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49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9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49 男仆总管的拯救行动

可怜的玛丽,她这一次的补眠是势必不会成功的了。 事实上,她几乎是刚刚睡着,就被克拉丽丝夫人推醒了。

“到时间了么?”玛丽的眼睛有些肿了,睁眼的时候觉得异常干涩,她索性闭着眼直接问道。

“殿下,是王储,他派人来请您过去。 ”

“王储不是睡觉了么?”玛丽稍微清醒了一点,但她还是不想就此起床。

“殿下,王储并没有睡觉,据我所知,阿德莱德夫人同他说完话之后,御医先生又过去看了他。 ”这回说话的是女教管。

玛丽完全清醒过来了,她自己坐起来,睁开眼看了看两位夫人,才无可奈何的吩咐道,“起床吧。 换一条长裙。 ”

等玛丽赶到王储的套房,王储正无精打采的靠在床上等她,这下子,玛丽到真觉得他像是一个病人了。

玛丽先向王储打了招呼,“殿下,御医来看过您了?您现在觉得怎么样?”

“哦,王储妃,”王储在床上活动了一下坐僵了的身体,“我有事情想问您。 ”

“什么事?”玛丽确实猜不出来。

“王储妃……”王储显得很犹豫,想了很长时间,“我想救下雅各,行么?”

玛丽差点儿没笑出来,王储看来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他的反应到也合情合理,毕竟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 这位男仆总管几乎是和他最亲近地人了。 虽然王储的行为类似于与虎谋皮,但想起来,在失去了男仆总管的情况下,他会选择向玛丽求救,或者也真是把玛丽当成了另一个亲近的人了。

在这一瞬间,玛丽真是想放过男仆总管了,虽然她已经想到。 照这种趋势,在慢慢消除了男仆总管的影响之后。 她会替代此人,成为对王储影响最大的人,但眼下,她真的不愿意看着自己地丈夫如此难过。

于是,玛丽问王储,“殿下,您听到什么消息了么?我甚至连克里斯特尔斯先生昨天晚上究竟做了些什么都还不清楚呢。 ”

王储又想了很久。 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才又开口,“王储妃,是斯坦尼斯拉夫说吃*药能对我有帮助,雅各也同意他的说法,昨天晚上是斯坦尼斯拉夫从国王那里拿来地*药,然后雅各服侍我吃的。 ”

玛丽没有立刻回答,王储说的这些。 她都知道,但从王储的嘴里说出来,意义应该又不一样了吧?这是不是可以视为一种妥协呢?

看玛丽没回答,王储又小心翼翼的补充道,“剩下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吧,王储妃。 ”

玛丽看了王储一眼。 点了点头,她已经下定了决心,王储要救男仆总管,就由他去做吧,她不会阻止他,当然也不会帮他,于是她又问道,“殿下,您说要救克里斯特尔斯先生,是什么意思。 国王已经定他的罪了么?”

“是阿德莱德姑姑刚才跟我说地。 ”王储把被子攥在手里使劲儿的揪着,“她说总是要有人去承担这个从国王那里偷*药。 以及怂恿我吃*药的责任。 她说要我什么都不要管,等国王来处理雅各就行了。 ”

玛丽承认,阿德莱德夫人这话没错,但这显然不是眼前这少年所期望的结果,玛丽几乎在突然间发现,她这个丈夫,虽然有诸多不是,但在本质上,还是善良的。

于是她又问,“殿下打算去救克里斯特尔斯先生,那您具体要怎么做呢?”

“救他?”王储似乎是还没有考虑过实质操作上的问题,看他那表情,似乎真被玛丽问住了。

又等了一会儿,王储才小声的回答道,“我会去找国王,同他说是我自己要吃*药的,雅各只是遵照我地命令行事而已。 ”

“但这并不是事实,对吧?殿下?”玛丽盯着王储。

“是的,”王储激动了起来,“可是,王储妃,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呢?”

玛丽摇了摇头,“殿下,作为王位继承人的您,因为一个仆人而将自己的身份和名誉至于不顾,您认为陛下会同意您的这种行为么?”

王储呆住了,似乎过了很久,玛丽才听见他的声音,“王储妃,你能帮我么?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地办法?”

