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回难偿难还是相思

小说:书剑长歌江湖行作者:沈沉更新时间:2019-01-16 22:55字数:343659

    明军此一役,以三四万之众,抵御拥有二十万大军入寇的也先强敌,获得全胜,把也先的兵马全部逐出国境,凯旋班师而还。

  景泰帝朱祁钰率领文武百官、王公国戚出京城五里以迎于谦大军。

  随后在石门和岔道伏击敌人的两支队伍也先后回到京城。

  景泰帝口谕于谦,将这次抗也先的有劝人员,造表上奏,以便论**行赏。

  众豪使均平安返回,能为国家、百姓作了这么一件堪称侠之大者的大事,大豪都很高兴。本来这一来,在京城已然无事。但于谦都再三挽留讬咐大家,暂勿离京,且待皇上召见庆**以后再走。

  众俠都无意于**名,但却不过于谦、陈镒的情面,也就答应等皇上开过庆**会后再走。

  众人仍然暂住在丐帮北京分舵,柳下舫仍然日日过来和大家相聚。

  酒仙和顾燕然天天赌酒,到底谁的酒量大,谁也弄不清楚。其余众人,或下棋,或评画论书,或听易讧南弹琴,或相互谈论武学,到也过得愉快惬意。但柳如烟却高兴不起来,他被无边的烦恼牵绕着。

  使他烦恼的仍然是他那三个**知己。弄得任心烦意乱,真个是千丝万缕,不知该如何梳理。因为至今他还没有想出一个三全其美的处理办法来,而今花可可和凌霜雪却又找上了他。

  首先找上他的是凌霜雪。

  这天,柳如烟正在看金满堂和缪天北下棋。凌霜雪悄无声息地走了**,悄悄拉了一下他的衣袖,柳如烟回过头来,凌霜雪用食括教在嘴上“嘘”了一下,悄声地说:“你跟我来。”柳如烟随着凌霜雪向屋外走去。

  这丐帮北京分舵所位的这宅院很大,如果是一个不知情的人走进这里,要是没有看到进

  -202-

  进出出的乞丐,都会把它当成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宅第哩。因为它不仅宽大,而且**还有一个占地十多亩的花园哩。

  凌霜雪抱着柳如烟往花园里走去。

  进得花园,柳如烟不禁问道:“雪姐,有什么事吗?”

  凌霜雪白了他一眼:“当然有事找你。难道没有事就不能找你么?难道没有事你就不能陪我走走么?”

  柳如烟一听这话,多少有点幽怨之情。这三个大小姐他都不敢“惹”,也惹不起。忙陪笑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凌霜雪:“别解释了。前一阵事大家都忙你报仇的事,也一路回下奔波,我也遵从在汝州时的约定,从来没有要你陪我说说话哪什么的。因为我知道,在那一段时间里,别说你,大家都没有那般心情。红妹地没有单独我过你。我们大家都一心一意地要帮你找出杀害伯父伯母的仇人。现在好了,总算一切事情都差不多了。你的大仇得报;我们也帮助皇上打败了也先,让京城转危为安了。所以想找你陪我走走,说说话。”

  柳如烟道:“这段时间来,雪姐妳,还有大家都为我的事吃了不少苦,跑了不少路,出生入死地帮我报仇。我是万分感激的,并将在今后尽力图报的。这段时间,确也对雪姐,还有红妹、可妹,也有些冷落。也该陪你们说说话呀什么的。”柳如烟赶快检讨自己。

  两人沿着花间小经走着。因为现在已是秋天,园中的花开的很少,除月季外,也才打苞,到是园中有几株桂花,开得十分繁盛,浓浓的香气袭人。但园中还是树木葱笼,郁郁葱葱。

  凌霜雪傍着柳如烟走着,低着头,细声对柳如烟道:“如烟弟,当**说过,等伯父伯母的大仇得报,手刃仇人以后,你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现在你父母的仇人已经我出来了,王振虽然你没能亲手杀他,但却死于乱军之中,尸骨无存;习阳山、黄沙白、厉飞熊三个凶手,你己手刃他们。这件大事已可说有了完满的结局。你现在总可以给愚姐我一个肯定的答案了吧。”

