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现身

小说:浪迹武侠世界作者:殴羊疯更新时间:2019-01-20 11:04字数:120240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

天门双眼一瞪,高声叫道:“丁师弟,岳贤弟如何得罪了你,须得你这般咬牙切齿、口出不逊?”

丁勉直直地盯着岳不群,眼中杀机弥漫,悲怆说道:“华山派杀我费师弟,此仇不共戴天,天门师兄莫非要帮着这人面兽心的畜生,来为难我等嵩山派的师兄弟不成?”

天门一怔,看了看岳不群,神情甚为错愕。身后刘正风与定逸走了过来,定逸高声说道:“自打你们离去之后,岳先生一直与我等在一起,何曾杀过你嵩山派的人?难不成我们这许多人,都是岳先生的帮凶,帮着他来隐瞒不成?”

“岳不群这个伪君子当然要将自己洗脱干净,怎么留下把柄?”丁勉尚未开口,一旁怒目相对的陆柏倏地怒声叫道:“岳不群,交出岳兴!否则我等定当将你华山派上上下下杀个鸡犬不留!”

岳不群脸上煞气涌现,天门、定逸等人愕然相视。岳不群冷声说道:“此事与小儿何干?”

丁勉冷笑两声,笑容说不出的凄厉惨绝,道:“岳兴那小畜生趁我费师弟不备,突下杀手,一连斩了我费师弟一十八剑,终于将他至死,此事我们嵩山派上上下下亲眼目睹,还能容你推脱不成?”

天门与定逸等相望一眼,纷纷惊疑不定。陆柏从旁又叫道:“叫那小畜生出来与我等当年对质!他既然有胆子杀人,难道还不敢承认吗?”

岳不群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深吸一口气,平静说道:“小儿此时并不在刘贤弟府上,两位师兄既然指认小儿杀了费师兄,岳某也不敢断言小儿的无辜。请两位师兄稍待,待我寻回小儿,与两位师兄当面对质,若真是小儿杀了费师兄,岳某绝不徇情。”

陆柏凄厉一笑,形如鬼魅,嘲讽说道:“岳先生真是好算计,面上说是大公无私,可是一转身怕是就要急急忙忙让你那心狠手辣的儿子逃之夭夭,天下之大,让我等如何寻找?我等师兄弟就在此处等着岳掌门交出凶手,一个时辰之后,岳兴贼子若是不现身,我与丁师兄便舍命与你斗一斗。若我二人斗不过你,便再添两条死在你华山派剑下的亡魂。若是我师兄弟二人杀了你,必定连夜赶往华山,将你华山派上上下下,杀个鸡犬不留。”

岳不群眼露冷芒,淡淡说道:“岳某随时恭候。”

天门与定逸见两方人马说僵,连忙插嘴道:“丁师弟、陆师弟,此事是否别有误会?岳贤侄侠义为怀,怎会无端杀害费师弟?”

陆柏大怒,叫道:“那我等便会无端冤枉了他吗?更何况,此事不仅仅是我们嵩山派的人瞧见了。”说着回身往后看去,高声叫道:“莫大师兄,还请你老人家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刘正风放眼望去,见夜幕中死一般沉寂。过了许久,传来一声轻叹,走出一道消瘦的身影,正是莫大,道:“陆师弟,在下只瞧见了你们与岳贤侄争斗,并在他的手臂上划了一道伤口,可没瞧见岳贤侄杀害你们嵩山派的人。”

丁勉点头大声道:“莫师兄肯出言是最好不过,岳掌门,莫大先生的话在场的应当都能信得过吧?你儿子偷袭杀害了我费师弟,我与陆师弟立即出手拿他,与他争斗之时,伤了他的右臂。眼下只需唤出令公子,让我等瞧一瞧他的右臂,自可知晓我等所言是真是假。”

岳不群仍是一副淡然模样,道:“犬子此时确是不在府上。”

陆柏冷哼一声,冷冷地瞪着岳不群。定逸忽然说道:“便是你们真的伤了岳贤侄,但仅凭你们的一面之词,又如何能认定是岳贤侄杀了费彬?”

“我们嵩山派的人堂堂正正,难道还会诓骗你们不成?”陆柏愤怒大叫。

定逸嗤笑一声,斜眼一扫,道:“嵩山派堂堂正正?老尼姑可还真的没看出来。”

陆柏怒不可揭,一把抽出铁剑,指着定逸,道:“定逸,你什么意思?”

定逸大袖一摆,往前上了一步,直面着剑尖,道:“老尼姑实话实说罢了,怎的说到你的痛处了?忍不住要杀人泄愤了?”

陆柏肩膀一动,就要动手,却被丁勉阻止,盯着岳不群,道:“我等只想为我费师弟报仇,无意与各位结怨,也请各位秉承公道。”

刘正风面沉似水,不发一言。天门忽的说道:“华山派岳贤侄的确不在府上,两位指认岳贤侄杀了费师弟,我等不明就里,无法断定,只好请两位稍等,待岳贤侄露面,自可与二位对质一番。”

丁勉闻言轻轻点了点头,陆柏却斜睨着岳不群,恶狠狠说道:“只怕有些伪君子敢做不敢当,早已让杀人凶手逃之夭夭了,我等要等到猴年马月?”

天门与定逸面上均是闪过一丝怒色,尤其是天门,他本来就德高望重,从中调解之下,陆柏仍是这般含沙射影,口出不逊,让他极是恼怒。不过眼下终究是华山与嵩山的恩怨为重,不好再起纷争,便狠狠瞪了陆柏一眼,不再出声。

倒是岳不群老神自在,仿佛没听见陆柏指桑骂槐的话,淡定的站在一旁。

时间过了大半个时辰,期间刘正风曾几次邀请嵩山派的人入府等待,均被丁勉推辞。陆柏来回踱了几步,倏地站定,直直看着岳不群,道:“岳掌门,你真当我们是傻子吗?”

岳不群轻轻一笑,还未开口,倏地听到一声清朗的声音传来:“没人当你们是傻子,你们本来就是傻子。”

众人目光转向声音处,便见岳兴大步走来,神色冷峻。

“小贼,你终于露面了,快快上前领死。”陆柏迫不及待跃身上前,悲愤地吼道。

岳兴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冷冷说道:“嵩山派的人好大的威风,可是这里是衡阳城,似乎还轮不到你们来耀武扬威。”

刘正风踏步迎了上去,低声道:“贤侄……”眼中甚是歉疚,以他看来,嵩山派信誓旦旦找上门来,应当不会冤枉了岳兴。而岳兴若要杀害费彬,定是因为他金盆洗手,与嵩山派诸人结怨之故。此事,他难脱干系。

岳兴对着刘正风轻轻摇头,走到岳不群身旁。

丁勉跨前一步,道:“岳兴,眼下你我双方俱在,我等便当面对质。我且问你,我费彬师弟,是否被你所杀?”

岳兴回眸望了他一眼,不咸不淡说道:“我华山派的门人佩剑向来用以行侠仗义,怎会屠鸡杀狗?没的脏了我的剑。”

陆柏双眼瞪圆,睚眦欲裂,吼道:“小畜生此时此刻还敢口出狂言?我与丁师兄亲眼见到你袭杀……”

丁勉忽然伸手制止陆柏,紧紧盯着岳兴,沉声说道:“此事并非逞口舌之利之事,你若矢口否认,我等也没有人证。但是,我与陆师弟在你杀害了费师弟之后,合力伤了你的右臂,你可敢掀起衣袖,让大伙看个仔细?”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