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下)轮回!

小说:梦想口袋作者:天天不休更新时间:2019-01-22 07:50字数:2412816

梦想口袋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下)轮回

一住非凡,精彩。

时光飞逝,又过了三十三年。

天海,稀松平常的小区外面,出现了一对中年男女。

男人身材高大长相却很平凡,只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上去拥有独特的魅力。

女人则乌发高盘显得优雅高贵,手挽着男人的胳膊漫步走入小区之中,两人所到之处,吸引着每个人的视线。

来到一栋楼前,男人昂起头来目光变得幽深,淡淡道:“婉儿,我想一个人上去。”

女人冷笑道:“不行,我想爸的天真会不会被现实粉碎,爸,你从没骗过我,玩笑也没有,你告诉我,你真的没有过时光电视?”

“没有,如果那样的话,我只是自欺欺人,其实我宁愿你说的会实现。”

“好吧,我也想,五十年的守望,是天真的童话还是冲动的谎言。”

两人一同走进了楼道,并且敲开了一家住户的房门。

“你们是?”

“奶奶,我们是你资助过的孩子,今天来探望你。”

开门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她眼神起来不太好,胸前挂着老花镜,听到女人的话,自然地打开了家门,请两人进来。

这位老奶奶是远近闻名的慈善家,毕生积蓄都用来资助孤儿生活学习,她没有孩子,却有很多比亲生子女更孝顺的小辈主动来为她做家务活,陪她聊聊天说说话。

家里房子比较小,一室一厅,这对中年男女进来之后打量一番,家中摆设简约,上去生活十分俭朴。

“奶奶,您生活这么苦,为什么还拿钱捐助我们呢?”

女人好奇地问道。

老奶奶倒了两杯水给客人,闻言自然地说道:“一点也不苦,别房子小,我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他们在客厅里聊了很久。中途女人去了趟洗手间,路过卧室时好奇地走了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老奶奶也走了进来。

女人望着墙壁上那些有很多年头的照片,或大或小,里面全是一个人的身影。

“奶奶。照片里的。是你的男朋友吗?”

老人闻言一愣,摇头道:“不是。”

“那是你暗恋他?”

“也不是。”

“你爱他?”

“一把年纪了,还有什么爱不爱的。”

女人闻言点了点头,走到门口对那位呆立在卧室门外的男人说道:“爸。听到了吧?走吧,回家。”

男人站在卧室门外,突然眼眶湿润,露出了无限温柔之色,凝望着那一道老迈颤巍巍的身影。

老人拿着一块手绢擦拭墙上的照片。

卧室外的女人见拉不动男人。反而到男人泪流满面,顿时慌了神,说道:“爸,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心?”

“婉儿,你不懂。五十年过去了,爱不爱不重要,嘴上说什么,不重要,时间。证明了一切,爸年轻时盛气凌人,做事肆无忌惮,当年她打动过爸,但爸老毛病犯了。就像你慧瑶阿姨说的那样,爸喜欢控制别人,这是非常恶劣的嗜好,就是那样。爸只想考验一下她,或是。让她来感动一下爸,让爸到一丝最纯净的光芒。但是,爸那时却没有替她想过,她证明了,她做到了,但她,却付出了常人无法挽回的美好年华。”

爱有千种,方式不同。

有人选择相忘江湖。

有人选择相濡以沫。

眼前这位苍老的女人,却选择在平静的守望中将那份追求变作一生的信仰。

男人走进卧室,伸手轻轻扳过老人的肩膀,让她望向自己,老人手里拿着手绢,茫然地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她视力不好,根本不清眼前这人的长相。

“楚婷,我叫唐信,五十年前的今天,我们在白和医院发生了一些令我羞愧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已经头发斑白皮肤都有老人斑的年迈女人浑身一颤,手上的手绢滑落地板,她颤抖着手拿起胸前挂着的眼镜戴上,凑近仔细一,满面惊色。

她突然后退两步,愕然地摇头道:“唐信?唐信!唐信!你活着?你还年轻?你你道歉?不!我不在乎!就算五十年前你在耍我,你在戏弄我,你把那五十年来证明我爱你的约定视如儿戏,我不在乎!你怎么想,不关我事!我只是在做我认为该做,并且是我想做的事情!五十年又怎样?一百年又怎样?我觉得我知道自己心里有一个人的影子,我是幸福的!你可以尽情嘲笑,我不在乎!”

