伊阿伯爵夫人还在那里等着她地时候,确实开始郁闷了。

“殿下,”女教管正在喝咖啡,“我想王储殿下一定会要去解救他的男仆总管。 对么?”

玛丽无力的点点头,把自己扔进了沙发上的一堆靠垫中。

“殿下好好休息一下吧,”诺伊阿伯爵夫人笑了笑,“这件事情您就不要再插手了吧。 ”

“我不插手?”玛丽有些气急败坏了,“难道您去说服王储?”

“当然不是,殿下,您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耐心等着国王的处理结果就行了,我觉得,您现在再想做什么。 可能会适得其反。 ”

玛丽仍不死心。 她把自己才得到的信息告诉女教管,“王储刚才说漏了嘴。 似乎普罗旺斯伯爵也参与了这件事,我想可能是他把*药拿给王储地。 ”

“是这样的,”女教管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早上我还在陛下那里的时候,陛下派人查了,他自己用的*药被拿走了一点儿。 管*药的仆人已经承认,普罗旺斯伯爵向他要过*药,但他坚持他没有给伯爵。 ”

“恐怕就是他给的吧,”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收拾房间的克拉丽丝夫人突然开口了,“殿下,您大概还不知道,现在宫里面的这些仆人们,对和普罗旺斯伯爵有关地事情,都积极的不得了呢。 ”

“克拉丽丝夫人,”玛丽觉得,借这个机会安抚一下她的这些侍女们,也还不错,于是她笑道,“我知道这些情况的,不过您放心,下一个当国王的,会是我的丈夫。 ”

“这样就好,殿下……”克拉丽丝夫人还想说什么,却被诺伊阿伯爵夫人打断了。

“就算是普罗旺斯伯爵拿了*药,”女教管地声音变得严肃起来,“殿下,这也是国王和他的孙子们之间的事情了。 殿下,既然您已经成功的把国王拉进这件事中,在国王的面前,您还是不要过多的出头了。 ”

“好的,”玛丽也明白的女教管的意思,事实上,她也在猜测,作为整件事情中身份最低的王储地男仆总管,或者真有可能成为替罪羊呢,那么,至少她还是从这件事中获利地了。

“殿下,”诺伊阿伯爵夫人继续补充道,“你还要继续去问候王储,只谈他的健康,别地什么都不要说。 ”

“我知道,夫人,”玛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现在阿德莱德夫人在王储那里呢,我能不能睡一会儿啊?”

玛丽觉得她自己的口气好像都是在哀求了,但女教管的话似乎还没说完,“克拉丽丝夫人,请您看着时间,在午餐之前要把王储妃叫醒。 ”

“至于您,殿下,”女教管转向玛丽,“我建议您现在去见国王的御医,我想国王现在应该已经对这位先生问完话了。 您要告诉他,他不能对一个昨晚被他放血了的病人不管不问。 ”

想到这位御医,玛丽就对充斥着凡尔赛的小道消息大皱眉头,她随口便对女教管抱怨起来,昨晚应该也对这位御医下封口令的。

“殿下,”女教管显得不以为然,“除非您不想处理王储的男仆总管先生,否则,这件事早晚都会传遍凡尔赛的。 ”

“那好吧,”玛丽任命的站起身来,等等,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转向一直都在对她发号施令的诺伊阿伯爵夫人,“夫人,您不能代表我去一趟国王的御医那里么?”

出乎玛丽的意料,女教管的脸上,居然绽放出一种很开心的笑容,“殿下,您终于想到了,我还是您的仆人呢。 ”

“是的……夫人,”玛丽完全没想到,这位一向刻板的女教管也会开这种玩笑,等她彻底反应过来,立刻换上了一种命令的口气,“夫人,请您去御医先生那里,告诉他,他不能对一个昨晚被他放血了的病人不管不问……至于我,”她转向克拉丽丝夫人,“我现在一定要睡一会儿了。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