  柳如烟本来在凌霜雪拉他出来,他已经猜中了她会对他说什么。但无奈他至今尚未想出一个三全其美的办法解这个结。他要信守承诺,他也是该给凌霜雪、还有花可可一个肯定的回答。但他也要信守与冷红叶的已有婚约。

  他爱冷红叶。但是这一年多的日日相处,花可可、凌霜雪与他共生死,同患难,奔波江湖,学他寻访仇人,这恩德,他岂能忘却。这种患难相处的真情他岂能无动于衷。他本是个多情种,凌霜雪的娴婉,花可可的娇憨,岂能不让他心动。从他内心讲,他也曾暗暗地问过自己,我是不是也爱上了她们?但他又觉得,自己不能够“管情别恋”,因为他爱冷红叶。

  他可又切切不能伤害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也不能委屈她们中的任何一个,真是难死人了。千丝万缕,如何梳理!所以使他下知该如何处理才恰当,才不会伤害她们、委屈她们。因此至今想不出一个妥当的办法来。

  今天凌霜雪又找上他,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时张口结舌:“这……”

  凌霜雪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和红妹妹已有婚约,你爱红妹妹;我也知道,还有可妹妹也爱上了你。我也知道,论容貌,我也比不上红妹、可妹;论武**,我更比不上她们两个;论师门,了了神尼虽然不属于任何门派,可她老人家的名气,比当今任何一个门派的掌门人都大。所以不管化哪个方面来讲,我都比不上红妹、可妹;也许我也知道配不上你。但是,从你在秦岭道上,舍命救我、护我而被那些贼子打落崖下那一刻起,我便已立誓,此身除你以外,终付不嫁。我不会向你要名分。不会破坏你和红妹的婚约,我只求给你作过小妾,终生得以侍奉你和红妹足矣!我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柳如烟道:“雪姐言重了,不是妹配不上小弟,应该说是小弟不配。要让雪姐给我作妾,

  -203-

  那太委屈雪姐了;也要折了小弟的福寿。哪怎能成呢!”

  凌霜雪:“如果你不愿娶我,只要你和红妹答应,让我留死你仍身边,作一名丫环,也是心满意足的了。你说吧,行不行?今天只求你给我一个回答。”

  柳如烟沉默了一下,方说道:“雪姐,怎么说起当丫头的疯话来了,那岂不真是要折杀小弟和红妹了吗!那样是不行的。能不能容我再想想?这样吧,现在小弟父母之仇虽报,尚未能在父母坟前祭奠二住大人。且客皇上召见以后,小弟回成都,在二老坟前祭奠,并将有关此情禀告后,小弟一定给姐姐一个满意的回答如何?这点尚请雪姐能够体谅小弟的苦衷。再等一下,最多两三个日。如何?”

  凌霜雪呆了一下,方点点头道:“好吧,愚姐就再等两三个月吧,如果弟弟你不答应我留在你身边,那我也就只有到当**救我的地方跳崖一死了。”

  柳如烟忙道:“雪姐妳千万别胡思乱想。小弟保证到时一定今给妳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你还犯得右碧霞山庄和傅老哥哥比赛时你画的那幅画吗?”凌霜雪问道。

  柳如烟:“当然记得。”

  “记得就好。”

  两人在园中走了一圈,又说了一去不相干的闲话,方回到前院。

  凌霜雪回她自己的屋里去了。

  柳如烟被闹得心烦意乱,再也没有心思看缪、金二人下棋了。便也回到自己房中,刚刚坐下倒了一杯茶,想让自己心情平静平静,门簾一掀,一阵风似地,花可可像一朵香喷喷的红云飘了**,一把拉着柳如烟的手:“走!培我到**花园中走走去。”

  柳如烟对这个刁蛮的小妹学可不敢拒绝。只好苦笑了一下,随她拉着往外走。

  随着花可可,又来到了刚才走过一圈的后花园。

  他明知花可可拉他出来,多半好了什么。只好先引开口为妙,黙默地同花可可并肩走着。花可可却挽着他的手臂,一双妙日在他脸上来回转着。望着他那一副如老僧入定的木然面孔,她不禁“噗嗤”一笑道:“喂,雪姐姐约你出来,给你出了什么难题呀?可把大明第一智者刘伯温先生的高足给难住了。回答不出来了吧?嘻嘻!我今天拉你出来,也要出两道题考考你。”

  柳如烟:“你出题考我!?出什么题?”