楚婷转过身去,浑浊的泪水滑落布满皱纹的面容。

唐信从后将她的身体抱住,沉痛道:“不,五十年,你证明了我的卑劣,而我的道歉,是五十年前,在白和医院,我没有真正投入那一场与你的性爱,那是对你的侮辱,对不起,请让我,弥补这一切。”

楚婷微微摇头,哽咽道:“唐信,那却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你到了,我已经老态龙钟,请别再来打扰我,我现在很好,不需要你的同情。”

“好,请允许我吻你一次,就像你五十年前说的那样,我们***,但你最期盼是我像是情人热恋那样吻你,而不是廉价如和妓女的做。”

唐信在她耳边的话,令楚婷泪眼朦胧,她这一生最美好的幻想,实现的机会就在眼前,可是,她却不敢面对,因为,她现在这个模样,似乎已经失去了爱他的资格,尽管,她用了五十年去证明她的心意。

最终,唐信扳过她的身体,低下头毫不犹豫地吻上那褶皱的嘴唇。

唐婉在门外得翻白眼,表情微动,她抬起胳膊按下手表上的按钮,操作了一番之后,一只蚊子飞了出去,一口叮在了楚婷的脖子上。

“啊!”

楚婷捂着脖子惊叫一声,但就在这时,唐信着她,郑重道:“你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甚至让我觉得我不配。现在,你可以开始新的生活,忘掉我或者痛恨我,甚至无视我,我都接受。如果。你愿意让我来弥补你遗失的青春,我想,带你去最美妙的风景。”

楚婷泪流满面,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她突然发觉自己的视线渐渐模糊,但镜框之外的景象却格外清晰,她摘下眼镜,发现自己的视线十分清晰,眼前成熟斯文的唐信得更加真切。

楚婷颤抖地伸出手抚在唐信脸上。哽咽道:“唐信,我已经是个老太婆了,我,我想爱你,可我已经,爱不起了。”

唐信闭上眼长叹一声,转身欲走。

在门外的唐婉抚着脑门无奈道:“爸,你有必要还逗她吗?那位楚小姐,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太投入了。你即便不照镜子,难道就没有见自己的双手吗?”

一脸泪痕的楚婷听到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低头一瞧自己的双手,白嫩如玉!

她抚住自己的脸,光滑柔嫩!

她扭头望向床头柜的镜子。从镜中到一张年轻俏丽的容颜,那正是她年轻时候的模样。

“楚婷,我先走了,那个。对不起。”

唐信说完就作势真的要走。

楚婷急忙抬手挽留道:“唐信!你回来!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唐信扭过头来一脸茫然道:“我刚才说什么了?哦。我说我先走了,是真的,你,我的脚,一半已经出了这间卧室,2,另一半也出了这间卧室,喂喂喂,你再不冲过来,我另一只脚也要迈出这间卧室了!”

楚婷几乎是飞扑过来,泪光在空中飞舞,差点儿将唐信扑倒在地,抱住唐信之后,唐信捧住她的脸,满面诚挚道:“楚婷,对不起。”

“我不要听你道歉,你说过人最重要的是行动力,拿出你的行动给我,你说过的,最美的风景,我要你带我去!”

“好,想近距离银河璀璨吗?想恒星爆炸瞬间的绚烂吗?想磁风暴的美妙吗?”

“想!和你在一起,什么都想!”

说罢,楚婷主动吻住了唐信,刚才,她根本没有回应唐信的吻,对她而言,现在,才是初吻!

