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恰似一江东流水 (结局)

小说:恰似一江东流水作者:竹笙漫更新时间:2019-01-16 22:45字数:268308

安城的秋天一如五年前一样,浅浅的阳光,潮湿的空气,偶尔弥漫着海水的腥味。

林俊站在华联三十层的董事长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整个安城的景色以及远处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

五年了,已经五年了,简洁只是通过电子邮件偶尔和他们这些人联系,却从未打过电话,记得有一回林俊到法国出差,想着正好可以去里昂国立美术学院看她,却没想到她根本没有来这里报名。

林俊的心里徒然一阵冰凉,她不在这里那又在哪儿?他给她发了上百封的邮件问她到底在哪里,可简洁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几乎没有再通过邮件和他说上只字片语,而是偶尔逢年过节时给他发一张电子卡片。

林俊想尽了一切办法,也询问过顾欣妍是否知道简洁的下落,然而顾欣妍也只是摇摇头,说她也只是知道她的邮箱而已,其他的简洁都没有透露过。

“林董,盛元的张总已经到了,正在会议室等您。”张秘书敲了敲办公室门说到。

林俊转身,“好,知道了。”

张秘书正要退出去,只听林俊又问到:“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消息?”

张秘书在心里轻叹一声:“还是没有。”

因为林俊不知道简洁到底是不是还在继续学设计,既然不在里昂国立,那么会不会在其他学校,不管这个想法做起来有多难,他绝不会放掉任何一个可能,不论是一百所,一千所,还是一万所美术院校,他都要找到她!

澳大利亚南部,阿德雷德东北部的巴罗莎谷,在澄蓝的天空下连绵的山脉起伏不绝,一望无际的葡萄园一直绵延到山脚下,数不尽的酒庄一座挨着一座。

在一片涨势极为旺盛的葡萄园前,简洁正带着几名从中国来的游客在这里观看葡萄的采摘,并介绍着这里关于葡萄酒的历史。

柔和的语调,偶尔幽默的谈吐,使这一段历史被讲的生动有色,几名客人都忍不住想要尝试简洁口中所说的那几种有名的葡萄酒。

忙碌了一天,终于在傍晚时分可以歇口气,简洁坐在酒庄露天的庄园里,手上是一杯新酿制的葡萄酒,色泽清凉,轻抿一口,浑圆柔顺。

这样的口感让她不禁想到自己在环宇时第一次参加公司的酒会,那时初生牛犊的她,不停的向林俊抱怨着高强度的工作是有多么的不人道。

时间一晃,她来到澳洲已经五年,当初她之所以没有说实话就是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想过一个新的生活,然而,她不在里昂国立美术学院上学这件事还是让林俊知道了。

那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好几封林俊的邮件,都是在问她到底身在何处,简洁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他,也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自己在哪,所以,她只能选择了沉默,不再回他的邮件,只是偶尔的寄些电子明信片。

“简,你在想什么?”一个漂亮的金发女孩儿看着正在出神的简洁问到。

这个金发女孩儿叫海瑟薇,和她有着相同的背景,是这个酒庄的继承人,不过,和她不同的是,海瑟薇完全熟悉自己的家族生意,并且有着丰富的葡萄酒知识,简洁的那些张口就来的葡萄酒历史和工艺酿造全是从她这里学来的。

简洁抿唇一笑:“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而已。”

海瑟薇在她旁边坐下,一双蓝色的如海水的大眼睛看着她:“简,你是想你的亲人了吗?你知道,我们酒庄和中国不少的公司都有合作,如果你想回到中国,我可以安排你去中国的分公司上班,只是,我真的有些舍不得你!”

看着天边火红色的晚霞,简洁微微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回去”安城有太多让她痛苦的回忆,虽然自己离开中国那么多年,可只要一想到安城,她的心里总还是有轻微的窒息感。

“简,虽然你看起来总是那么的富有激情,总是那么的兴致勃勃,但我能感觉到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我的父亲曾经告诉我,无论是幸福还是悲伤,都是上帝赋予我们的财富,只有有了这些财富,我们的生活才会充满色彩。

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我们不应该报以怨恨,而是该感谢他,没有他们,我们就不会成为今天的我们。

简,拿出你的勇气!”海瑟薇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costacoffee里,轻柔缓和的钢琴曲袅袅传出,进出的客人络绎不绝,但这里的一角却总有点引人注目。

一个穿着西装的俊美男人一直坐在靠窗的那里,看着窗外,他就像是一个完美的雕塑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多欣赏几眼。