  花可可:“我问你,你在碧霞山庄出那幅语是什么意思?”

  柳如烟:“哪幅画呀?”

  花可可笑道:“哟,你还和我装佯哇!你在碧霞山庄画了几幅画?”

  柳如烟:“只和傅老哥哥较技画了一幅。”

  花可可:“我说的就是那一幅哇!”

  柳如烟:“那一幅怎么了?”

  花可可:“那幅画画的什么?”

  柳如烟:“妳不也在场吗。画了一株梧桐三只凤。”

  “你说那啥意思?”

  “这!?当时画的时候我没没意思嘛!”

  花可可:“好!你不沉实话也没关系。反正在场的还有顾老哥哥和微山四友四位老哥哥、红姐、雪姐。画摆在那儿,你想赖也赖不掉。我再问你,你和红姐的婚约还有没有效?”

  柳如烟:“妳这小妮子问的怪,我和妳红姐的婚约又没解除,当然有效哇!海枯石烂,也不会变嘛。”

  花可可笑道:“那好得很。我和红姐的誓约地没有变。”

  柳如烟:“妳仙有什么誓约呀?”

  -204-

  花可可狡黠地笑道:“我在汝州就和你说过呀,你没有问红她吗?”

  柳如烟老实地答道:“当时她不给我说,只说以后会告诉我。”

  花可可:“你可以再去问她呀!”停了停:“现在大事已了。你说过,该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了吧。”

  柳如烟无奈,只好说道:“仇人虽然已死了,但还没有祭奠父母,等我在父母坟前祭奠时,将此事禀明父母在天之灵后再回答妳好吗?”

  花可可却回答的很干脆:“好吧!我等着。反正我跟定了你,你引答应,我跟你没完。哥,你等着瞧吧!”

  花可可抽出玉臂,笑着跑掉了!丢下柳如烟一个人花花园中发愣。

  柳如烟用拳敲敲自己的脑袋,唉!麻烦又来了。凌霜雪刚找了他,花可可也来找他。这事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但怎么解决,他还未想出一个妥善办法来。他万万没想到,在碧霞山庄与傅海东较技时随意画了那么一幅画:《三凤棲梧图》却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个把柄。凌霜雪对他提起;花可可也提出问题。你画三只凤啥意思,梧相暗喻你柳如烟,三只凤暗喻何人?冷红叶、花可可江湖人称“双凤”,再加一千凌霜雪,可不成了三凤?三凤共棲一梧又暗喻什么?!嗨!他能解释得清楚么?花、凌二女这么看,冷红叶会不这么看?能说清么?说不清。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嘛。

  花可可又一次提到她和冷红叶之问的誓约,前在汝州问过冷红叶,冷红叶不给他说,现在又提起。

  说等祭奠父母后再回答她们两个,那也只是缓兵之策,到时又该怎么办?

  这相思情哪!这相思债呀!真个是难偿难还哟!

  “唉!”他不由长叹一声。

  “哟!你一个人跑到这儿未叹什么气呀!”一个银铃似的声音突然响起。

  把柳如烟不防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是冷红叶笑眯眯的站花那儿。

  冷红叶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臂,两人缓步向前走去。两人走进一个亭子坐了下来。一时两人默默默无语。

  望着心事重重的柳如烟,冷红叶微微一笑。还是她先开口说道:“我猜是雪姐、可妹又来找过你了。是吗?”

  柳如烟默默地点点头。

  “她们又‘旧话重提’了。是吗?”

  柳如烟仍点头无语。

  冷红叶:“你是怎么回答她们的?”

  柳如烟:“我怎么好回答她们!我既不能干干脆脆地拒绝她们,我又不能答应她们。我拒绝她们,就会伤害了她们。我如答应她们,可又会伤害了妳。没法,我又只好‘拖’了。”

  冷红叶:“怎么个拖法?”