“喂,喂,够了,这里还有个人呢。”

唐婉站在一旁一脸纠结之色,楚婷顿时意识到旁边还有人,于是稍稍推开唐信,却不愿放开他的手,此时再唐婉,她惊呼道:“你是?唐婉!”

唐婉意兴阑珊道:“没错,我叫唐婉。”

“你是三十年前世界偶像,那个传奇女人!竞技女王,天籁之音,飙车皇后”

“对对对,我就那个唐婉,行了,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你也岁数不小了,让我瞧瞧,嗯,姿色不错,难怪当年能打动我爸,不过呢,跟我的女人比,显然,你连前十也排不上,好了,走吧,回家。”

唐婉说完便独自先走出了这狭窄的房子。

楚婷有些反应迟钝,目光疑惑地望向唐信,唐信无奈道:“我女儿,呵呵,被宠坏了。”

“她刚才说,她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呃,就是字面意思,她的女人,们。”

“啊?哦,现在倒是观念开放,大家都习惯了。”

唐信反正不习惯,抱着眼不见为净的心态而已,再者,儿女都是大人了。

当唐信牵着楚婷的手走出楼道时,发现唐婉双臂环胸满目冷酷地望着突然宁静下来空无一人的小区。

唐信发出了一声轻叹,楚婷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犹如晴天霹雳,密集的子弹从四面八方射来。

砰砰砰

楚婷像五十年前一样挡在了唐信面前,但是她发现自己身前还有人,正是唐婉。

她面不改色巍然不动,周围有一层无形的保护罩,子弹打来之后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唐婉抬起手腕,按动手表,当年司徒研发的蜂巢金属球出现在她手中,加装扫描系统之后,唐婉按下扫描按钮,然后锁定周围所有敌人,将蜂巢金属球随手一抛,无数的金属小黄蜂飞出。不一阵,世界清静了。

唐婉收回蜂巢金属球之后,满目寒霜地走出小区,当唐信走出来时,唐婉站在一个坐轮椅老妇人面前。微微歪着脑袋冷声质问:“喂。问你话呢!给点反应好吗?你到底是谁啊?”

唐信见到那个苍老的女人,对方在到他时,目光蕴含着刻骨的恨意,身体颤抖似乎想要张牙舞爪扑上去将唐信撕碎。

唐信推开唐婉来到老妇人面前。蹲下来平视对方,目光中充满了怜悯,说:“为什么?五十年了,为什么你放不下?”

“当年你杀了他,我为什么会放下?是不是你会做梦。所有被你伤害过的人,都会对你宽恕!把仇恨放下!”

老夫人疯狂地嘶吼道,狰狞如鬼。

唐信站起身微微一叹,唐婉好奇地问道:“爸,她是谁呀?”

“她叫酒井雅子,是爸当年敌人身边的人。”

“她怎么知道你活着?”

“她不知道,她只是押宝而已,或者说,如果没有那一份执念。她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酒井雅子,五十年过去了,你有没有后悔过,如果当年放下仇恨,你会有另外一条不同的人生?”

酒井雅子疯癫地冷笑道:“唐信。你又要开始惺惺作态了吗?”

唐信摇头不语,扭头对唐婉吩咐两句之后,他朝楚婷伸出了手,楚婷将手放在他手心中。被唐信牵着走远。

楚婷回头到那位老夫人歪倒在轮椅上,而很快。她在眨眼之间返老还童,唐婉不知道对她做了什么,总之,在自己和她身上,都发生了那样神奇的事情。

当酒井雅子再次醒来时,她回到了少女时代

唐婉再次追上唐信与楚婷,正打算向唐信汇报工作,眼前却发生了让唐婉吓得魂飞魄散的事情。

唐信,毫无征兆地软倒在地!

在失去意识之前,唐信只感觉心脏骤停,仿佛间歇会持续很久!