一个在这里做兼职的清秀女大学生在给旁边的客人送完咖啡后刻意看了眼他的咖啡杯,好像没有动过的痕迹。

“先生,您是对我们的咖啡有什么不满意吗?”女学生问到。

听到服务生的询问,程绍延这才转头看过来,近距离看着这个男人让她心跳不已,差点窒息,俊美的凤眸让她完全不敢直视。

不过,这个男人看她似乎怔怔的出神,这更让她心跳加速,脸颊发烫,但是心里却兴奋无比,她再次结结巴巴的问到:“先先生,您是不是对我们的咖啡味道有什么不满,如果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帮您从调一杯。”

程绍延看着这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女学生,清秀的脸庞仿佛让他看到了简洁的影子,第一次在这里见她时的样子也是这样梳着一个马尾,脸上不施脂粉,却也是那样动人心魄。

当这女学生再次询问他时,他才回过神,温和道:“不用了。”

虽然言语温和,可眼神却明显的带着疏离,女学生终是有点失望的离开。

这个位置是简洁最喜欢坐的一个位置,然而现在,他的对面却是空空如也,想起那****不管不顾的开车赶到机场时,看到的一幕就是简洁和林俊相拥在一起,那一刻,他忽然泄了气,再也没有往前迈出一步,直到他远远的看着简洁消失在安检口,才转身离开。

他端起面前的这杯摩卡,这是他曾经为她推荐的口味,抿了一口,已经有些凉透,味道也失去了香醇的口感。

放下咖啡,不经意的又看了眼窗外,一个既陌生有很熟悉的身影从对面的马路走过,程绍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他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哪里还有那个身影。

是她吗?是她回来了吗?他穿过车流,跑到马路对面,沿着那条街拼命的找着,可始终没有看到简洁的身影。

简洁和尚晓佳约在商场里的一间餐厅里见面,刚坐下没两分钟,尚晓佳就如火如荼的赶来,见面就是劈头盖脸的对简洁一顿数落。

怪她走了五年竟然不跟他们电话联系,后来还玩起了失踪,虽然尚晓佳骂的厉害,可简洁觉得自己又找到了熟悉的感觉,笑着任凭这个好闺蜜对自己的数落。

说到最后,尚晓佳没了力气,简洁赶忙给她递过来一杯饮料,“先喝点,歇一歇,等会儿再骂也不迟。”

看着简洁那一脸笑嘻嘻的模样,尚晓佳顷刻间再没了要骂人的力气。

“我知道你生气,你看,我这不一下飞机,就赶着来见你了,这次回来,我就不回去了,以后你有的时机会数落,别生气了啊!”

一听简洁不会再离开,尚晓佳这才放过她,“你不知道你跟我们玩失踪这两年,林俊找你都找疯了,从法国开始,到现在,他找了一百多所的院校打听你,你可真是沉得住气!”

简洁没有说话,尚晓佳继续问她:“你回来的事,他知道吗?”

“晓佳,我回来的事你先别对任何人说”

“你还打算让林俊这么找下去?”

“我不想耽误他,不想让他对我还抱着任何希望。”

“你心里还有程绍延?”

简洁沉默良久,才回答到:“晓佳,一段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也不是说放下便能放下,也许一个人的心被另一个人占据后,便真的无法再容下别人,林俊,他该有一个更好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却不是我。”

和尚晓佳从餐厅出来后,简洁还约了一个客户下午在悦凯见面谈酒庄红葡萄酒的铺货事宜。

在经过一个街角转弯处,她一下便停在了原地。

程绍延正双手插兜站在他的路虎旁看着她,当自己停在原处没有再往前走时,他一步步的朝她走了过来。

“真的是你!”程绍延的眼神隐含激动,“之前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便想等在这里碰碰运气,看还能不能再等到你,没想到,真的是你!”

“就算真的是我,你等我又做什么?”简洁平静的问着。在澳洲的这几年,简洁已经学会了平静面对问题,平静面对过去。

“有些话我想对你说,也是我五年前就想对你说的。”

“可我没有时间”

“没关系,我在琉璃居等你,无论多晚,我都会等。”

程绍延果真在琉璃居一直等着简洁,简洁和客户的见面其实很快,但结束后她犹豫着自己是否该去见他,就这样,一直拖到了晚上九点,简洁才下定了决心去那里见他。

出了电梯门,简洁一眼就看到程绍延坐在那个他们曾经坐过的位置,可以看到整个安城夜景的位置。

见简洁来了,程绍延会心一笑,站起身替她拉开座椅。

“谢谢!”简洁客气到。

程绍延心里霎时揪痛了一下,半天才说了句:“不客气!”

简洁开门见山,直接问到:“你想跟我说什么?”