  柳如烟:“她们把我逼急了,我只好时她们说,等我祭奠了父母在天之灵,在父母坟前禀陈仇人已诛,并向父母禀陈了你们三人与我之事后再经她们一个答复。”

  冷红叶:“这地只能起一时缓兵之策,可不足根本解决问题的方法吗。”

  柳如烟:“我也知道。缓缓再想办法吧。妳不知道,她们又提出新的问题来了。”

  “啊?!她们又提出什么新问题?”

  柳如烟:“雪姐和可味都问我,在碧霞山庄,我和傅老哥哥较技画那三凤棲梧图是啥意思。”

  冷红叶道:“提的对呀,我都也正想问问你当时画那幅《三凤棲梧图》是啥意思呢?”

  柳如烟:“我哪有啥意思呀!当时因为你和可妹江湖人称双凤,岭好雪姐也在场,所以

  -205-

  触机便画了三凤棲梧,当时我心中并没有别的想法吗。”

  冷红叶笑道:“哪话知道你是时有没有别的想法,不过我到很同意雪姐和可妹的看法,宁可认为当时你是有想法才画出那幅三凤共棲一梧的画来。因为你心中有我们三个人,才画了三只凤嘛!别说雪姐、可妹和我会这么看,现在与任何人讲,任何人都会认为你是暗喻**们三女共事你一夫的嘛。”

  柳如烟道:“这可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寃枉了。当时**是只画一凤,可能你们三个人都会对我有意见,都会对我不满。你们三个我都不愿得罪,不能得罪,也不敢得罪嘛。万我当时确实没想画那梧桐就是暗喻我嘛。”

  冷红叶笑道:“我看你对这事在任何时候最好别作解释的好,否则是会越描越黑的。”

  柳如烟:“说战也是。”

  冷红叶:“你们还说了什么问题?”

  柳如烟:“雪姐说,她给我作妾、作丫头,只要不离开我们两个,能服侍我们两个都可以,要是我拒绝了她,她就在秦岭当年我被踢下悬崖之处跳崖自杀。”

  冷红叶:“雪姐真可岭!可不能让她自杀。她如自杀了,我们两个都成了凶手,成了千古罪人。得设法安顿好,又不能委屈她才是。”

  柳如烟:“可妹又说起和妳有什么誓约。你们到底有什么誓约?”

  冷红叶道:“是呀,可妹和我是有誓约,现在告诉你也不迟。当年我们在庵中随师学艺,情同亲姐妹,可我们两个又自视极高,瞧不起天下男人,背着师父我们两人曾盟誓,今后如觅得如意郎君,当共同嫁之,以葆我们姐妹之情永存,今生今世都不分离。所以我如嫁给你,她也要嫁给他啰。”

  柳如烟苦笑道:“荒唐。你们小孩子办家家酒的话,怎么能当的真。”

  冷红叶道:“胡说。谁说我们是小孩子办‘家家酒’的话!我们可是认真的。”

  柳如烟:“你们这个誓言,可把我坑苦了哇!”

  冷红叶:“把你坑苦了?!我说把你美死了哩!”她笑笑,接着说道:“不过,说正经的,我到认为,现在到今之计,‘拖’不是一个解决根本问题的办法,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你把我们三个都娶了。你说答应了她们两个怕伤害了我。我到不那么认为。我迎不是一个善妒的女孩子,有许多事我是比较看得开。爱情能够独享当然好,但爱情也不能伤害友情。可妹和我把感情不用说了,正如此,我仍才会有当日的誓约。须誓约当默也得信守。一诺千金可也不能光是你们男子汉所专有的嘛。雪姐倒境遇我很同情,我们相处这些日日夜夜以来,也建立了极李深厚的姐妹情谊。我和可妹都很同情她,让我们三女共相一夫又未尝不可!这是我们三个自愿。这样皆大欢喜的结局又来尝不好。”

  柳如烟:“要是我不答应呢?”

  冷红叶站起身来,似笑似嗔道:“要是你不答应,那我也就不嫁给你了。我们姐妹三个,就另去找如意郎君去了。”

  冷红叶说完这话,袅袅婷婷地走了,留下柳如烟在那儿发怔。

  晚上,三女在她们的房间里,冷红叶间花、凌二女:“你们今日又找了如烟哥?”