“殿下,我也没有办法,”玛丽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她觉得自己真是想帮王储一下,但偏偏,真的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了。

“不……”王储发出了一声绝望的低吼,他低下头去,用双手捂住了脸。

就在玛丽决定站起身去安慰一下他的时候,王储又突然抬起头来,“王储妃,我要去和国王陛下说,我一定要雅各回到我身边来,不论付出什么代价。 ”

没等玛丽有所反应,王储便掀起被窝,从床上跳了下来,大喊着,“我现在就要去找国王!”

然而,大概是由于用力过猛,这虚弱的少年一站直身体,就摇晃起来,吓得玛丽赶忙冲过去扶住他。

“王储妃,我觉得头晕,”王储支吾着,“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替我去和国王说,请他从宽发落克里斯特尔斯先生。 ”

“那好吧,”玛丽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王储似乎还不放心,又嘱咐道,“王储妃,您一定要和国王说,我需要雅各。 ”

玛丽又安慰了王储几句,才把他安置睡下,又叮嘱了王储的男仆们一番,便出门去求见国王。 等走在路上。 她才想起诺伊阿伯爵夫人的叮嘱,不要再掺和进这件事情,天可怜见,她在答应王储地时候,完全把这嘱咐忘到脑后去了。

不过,既然她已经答应了王储,就只好硬着头皮。 再去见国王一次了。 事实上,自从来到凡尔赛。 亲自见过这位法兰西历史上有名的“昏君”之后,玛丽始终都觉得,国王路易十五,并不像传说中地那么昏庸。 毕竟,“我死后,那怕洪水滔天“这句话,虽不是一个君主应该说地。 却极富哲理,不失为是一种精明的人生观。

因此,现在,玛丽只能祈祷,这位国王在处理与他地王位继承人有关的事情上,能够保持足够地圣明。

玛丽很运气,赶上了国王午饭前的休息时间,于是。 她立刻得到了国王地接见。

“奥古斯特的情况怎么样?”国王第一句话就是问他的孙子。

“除了有些虚弱,殿下的其他情况都还好,”玛丽恭敬的站在一边,“我刚才出来的时候,殿下刚刚睡下。 ”

“那么,王储妃。 您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呢?”

“陛下,”玛丽深吸一口气,“王储拜托我请求您,从宽处理他的男仆总管克里斯特尔斯先生。 ”

“哦?”国王看着玛丽,好一会儿,才笑了起来,“王储妃,你只是帮王储来求我地么?还是你也希望克里斯特尔斯先生被宽恕?”

“陛下,我只是替王储来请求您,”玛丽说的是实话。 于情于理。 她都不希望男仆总管再回到王储的身边。

“那么,王储妃。 你自己对于这件事,有什么想法呢?”国王仍然是不依不饶的。

“我没什么想法,”玛丽低下头去,“陛下,我只是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

“哦……”国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巧得很,我也是这么希望的。 ”

“好吧,王储妃,”国王看了看钟,“既然你已经替你的丈夫传过话了,我想你也不会想和我这个老人家一起吃午餐,请回去吧,告诉你的丈夫,我已经知道他地想法了。 ”

玛丽行了礼,就退下了,她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诺伊阿伯爵夫人和克拉丽丝夫人正等着她吃午餐。

玛丽几乎是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告诉女教管她替王储去请求国王了,出乎她的意料,后者并没有什么激动的表现,也没指责她的这种近乎愚蠢地行为。

“这样也好,殿下,”女教管用叉子一颗一颗的扎着盘中的玉米粒,头都不抬的,“王储总是会舍不得从小把他带大的男仆总管的,您也算是帮了王储一个忙。 ”

“不过……”诺伊阿伯爵夫人终于把沙拉里所有的玉米粒都吃光了,这才抬起头盯住玛丽,“殿下千万不要再因为这件事去打扰国王了。 ”

玛丽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吃完饭,她表示一定要再睡一会儿了,诺伊阿伯爵夫人则自告奋勇的表示,她要去替玛丽打探消息。

玛丽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四点钟,起床后,她立刻发现了靠在她客厅的软榻上打瞌睡的女教管。