程绍延坐下,仔细的看着对面的人,这五年的光景让她蜕变了许多,一头及腰的波浪大卷,一身浅色的职业套装,许是见客户的原因,她画了一个精致的淡妆,眉眼间透着的从容不迫,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成熟美丽。

“简洁,你能原谅我,回到从前我们依然相爱的时候?”

简洁转头看了看窗外,安城的夜景还是那么的美丽,她随即又笑着转过头来看着他:“你觉得我们能回到过去吗?即使我能原谅你,可我们中间隔了那么多的事!”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曾经的我是那么的爱你,现在的我,却无法再让自己爱你!程绍延,我已不再是过去的我,你也不再是过去的你,过去的种种就让它化成一江东水吧!”

简洁从没有在程绍延的脸上见过失望之色,然而当自己说完这番话后,她却看到了他眼中的悲痛和失望。

回到安城已有月余,本是让尚晓佳瞒着众人,却不想还是被林俊知道,她忘记了尚晓佳其实是最不擅长保密的人。

林俊找到她酒店时,他脸上的怒气让她有些害怕,就在她以为他也会像尚晓佳一样骂她一顿时,他却把她紧紧的抱进怀里。

简洁没有继续再住到酒店里,搬回了大宅,顾欣妍见到她回来高兴不已,眼眶红了又红。

回到自己的卧室,依然还是自己走时的模样,抚摸着所有的家具,简洁才觉得自己是真正的回来了。

电话在桌上响着,是海瑟薇打来的越洋电话,说是给客户铺的这批红酒已经发货,让她留意一下物流记录。

挂了电话,简洁打开电脑,登上国际物流网站后输入海瑟薇给她的单号查询。

右下角突然有一个弹窗,显示有一封邮件进来,以为又是海瑟薇给她发的什么资料,便点开来。

却没想到这是一封信,再看发件人,居然是程绍延。

简洁:

写这封信给你,不知道你会不会看,看也罢,不看也罢,我只是想告诉你,过去对你所做的一切,我真的感到后悔万分,虽然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替我的养父母讨回失去的,可伤害就是伤害,我没有理由为自己开脱。

那一年,我十七岁的时候,父母再一次意外中发生了车祸,当时我告诉你他们是当场死亡,其实不然,我母亲是当场死亡,父亲受了极重的伤,重度昏迷。

在经过了十多天的治疗和抢救后,他醒了过来,但非常虚弱,虚弱到只能靠呼吸机来维持。他醒来后告诉我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为之,目的是想要抢走我父亲的资产。

而这个人就是你的父亲简祖元。后来,我父亲没有熬过去,还是永远的离开了我,接着,公司也被冠以别的名义易了主。

后来的我被恨意冲昏了头,只知道自己必须要强大起来才能有机会替我过世的父母讨回一切。再后来,就如你所见,我确实有能力可以和你父亲较量,你一直以为我是为了顾欣妍才会报复你们,那一切不过是我做出来的幌子。

我回国后,为了接近你我试着找了很多机会,终于在那次,让你成功的走近了我。都说人是感情动物,一点不假,我努力控制对你的感情,努力提醒着自己,可终究我还是爱上了你。

爱上你的同时,却也毁了你,尤其是在你失去了我们的孩子的时候,我更是悔恨与心疼,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怀了孕,可我始终不能释怀仇人的女儿竟然怀了我的孩子,当我醒悟的时候已经再也不能挽回!

那天,我试图乞求你的原谅,你说的那些话,让我明白了有些失去的终究无法再挽回。

我知道你不想再见到我,所以,你回来,我便只能离开,这样,你才能忘掉过去,重新开始,林俊是个好男人,有他照顾你,我便放心了。

对不起,我亲爱的小姑娘!

再见了,我亲爱的小姑娘!

愿今后的你平安快乐!

程绍延

x年x月x日

日期是几天前,可她这几天却没有登过邮箱,所以没有看到。

看完了这封信,简洁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泪流满面,也不知道其实他比她承受的痛苦更多!

如果不是父亲的贪欲,他们便不会有今天的结果,可如果不是父亲的贪欲,他们也许不会相识。

她拿出电话颤抖着拨着程绍延的电话号码,可那边却只传来机械的女声:“您所拨的电话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简洁一遍一遍的拨打着,仿佛只要多拨一遍下一秒便会接通,可听筒里却依然还是那个机械的女声。

简洁的心像是被万千针刺扎着一样痛不言语,为什么他不早点告诉她真相,为什么在告诉她真相后却又要离开?

眼泪再度滑下,她拼命的擦拭着,心中说到:绍延,我一定会找到你!等我,总有一天,我们一定可以再次相见!

天地之大,人海茫茫,简洁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寻找,不过,她始终坚信,终有一天,在某一个地方,不经意的一次回眸,两人便能再次相见

完结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