  二女点头;“嗯。”

  “他怎么说?”

  花可可:“拖呗。他推说要等上了他父母的坟以后再给我答复。”

  凌霜雪:“对我他也是这么说。”

  冷红叶想了想道:“你们别急。我有办法让如烟哥答应娶你们的。只**们姐妹同心,这事一定能成。”

   

  -206-

  兴安捧着圣旨来到丐帮北京分舵,宣柳如烟等一众入宫见驾。

  当下柳如烟、顾燕然、冷红叶、花可可、凌霜雪、杜若州、鄢如龙、金满堂、柳下舫、易江南、缪天北、闻竹西、傅海东、崔玉笛等一从额旨谢恩。

  兴安宣旨后说道:“咱家向各位道喜了,万岁在文渊阁设宴,要为名位庆**,还要论**行赏呢。大家快一点准备好,同咱家一块儿入宫见驾去吧。”

  众人赶快穿戴整齐,一齐随着兴安入宫。来到文渊阁,这里众人也曾来过一次,到了阁外,仍按例由兴安入内禀报,然后景泰帝宣众人入阁觐见。

  阁中仍是于谦、陈镒二人随侍接见他们。君臣礼毕,一一赐座,仍是每人一席。只不过今天,景泰帝特地将三女冷红叶、花可可、凌霜雪的座位安在事在前席近御案前的三席。

  景泰帝道:“这次抗击也先,诸位卿家协助于卿家,出力颇大,使我天朝军马,在以寡抗众的劣势下大获全明。乃大明之幸,天下之幸。众卿**劳,朕岂能忘,所以今天特让兴安把众卿请来,服得论**行赏,同时也准备了一些酒菜,算是犒劳众位卿家吧。并且朕还让于、陈二位卿家,没代朕陪客。你们大伙儿都说说,要朕怎么奖赏你们?大家都说说你们条件如何?你们是想在朝为官,或者怎么,都不妨直言。”

  杜若州道:“启禀万岁,草民已是老朽不堪年还之人,闲散惯了,当不来官,也不愿当官。至于战胜也先,那是托皇上洪福。也先行不义,必然自毙。我们作为大明子民,保卫故国疆土,也是应尽的一份责任罢了。我们学武之人,大则保疆卫国,小则行俠仗义,竹分内之事而已。所以草民不求皇上任何奖励。”

  金满堂道:“杜兄说得很对,草民等不需皇上任何封赏。今天能得皇上赐宴,草民等已是感到莫大的荣幸了。”

  众人也都奏道:“我们也都不愿为官,还是请皇上免了吧。”

  景泰帝道:“朕知道你们侠义之士,在江湖上自内自在惯了,不愿作官,受这拘束。朕也是理解的,那也就罢了。但你们的**劳,岂是今天一桌酒宴能抵偿的。所以奖赏你们还是要的。杜若州,江湖上称你为天目酒仙,朕就御赐你天目酒仙称号,御赐金牌一面。另赐御酒十罈。今后若要喝酒,可凭金牌,到官坊免费领取。”

  天目酒仙即席谢恩。

  “鄢如龙,江湖人称你南海龙王,这南海龙王从今日起便是御赐封号。南海诸岛,皆由尔统辖,听你号令。你这次参加抗击也先的从人,每人奖励黄金百两,玉带一条;金满堂,你那金算子的名号也成为御赐之号。你的从人也赏黄金不两,玉带一条;微山四友,钦赐为琴棋书画四圣,赐琴一具、棋一付、御笔十支、御墨十锭、宣纸百匣;柳下舫御赐赛孟尝之号,御赐‘燕山镖局’金匾一面,参去抗敌镖师赐黄金百两,王带一条,其余镖丁,每人赏银五十西;顾燕然御赐你‘铁丐’之名,朕听说你也好酒,也赐御酒十罈。今后喝酒官坊免费供给。御赐崔玉笛‘丐侠’之号,赏赐丐帮北京分舵纹银去五万两。另外,你们十人,候尔等每人金牌一面,今后行走江湖,如遇贪官污吏、土家劣绅、奷商恶棍,以及危害百姓之人事,可凭此金牌,如朕亲临,为民除害。”

  众人即席叩谢圣恩。

  景泰帝又道:“冷红叶、花可可、凌霜雪,朕前已认你们为义妹,朕现登大宝 。你们

  是朕御妹,当受公主之号,且这次于爱卿抗击也先,你们也参与杀敌有**。你们说,朕该如何奖赏你们呢?”