一天后,唐信从昏迷中醒来,他到了程慕挂着泪痕的脸庞,见他醒来,床边那些担心他而一脸憔悴的女人都松了口气。

“老公,你怎么了?”

唐信扭头了镜子,自己变成了十八岁的模样,大概是他被送回家之后身体检查,为了确保绝对健康,于是恢复到了这个年龄状态。

他微笑道:“没事,这是有点累。”

“骗人!你已经很久没有撒谎过了!你刚才就是撒谎!”

程慕说着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唐信则眨眨眼,收起伪装出来的轻松之色,沉声道:“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他是一家之主,他发话了,当然没人会反对。

他从床上掀开被子,下地来到窗前,就在此时,他忽然觉得心里七上八下毫无踏实感。

这样的感觉,已经有数十年不曾体会到了!

他捂住脑门,冷静地思索。

身体是绝对健康的,而这种毫无理由的诡异感觉,究竟是为什么?

好像,他自己都在变得不真实!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件事,一定是对唐信而言,超乎一切的重要!

感觉自己,好像,快要消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抹杀一样!

唐信猛然抬头,目眦欲裂地失声道:“四次元口袋!”

他越想越后怕,他差点儿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他一直遗忘,也许会颠覆现在的一切,并且让现在的自己,在历史中,消失!

有一个事实,是唐信从自己都不记得的久远之前被忽略掉了。

当年,还在上高中的他,为什么会获得四次元口袋?

到底,那个口袋从何而来?

唐信立刻拿起电话拨打给了司徒炎鑫。

“司徒,我让你做的东西,做好了吗?”

“不是早就给你送过去了吗?”

“在哪里?”

“问你的管家婆,别烦我。”

唐信挂了电话之后把程慕叫了进来,程慕满面忧色地盯着唐信,扁着嘴就像是小孩子委屈的样子。

“司徒是不是送过什么东西过来?”

程慕拉开床头的一个抽屉,指着里面的一个长方形盒子说道:“就是那个喽,你不在家,我就放这里了,老公,你到底怎么了?我现在心里很不对劲,慌得要命。”

唐信拿起那个盒子,然后在程慕额头上轻吻一口,说:“没事,什么事也没有,放心。”

说完,他从卧室钻进了自己的书房中。

打开那个盒子,唐信到了一个几乎与自己手臂上四次元口袋一模一样的东西。

他披上隐身披风,腰上缠上时光腰带,然后直接进行翘曲空间跳跃,回到了天海,根据记忆头戴竹蜻蜓飞上天空,确定大致位置没问题后,唐信将时光腰带的时间调到了五十七年前夏秋之交的一天。

“唐信,三三斗牛你来不?”

“来呀,等我去买瓶水。”

天海三中校外篮球场边上,刚上高三的唐信吹着口哨走去买矿泉水,就在这时,他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天空,突然,空中射下一道光芒,径直射在了他的身上,青涩稚嫩的面庞浮现忧色,唐信望着澄净透明的天空一头雾水,摸摸肚子感觉有些古怪,但是大庭广众又不好意思掀开衣服,于是他拿上书包转身匆忙朝家跑去。

在篮球场等得不耐烦的邱强一把将篮球砸在地上,朝蹲在篮球架下打游戏机的孙道问道:“喂?唐信怎么还不来?他不会放鸽子吧?”

“没事儿,放鸽子的话,明天你去学校收拾他。”

邱强心烦意乱道:“他就是欠揍!”

在众人的头上,那透明的天空中,一道人影望着那小跑着回家的唐信,喃喃道:“跑吧,聪明小子!”

这无形的人再次进行了时空穿梭,回到了属于他的时光中。

解开时光腰带,唐信发觉心头一片宁静。

他做到了。

在历史时光中完成一个节点,一个死循环,就如同那个最古老且没有人能够回答上来的问题一样。

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推开书房的窗户,唐信望着宇宙银河的景象,闭目悠然一笑。

第四卷:众神之上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