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050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18字数:1291809

第二卷 征服合欢床 050 普罗旺斯伯爵

到了第二天,有关*药事件的处理结果就出来了。

被处罚的人只有一个,王储的男仆总管雅各.德.克里斯特尔斯作为整个事件的主要罪犯,被免除一切职务,着其立刻离开凡尔赛宫。

玛丽这边,女教管诺伊阿伯爵夫人又被国王叫去了一趟,等她回来之后,玛丽才知道,这位男仆总管现在受到的处罚,已经算是王储求了情的结果了,按照他所犯下的罪过,就是把他送进巴士底狱,也不算冤枉。

因此,这结果可以说是基本上皆大欢喜了,虽然玛丽还有可能需要面对卷土重来的男仆总管,但那最早也是两三年之后的事情了,在这段时间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另外让玛丽不太满意的,就是普罗旺斯伯爵所取得的成功了。 对于王储的男仆总管的处罚,已经把他摘除到整个事情之外了——男仆总管承担了购买(官方的说法就是“购买”)以及怂恿王储吃药的全部责任。

玛丽忿忿不平,虽然诺伊阿伯爵夫人一直认为阿特瓦伯爵的说法有失偏颇,但她还是觉得,假如普罗旺斯伯爵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那么,这小男孩一定会愈发的嚣张,愈发的不把王储夫妻放在眼里。

可是,怎么办呢?玛丽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证明,她对于凡尔赛宫的“宫斗基本技巧”掌握的并不好,这倒也并不能怪她。 在霍夫堡宫地时候,她可以说是学了她所能够学进去的所有知识,但唯独是宫内争斗这一块儿,维也纳宫廷已经多少年没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因此,最后提出解决办法的功劳就让给了诺伊阿伯爵夫人。 在玛丽看来,女教管的办法精辟的一针见血,而且简单的不费吹灰之力。 诺伊阿伯爵夫人只是出门去逛了将近半个小时,就成功的把“普罗旺斯伯爵偷拿*药并且劝王储吃下”这一流言传了出去。

整个凡尔赛宫本来就对这么大地事件被快速解决或者说是草草收场充满了不满。 这些对八卦流言有着异常偏好的贵族们,当发现这个把另一位具有“王储地大弟弟”这一身份的王子牵扯到事情中的流言,简直就如夏天的蚊子见到了血管。 这流言宛如地震波一般飞速的传开了,以至于到了午餐的时候,玛丽和诺伊阿伯爵夫人不得不在吃饭的同时,忍受克拉丽丝夫人对这流言地复述——这位忠诚的侍女总管才听到了上述流言,便亟不可待的来报告给她的主人了。

等到下午。 玛丽果然等来了国王已经找普罗旺斯伯爵去谈话的消息,而且,让玛丽在如愿以偿之余又大为意外的是,来告诉她这个消息的人居然是王储的一个男仆——普罗旺斯伯爵在国王地要求下,将要对王储进行一次私下里的道歉,但王储派人传来话,他希望届时他的王储妃也在场,因为从某种程度上。 他认为王储妃也算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

这确实是玛丽从未奢望的结果,因此她甚至比预定提前半个小时赶到了王储的房间,一进王储地房间,她就发现王储的状态看来已经恢复了,因为他正坐在桌前,小心翼翼的拆卸着一把锁。

“哦。 请坐吧,王储妃,”看到玛丽,王储并没有停下手里的活计,甚至他还在不断抱怨着,“雅各走了,真是麻烦啊,他已经学会了拆锁,我正想把所有拆锁的活都交给他呢,现在我们又需要重新找人了。 我要同他们说。 这次一定要找一个既会修锁,又会打猎的男仆总管。 ”

“殿下不妨亲自考察一下新找来的男仆总管。 如果不满意的话,还可以赶回去让他们重新找更好的来。 ”玛丽便顺着他的话建议道。

“很对,王储妃你说地很对,”王储头都不抬地把一个小小的弹簧从锁里卸出来,“我明天就去和他们说,如果找不到像雅各这样好地,就让他们去把雅各找回来。 ”

玛丽没有说话,她多么希望新来一个能倾向于她的男仆总管啊,但想想看,未来国王的男仆总管,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个职位,整个凡尔赛上上下下,不知会有多少双眼睛看着这个位置,想到这里,她甚至有些好奇,这位新来的男仆总管,究竟会体现哪一方的利益呢?不论如何,只要不是普罗旺斯伯爵或者是奥尔良家族的利益代表,玛丽也就满足了。

玛丽决定转移话题,如果话题停留在男仆总管的人选上,王储一定会总是想起他亲爱的雅各,于是玛丽问道,“殿下,听说今天是普罗旺斯伯爵要来?”