  冷红叶奏道:“臣女三人……”

  景泰帝打断她的话道:“呃!朕已说过,你们三人是朕御妹,怎么还口称‘臣女’呢!”

  冷红叶道:“谢皇上。臣妹三人,不敢居**,也不敢请来皇上赏赐。但臣妹三人有一个要求,想请来圣上恩准。”

  -207-

  景泰帝道:“好,妳说,朕无有不准之理。”

  冷红叶道:“这事这时只能让皇上一人知道。”

  景泰帝:“妳且近前来,说与朕听。”

  冷红叶走到景泰帝身边,附耳说了一阵。听得景泰帝笑容满面,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哇!这等好事,朕岂有不准之理。嗯!妳且归座吧,朕自有道理。”

  冷红叶道:“谢陛下成全。”便退回席上。

  冷红叶如此神秘地在皇上耳边说些什么。在座的所有人都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在座的大多数人都素知,“双凤”精灵古怪,不知又要现什么新花样,都不去疑神疑鬼。顾燕然低声嘀咕:“这小妮子又要耍什么名堂?连我们这些老哥哥都要瞒着。”

  正在猜疑不定之际,只听景泰帝义说道:“柳如烟。”

  柳如烟席上欠身:“道在。”

  “朕听于爱卿禀奏,这次打败也先二十万大军,你当推首**。刚才红叶御妹代表可可、霜雪二位御妹向朕陈说,她们三人不要赏赐,要一并让给你。朕该封赏你什么为好呢?”

  柳如烟忙道:“启奏陛下,臣德性疏懒,也不愿为官,只求一生闲散**,啸傲林泉足矣。”

  景泰帝道:“呃,你**劳如此之大,况三位御妹又要把她们的**劳都让给你,不给封赐奖赏,那怎么行呢!传了出去,岂不让天下百姓笑朕赏罚不明么。实权的官你不当,朕可以答应你,这赏赐嘛……”

  景泰帝故作沉吟,然后说道:“这样吧,由朕作主,将冷红叶、花可可、凌霜雪三位御妹,赐婚于你,封你为驸马都尉。择日成婚如何?”

  柳如烟:“这……!?”

  坐在他旁边的顾燕然瞧了瞧对面三个笑靥如花、面有得色的姑娘,心中恍然。不基笑着搡了搡柳如烟:“这可是件大好事呀!还不赶快谢恩!”

  在座众人亦道:“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快快谢恩哪!”

  柳如烟仍迟疑着。

  景泰帝含笑问道:“怎么,你不愿意?我这三位天仙般的御妹顾不上你!你敢抗旨!?”

  柳如烟:“臣不敢!”

  兴安看着三女得意的笑容,也已瞧科几分,便道:“那你还不赶快遵旨谢恩!”

  柳如烟只好道:“臣遵旨。谢万岁。不过……”

  景泰帝:“你还有‘不过’!?不过什么?”

  柳如烟席上顿首道:“圣上恩旨,臣不敢违。但臣需返成都,祭奠父母,禀陈父母在天之灵后,方可成婚。”

  “那好,这是你的孝道。朕依奏便是。不过,遗憾的是,朕不能来为你们主婚,并喝上一杯你们的喜酒了。权且就把今天这酒宴,也当是你们的喜酒吧。朕就委托顾燕然、杜若州等你们这一干老义士,到时候代朕监督、主持你们的婚礼吧。”

  众人大喜,齐声道:“臣等遵旨。”

  三女也道:“谢皇上哥哥成全。”

  景泰帝道:“该的,该的。你们不用谢了。”又说道:“朕也赐你们每人一面金牌,为候体察民情,锄奸铲恶。”