“殿下,”女教管虽然看起来很疲惫,但声音却仍然有力,“国王找了路易斯夫人去说服王储,又命令奥尔良公爵去教育他。 ”

“那么王储呢?”这才是玛丽所关心地。

“据说王储没有松口,不过,上述地两位都认为他不会再想要救男仆总管了。 ”

“真的?”玛丽觉得还是非常怀疑,“我这就去看看王储吧。 ”

“殿下,不要去,”诺伊阿伯爵夫人果断地制止了玛丽,“今天从现在开始到晚上,您最好都留在房间里,我会去打探新的消息的。 ”

玛丽还是理解女教管的苦心的,于是就乖乖的留在了房间里。 克拉丽丝夫人为了给她解闷,拿了针线活过来,一边做针线,一边陪她聊天。

然而,玛丽虽然不出门,却总有人会来给她送消息的。 这回来的是阿特瓦伯爵,他一进门,就兴致勃勃的打量起玛丽来。

“很好,嫂子,看起来您并没有受到什么负面的影响。 ” 这小男孩装作大人的样子,以一种非常奇怪的姿态坐到了沙发上。

“弟弟,我除了辛苦一点,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 ”玛丽说的是实话。

“是这样么?”阿特瓦伯爵漫不经心的问着。 “嫂子,听说是您把雅各.德.克里斯特尔斯交给国王的卫队的?”

“是,”宫里的流言无处不在,玛丽也并没有否认的可能。

“这么说,普罗旺斯哥哥真应该好好谢谢您了。 ” 小男孩坏坏的笑着。

什么?普罗旺斯伯爵么?玛丽觉得自己和他并没有什么直接接触啊?这必须问清楚,而且,小男孩阿特瓦伯爵似乎也正是要告诉她其中隐情的。

于是玛丽摇摇头,“弟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

“您当然不明白,”阿特瓦伯爵笑起来挺难看的,“您如果明白的话,就不会那么做的。 ”

小男孩显然在故意卖关子,但玛丽已经决定,一定要等他忍耐不住自己说出来。 于是,她也就坐下来,拿起克拉丽丝夫人的针线活,装模作样的打量着。

果然,阿特瓦伯爵忍不住了,他抬高了声音,“普罗旺斯哥哥不喜欢雅各,老实说,我也不喜欢他,大家一起学骑马的时候,他总是对王储哥哥最好,还经常夸奖他,你知道,普罗旺斯哥哥在我们中间做什么都是最好的,可是雅各总是说王储骑马骑得比他好,所以他早就想报复一下雅各了。 ”

普罗旺斯伯爵这个算盘打得可真精明啊,顺便还伤害了王储,连玛丽自己可能也被他算计在内当作枪使了。 不过,好在玛丽也达到了一点儿自己的目的,而老国王路易十五,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昏庸,否则,那个奸诈的小孩普罗旺斯伯爵,可真是要大获全胜了。

看玛丽没有回答,阿特瓦伯爵不耐烦起来,“嫂子,您现在明白了么?”

“是的,弟弟,”玛丽答应着,“不过我觉得这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啊。 ”

“是这样的,嫂子,”阿特瓦伯爵站起身向外走,“我也只是来告诉你一声,毕竟我和你一样爱着亲爱的王储哥哥。 ”

玛丽正在思考这最后一句话的真实性,阿特瓦伯爵却又停住脚步,“我说,嫂子,您难道不应该感谢我一下么?”

玛丽笑了起来,郑重的向阿特瓦伯爵道了谢,后者却不领情,“嫂子,您应该像一个法国女人那样感谢我。 ”

那一瞬间,玛丽真的觉得想要骂人了,路易王太子这一家的孩子,不知是怎么培养的,她的丈夫将要做国王,但偏偏满身的问题,这两个弟弟么,又都跟人精似的,现在老国王路易十五还在世,小孩子们也只敢小打小闹,等路易十六登基,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但到眼前这种时候,玛丽觉得最好的选择还是顺着阿特瓦伯爵,尽快把他打发走算了,于是,她走到这比她矮上快半个头的小男孩,低下头,把额头留给他。

阿特瓦伯爵用嘴唇在玛丽的前额上贴了贴,这才满意的走掉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