“是啊,”王储的表情告诉玛丽,他对于这件事如果不是完全不在意,就是完全了解其中自己所处的尴尬位置。 玛丽看看还有时间,就决定,要试一试王储究竟是怎么想的。

然而,还没等玛丽想好怎么问,王储就自己说了起来,“王储妃,说起来这件事真的不怪雅各,斯坦尼斯拉夫要负一部分的责任,最初就是他提出来的,而我,我想我也是有责任的。 ”

“可怜的雅各,”王储最后总结性的叹了一口气,“斯坦尼斯拉夫应该向雅各道歉的,但我们从来不向仆人道歉,这次也一样,所以就由我来接受他的道歉吧。 ”

“至于你,王储妃,”王储的拆锁工作看来到了关键时候,他正在埋着头,全力拆着那个锁眼,玛丽耐心的等着,过了好一会儿,王储才抬起头来,“王储妃,你听听斯坦尼斯拉夫说什么也好,他一直不太喜欢你,所以我想。 他可能也想通过这种事情来伤害你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下闹的,玛丽都不知道相信谁好了。 不过,显然她地这位丈夫还是对她足够关心的,就凭这一点,玛丽还是挺高兴的,于是她立刻站起身。 行了个女子礼,“多谢您的关心。 殿下,说起来,普罗旺斯伯爵假如真的想通过这种行为来伤害我,那他就大错特错了,相反,我相信不仅仅是我自己,包括您。 殿下,大概都会对他的居心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吧。 ”

玛丽觉得自己说地挺隐晦的,但王储似乎听明白了,他点了点头,“是啊,王储妃,我虽然不相信斯坦尼斯拉夫会加害我,但我觉得以后也要多多注意了。 对于这些有关我身体地事情,还是要了解清楚了再决定。 说起来,我当时怎么会相信他呢?要知道,他的年纪比我还要小呢。 ”

谈话到这里就终止了,因为玛丽还没来得及回答,仆人们就进来通报。 普罗旺斯伯爵到了。

玛丽曾经听说过,普罗旺斯伯爵和阿特瓦伯爵在外形上更像他们的母亲,因此,与王储相比,就有了不小的区别。 这两兄弟都显得更加纤细,个子也高一些,普罗旺斯伯爵很喜欢做学问,看起来,比他的弟弟更有书卷气一些,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 这也使得他看起来有些阴郁。 总是一副心思很重的样子。

不过,就玛丽看来。 今天普罗旺斯伯爵的心情却不差,虽然他极力掩饰,玛丽还是发现了他进门地脚步显得颇为轻快,他很快的对王储打了招呼,“哦,我亲爱的哥哥,您今天看起来精神很不错。 ”

然后,这位伯爵仿佛才发现玛丽的样子,装模作样的惊讶道,“哦,亲爱的嫂子,您也在这里啊,这真令我惊奇,您和我哥哥不是很少在白天的时候在一起的么?”

王储这才放下了他手中地锁,慢条斯理的答应着,“弟弟,我和王储妃听说你要过来,就一起在这里等你。 ”

王储似乎忘记了让他的弟弟坐下,玛丽当然也不会在这时候想起来,普罗旺斯伯爵左顾右盼了一下,才挪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王储低着头,仔细挑拣着才被他拆下来的锁的零件,等了一会儿,普罗旺斯伯爵似乎终于等不及了,干笑了两声,“我亲爱地哥哥,你看,我几乎要把来这里的主要目的都忘记了,说起来,我真的没想到我的那么一个小小的想法,会给您带来那么大的伤害。 ”

“我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弟弟,”王储甚至都没抬头,“你的嫂子也一样,我们正在为雅各的离去而惋惜。 ”

玛丽感觉到普罗旺斯伯爵那犀利的眼神划过自己面前,然后,她听到了那少年还没有完全变声地粗嗓子,“嫂子,是这样么?您才来到凡尔赛不久,就已经和雅各有了这么深厚地关系么?”

“王储殿下的忠诚地仆人,也是我忠诚的仆人,”玛丽毫不犹豫的回答,顺便把皮球又踢给普罗旺斯伯爵,“难道你不这么认为么?弟弟?”

普罗旺斯伯爵没有回答玛丽,过了一会儿,他才生硬的冒出一句,“我怎么知道,雅各又不是我的仆人,”随即,他立刻转向了王储,“哥哥,既然您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我想,您一定会原谅我由于无知而犯下的某些错误了?”

玛丽真的不喜欢这少年言语中弥漫的那种不可一世,想必他已经得到了某种保证,前来向王储道歉,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而王储,是不是也被要求,必须要接受他的这种明显缺乏诚意的道歉呢?

屋子里一阵沉默,以至于玛丽都忍不住要偷眼看看她的丈夫了,王储开始把锁的零件分门别类的放在一起,似乎对他那弟弟,完全无视了。

普罗旺斯伯爵却等不及了,连连干咳,但玛丽没想到的是,王储居然抓住了这个机会,他缓缓抬起头来,“亲爱的弟弟,你如果觉得不舒服的话,应该赶快回去休息。 回去吧,你其实没有必要向我道歉,因为你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伤害。 ”

普罗旺斯伯爵看了王储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他站起身,带着一种在玛丽看来不怀好意的笑容,对王储鞠了一躬,“那么,我的哥哥,祝您身体健康。 ”

然后,他又对玛丽微微欠了欠身,就转身出去了。

王储这才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叫仆人来把他分好类的那些零件收走,才对玛丽笑了笑,“王储妃,今天晚上一起吃晚餐吧,现在我要去看会儿书,你去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