  “谢万岁。”“

  “好了,今日这宴,是朕特地为你们庆**的,再加上三位御妹赐婚之喜。大家就开怀暢饮吧。不必再拘泥什么君臣礼节。兴安,你也坐下与大家一齐吃吧。”

  “奴才谢万岁恩典。”

  -208-

  于谦、陈镒、兴安席间也向柳如烟道贺。

  柳如烟一一逊谢。此时他的心中,是喜是忧,一时过他自己也现不清楚。

  这一回御宴,大家到是吃了个尽欢而散。

  第二天,兴安领着人,把皇上御赐的东西,都送了过来,大家又一一谢恩。

  兴安交待已毕,领着人自去了。

  于谦、陈镒也共同设宴感谢、犒劳了众人。

  京城事了,大家都准备离去。晨起,大家齐聚厅上,商认去向。唯独不兄柳如烟。

  顾燕然命一名小叫化去请。一会儿,那小叫化来报,说柳如烟房中无人,到处寻找也不见踪影。

  三女闻之,去他房中查看,确实房中无人,连那匹白马“雪儿”也不见了。大约已先行一人离去。这一下众人俱皆怔住。

  众人不知柳如烟因何故,却要一人不告而别,先行离去。

  凌霜雪心中有些悽然。

  花可可却道:“他要是躲着我们!就是藏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找出来。”

  顾燕然道:“你们也不必去瞎猜想。我们相处这么久,而且从他内心讲,他也是非常喜欢你们三个的。何况万岁下皆赐婚,他知书识礼,岂会干冒抗旨不忠之名。也许另有他故,来不及与大家说便先行离去也来可知。”

  金算子也道:“是呀,老叫化说的不错,何况万岁还下了旨,让我们这些老哥哥主持、监督你们的婚礼哩。他不会作出那不忠不义的事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冷红叶,猛地抬头,星眼一亮。她看见了那正在架上剔梳羽毛的“玉儿”,忙叫道:“‘玉儿’你来。”

  “玉儿”一翅飞到了她的掌上。

  冷红叶:“‘玉儿’,你告诉我,你知道如烟哥去了哪儿吗?”

  “玉儿”“啾啾”地叫着,点着小脑袋,用它那鲜红的小爪在她的手掌上刨着。

  冷红叶听着它的叫声,看着它在掌上用爪刨着,点点头,最后说道:“我知道了。你带我们去吗?”

  “玉儿”“啾啾”叫了两声,点点它的小脑袋,然后又飞到架上去了。

  冷红叶对大伙说:“知道他击哪儿了。‘玉儿’将带我们去找他。我们姐妹收抬一下就走,去找他去。老哥哥们,你们打算怎么办?”

  顾燕然道:“既然皇上下了旨,**们代皇上主持、监督你们四人的婚礼,这个事情没办完,我们又如何能复旨呢。再说老哥哥我,从河南陪着你们跑江南,又进京,来回折腾了丰年多,好不容易盼着有喜酒喝了,怎么就能够撒手走开呢。我不管别人怎么样,反正我老叫化必得把喜酒喝了,看见你们四个人拜了天地,进了洞房,我才会走开。更何况我和杜酒鬼打了赌的,虽说现在他这个‘天目酒仙’成了皇上御赐的,他不敢把名号输给我了。但我们两个还得比个高低。”

  杜若州道:“对,我也得去。只有用这喜酒赌赛起来才有劲哩。你们的婚礼,没了我这‘大罗酒仙’老哥哥那还行。”

  鄢如龙道:“老叫化说的不错,我们岂能有始无终。”

  众人皆道:“对,对,对,大家都去。”

  只有崔玉笛道:“这北京分舵一摊子离不开晚辈,我就只有请顾长老一并代劳了。”

  “柳胡子,你有何打算?”

  柳下舫道:“你们大家都去,我这个当大哥的岂能例外。让我安顿一下镖局子里的事,自然和你们一路走啊。”

  -209-

  顾燕然道:“那好。我们就留封书信,让玉笛送给于、陈二位大人,就算我们辞行。柳兄弟你这小子,不管你躲到哪儿,哪怕你上天入地,我们这一帮老傢伙都要把你给找了出来!”

  冷红叶道:“好,我们明日便动身找他去!”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